极速书海阁 > 科幻小说 > 狗血文圣父受觉醒了 > 第96章 番外3最喜欢的草帽星,是你。
【番外3】

林有拙知道索科特拉岛。

索科特拉岛位于也门, 与隔绝1800万年,同时生长着许多其他地区没有的稀奇生物,因被誉为地球上最像外星的岛屿。

林有拙凑近窗口, 其只能看到层层叠叠的云海, 而且他们才起飞没多长时间, 离也门还很远很远。

架飞机是陆起的私人飞机, 起飞至少需要提前13个工作日向部门申请。

绝非陆起一时兴起, 他是筹划了当长的时间。

林有拙问:“是蜜月旅行吗?”

陆起却没回答, 他下巴垫在林有拙肩头,蹭了蹭,闭上了眼睛:“阿拙, 我好困,要睡一会儿。”

林有拙头,随即机舱里就恢复了安静。

着耳畔平稳地呼吸,林有拙也渐渐闭上眼,困意感染,他也再次睡着了。

梦里,是成片的荒漠玫瑰。

那是索科特拉岛上的一植物, 并非生长在沙漠, 也不是真的玫瑰, 它是从石头里镶嵌而生, 为了适应极其干旱的恶劣生存环境,植物体像一个巨型的储水桶, 最高能长到3米多, 树皮宛橡胶一般,又闪又亮,开花的季节, 它会在一片荒漠里,盛放出漂亮的粉『色』花朵。

林有拙喜欢荒漠玫瑰,在最干旱的地方,开出最丽的花。

他曾养过一盆荒漠玫瑰,只是生在花盆里的荒漠玫瑰,开花固然同样丽,却缺少了那一股生于自然,震撼的生命之。

而现在,他的梦里,成片的荒漠玫瑰盛开着,和书里看到的图片一模一样。

……

再次清醒,空乘送来午餐,又看了一下午的书,当天下午,飞机降落在索科特拉岛的机场。

陆起不知带了什么,行李足足下了快半小时,装了两辆车,等他们上岛,已经快七。

『露』营区没有其他游客,陆起让导游和司机离开了,他自己搭帐篷。

林有拙没搭过帐篷,他本想下手帮忙拿东西,却被陆起拒绝。

“附近有你想看的东西。我半小时搭好,等你回来烧烤。”

林有拙才明白,为什么会有两车行李,原来还带了烧烤。

他问:“真不要我帮忙?”

陆起转头亲了亲他脸:“去吧。”

林有拙是真的有痒,来的路上,他目光都没离开过窗外的荒漠玫瑰。

成片的,充满量的,就是在书里,他梦里,见过的花。

脚下是沉淀了不知多少个岁月的泥土,林有拙穿过一片龙血树林,终于,在傍晚的余晖下看到了一株荒漠玫瑰。

株荒漠玫瑰大约有米多高,枝干上开满了粉『色』的花朵,橙红的光影落下,染得花瓣越发红艳。

落在树皮上,更像是会发光一般,跳跃着淡粉『色』的光芒。

四周很静,什么都不到,仿佛真到了一个没有其他人的外星球。

荒漠玫瑰,远比图片文字,更要得震撼。

林有拙伸手,想轻轻触碰一下树皮,然而快碰到时,他又停住了,迟迟没有落下。

时,熟悉的气息靠近,陆起抓住他的手,轻轻落在树皮上。

“阿拙,是什么感觉?”陆起低头,在他耳边问。

林有拙闭上眼,用感受着:“粗糙,像没磨好的砂纸。”

“那你喜欢吗?”陆起笑着问。

林有拙也弯起嘴角:“很喜欢。”

说完他转过脸,余晖模糊了男人的五官,镀上一层温柔的『色』彩,林有拙微微眯起眼:“你是问什么?”

陆起靠近了些:“都问。”

林有拙回:“都喜欢。很喜欢荒漠玫瑰,更喜欢你。”

“是——”他抵住陆起靠近的嘴唇,眨眨眼,“现在拒绝接吻。”

陆起就亲了一下他手指,笑着问:“为什么?”

“昨晚亲过,我嘴唇现在还有肿。”林有拙瞳孔里闪烁着微光,“我喝醉其会做奇怪的事对不对?”

陆起没反驳:“比?”

“不知道。”林有拙看着他,“需要你告诉我。”

陆起拿开他的手握着,牵着他往营地走:“不是奇怪的事,要是你想知道,我现在以告诉你。”

林有拙想了想,有的事,其也并非一定要破砂锅问到底。

他反握住陆起的手,仰头朝着太阳落下的放下,尽情感受着微热的温度,唇角微微翘起:“我现在不想知道了。”

陆起轻笑一声,他上前几步,揽过林有拙提到背上:“好,那等你想知道,我再告诉你。”

林有拙习惯地搂住他脖子,就样被陆起背回了营地。

帐篷搭在一棵龙血树下,不远处就是白『色』的沙滩和渐变蓝的大海。

烧烤架陆起也架好了,丰富新鲜的食材摆得满满当当。

以及水果是林有拙最喜欢的橘子,饮料是林有拙最喜欢的冰橙汁。

而更让林有拙喜欢的,是那架他第一眼就动的定制天文望远镜。

他眼睛完全黏在了望远镜上,直接从陆起后背跳下来,跑上前珍惜地触碰望远镜:“你把它也带来了!”

陆起笑:“要讨好我的阿拙,当然得带上它。”

他到底有些吃味:“你第一次到香叶山,只对它感兴趣。”

林有拙注意全在望远镜上,没到陆起的话,他认真调试着,朝着南面说:“个季节……也许能看到草帽星。”

陆起失笑,也没扰林有拙,而是去旁边烤牛排。

烤好两块牛排和一块凤梨,林有拙仍在调望远镜,陆起把牛肉剪成方食用的小块,端过去喂他。

林有拙张开嘴,嚼完又张开嘴,吃完了一整份食物,才到陆起的声音:“阿拙,还要吃什么?”

林有拙终于抬头,嘴唇被油脂沁得透亮,他摇头:“不吃了。”随即又低头继续调节镜头,眉梢都是兴奋,“今晚也许真能看到草帽星。”

陆起看着他开的模样,眼里全是温柔的笑意,他不再问,按照林有拙的喜好又烤了几份食物,喂饱林有拙和他自己,就安静陪在林有拙旁边,等他观测。

然而直到半夜,林有拙都没观测到那个神秘的星系。

他离开镜头,难掩失望:“今天看不……”

一抹璀璨的光亮停下他眼前。

草帽星系一样的环圈,镶嵌满了能与星辰争辉的碎钻。

月『色』下,枚独家定制的草帽星戒指,内圈刻着个字母——l y z。

林有拙口怦然跳动,他缓缓转头,陆起眼里含笑望着他。

嗓音被海风吹进林有拙的耳膜,像是来自海底的告白。

“阿拙,里还有另一个草帽星,接受它好不好?”

林有拙微怔:“你是……”他眨眨眼,“重新求婚?”

“是。”陆起单膝跪下,他举起戒指,双眸比月『色』更要闪耀『迷』人,“阿拙,我爱你。”

林有拙看了戒指两秒,随后取下左手的订婚戒,伸到陆起面前,他声音很轻,却又无比坚定有量。

“嗯,个草帽星,我最喜欢。”

从索科特拉岛回来,林有拙无缝又投入到学习中。

大下学期,他就要进入他梦寐以求的航天研究所学习。

他靠勤奋换来的机会,他要用更多的勤奋抓住来之不易的机会。

林有拙比以前更加自律,决定好的时间表,雷不动。

每晚六半准时吃晚饭,消食半小时到七,然后学习到十半,半小时泡澡放松,十一准时睡觉。

至于用安全套的时间,林有拙也规定了一周两次。周六一次,周末一次。

转眼到年底,天晚上,外面下着大雪,客厅里着一个煤油炉,火焰跳跃着,落到烤火的林有拙脸上,染上了薄薄的绯红『色』。

又被陆起精喂养了大半年,林有拙脸颊总算有了一肉。

林有拙穿着薄薄的米『色』『毛』衣,盘腿坐在炉火旁,烤了半小时的炉火,他有些昏昏欲睡,嘴唇虽然稍薄,颜『色』却很粉很漂亮,火光下更是越看越漂亮。

陆起被蛊『惑』一般,他一只手撑着茶几,一手压着地毯,低头缓缓靠近快要睡着的青年,他想把那两片嘴唇的颜『色』,亲得更漂亮。

越靠越近,青年温热的呼吸喷到他的鼻尖,陆起眸『色』浓郁,正要吻上朝思暮想的嘴唇,墙上的挂钟正响起。

林有拙和上了发条一样,瞬间清醒,他撑着地毯起身,没有看陆起一眼:“我去做题了。”

陆起伸着脖子,一时有些哭笑不得,还有一天到周六,他安慰自己,忍着吧。

他收回脖子,算看会儿文件消磨时间。时忽然到一阵衣料摩挲的动静。

他抬头,眼前虚影闪过,还没看清,弯腰靠近的林有拙已经捧住他两边脸颊,主动在他唇上落下一个缠绵的吻。

“一会儿见。”

说完,林有拙松开陆起,走进了书房。

陆起抬手,指腹不时按压着还沾染着青年气息的嘴唇。

几分钟后,他低低笑出声。

有时候忍一忍,似乎也不错。

——

林有拙终于有了几天休息时间,是在航天研究所习一年后,他得准备毕业答辩。

毕业答辩对他而言十分简单,他直接硕博连读,成了杨一虎授的门弟子。

在他之前,杨一虎授只收了宋雪景。

他和宋雪景正式成为师兄弟,答辩结束那天,得知宋雪景祖父马上过90岁生日,林有拙和宋雪景一道回了他老家。

飞机航行的时候,宋雪景拿出一包奥利奥巧克,一盒巧克草莓芝士夹牛『奶』蛋糕,还有一袋椰蓉夹巧克,一大瓶乐,依次在小桌板排开,并开平板,开他缓冲的视频,喊林有拙一起观看。

“给。”宋雪景拆开奥利奥巧克,掰了一半递给林有拙。

林有拙接过,视线看向屏幕。

是一个做甜的视频。

没『露』脸,也没有声音,就一双手在烘培。

“咔嚓咔嚓。”旁边宋雪景一边嚼着巧克,一边灌着乐,目不转睛盯着屏幕。

林有拙问:“你最近都是在看个?”

大概有一个月的时间吧,宋雪景逢吃饭就开平板。

“唔。”宋雪景口齿不清说,“下饭。”

林有拙看了几分钟,没发现个食视频有何独特,甚至连讲解都没有。

唯一就是,做甜的人,有一双很漂亮的手。

他收回视线,默默吃起巧克。

宋雪景发现他不看了,扭头问他:“你不喜欢看啊?”

“嗯。”

宋雪景嘴角还沾着巧克碎:“啊……我还觉得特别好。”

林有拙疑『惑』地问:“哪里好?”

宋雪景又咬了一口饼干加巧克,嚼得嚓嚓响:“他不说话,很好。”

到答案,林有拙笑了一下,指了指宋雪景的脸:“有湿巾吗?你脸沾了巧克。”

“用完了。”宋雪景满不在乎地蹭了蹭脸,快速嚼着巧克,又喝了一大半乐,他起身道,“我去趟厕所,顺洗洗吧。”

林有拙坐的外面,挪开腿让他出去。

宋雪景往机尾的厕所走,结果到了厕所,显示里面有人。

他们坐的是小飞机,商务舱前面一个厕所,尾部一个厕所。

其和空乘说一声,去用商务舱也没问题,宋雪景说不出口,只好在厕所旁边等着。

他想,应该快出来了吧?

时间一过去,门内还是毫无动静,宋雪景小腹涨得厉害,雪白的脸皮憋出了淡淡的绯『色』。

宋雪景深吸口气,终于上前两步,轻轻敲了一次门。

他小声问:“请、请问……能快……”

咔。

紧闭的门开了。

先『露』出来的,是一只骨节分明,修长漂亮的手。

宋雪景吓了一跳,他垂着眼,后退让开,根本不敢看里面的人,声音越来越小:“谢谢。”

瘦高的男人在封闭的空间里,依旧戴着口罩,看谁都显得无比深情的桃花眼扫过宋雪景,随后迈开长腿离开了。

带起了一阵薄荷的风。

几乎是男人离开的瞬间,宋雪景就快步走进厕所锁上门,松了一大口气。

——

飞机在两小时后落地,座位于西南的小城市,机场从未有过的拥挤。

接机口简直是人山人海,大部分是年轻的小女孩。

林有拙和宋雪景拉着行李箱走过,顿时引起极大的轰动,很快就发现不是她们要等的人,只是两个漂亮的路人。

只是就算样,么漂亮的两个人,还是引起她们不小的尖叫。

宋雪景头快低到地里了,出了机场,他才大口大口呼吸着新鲜的空气,他拍着胸口:“好多人啊!”

林有拙有看到那些女孩举着海报灯牌,他说:“估计是有明星。”

宋雪景头:“哦哦。”

不一会儿,接他们的车开了过来,直接把他俩拉到宋老爷子的寿宴现场。

宋老爷子之前和林有拙通过几次电话,知道他次也来,宋老爷子直接等在了酒店门口。

尽管他看不见,还是认真望着前方。

大概等了快两个小时,终于他到了脚步声,随后一只温热的手,和一只微凉的手同时握住他的左右手。

两道贺寿声异口同声。

“祖父,生日快乐!”

宋老爷子眼睛都在发亮,他看不见,却精准一下将宋雪景和林有拙都抱进怀里,笑得嘴巴里全在漏风:“给我俩好曾孙,一人一个大红包!”

……

第二天,林有拙和宋雪景得赶最早的航班回去。

宋老爷子说他们是要赶回去观看火箭发『射』,哭着闹着也要去。

“我看不见,我个响也成啊!”宋老爷子急得不行,“我俩曾孙设计的火箭,我一定得去啊!”

宋雪景头都大了,他解释道:“祖父,不是我和有拙设计的,我们只是在旁边学习,离我们设计火箭还有一段时间。”

“不管!”宋老爷子咬死不,拄着拐往外走,“我一定要看你们参与的火箭升天!”

其宋老爷子除了眼睛看不见,身体特别硬朗,最后在架不住他牛脾气上来,也医院的领导直接把证明送到了机场。

宋老爷子才赶上和宋雪景,林有拙他们一道回去。

次火箭发『射』,对外有出售门票,宋雪景就给宋老爷子买了一场。

林有拙也买了一张。

在人来人往的售票口,他拍了门票的照片,给陆起发了微信:“陆阿姨,今晚六,有空来观摩火箭发『射』吗?”

【陆阿姨】直接播了语音过来:“阿拙,回头。”

林有拙忍不住口一跳,耳畔的手机里,是和他周遭一样的人声鼎沸。

他握紧手机转过身,距离他一米不到的地方,陆起讲着电话,在川流不息的人群里,朝林有拙温柔笑着。

他说——

“你参与的项目,我不会缺席。”

……

当晚,当六来临的倒数前十五秒,本来喧闹的发『射』中观赏区,在指挥员发出的指令声中,登时鸦雀无声。

“15、14、13……”

所以人的都跟着报幕的倒数一帧一帧跳动。

而距离人群很远的地方,并肩站着两个人。

林有拙着清晰的“5、4、3……”,连呼吸都放轻了。

不是他设计的火箭,却是他第一次参与的火箭。

“1!”

随着一声激昂的破音,通体雪白的火箭瞬间燃起耀眼夺目的火花,“嗖”地一声腾空飞起,照得半黑的天空像是在燃烧猛烈的大火,红彤彤成了一片。

同一时间,林有拙的手也被握进那只熟悉的手。

陆起转头看向林有拙,而林有拙也在刻转脸看他。

两人的视线不期而遇,漫天火光映照下,他们同时向对方微笑。

林有拙眼里闪烁着自信的光芒:“下次,就是带你看我设计的火箭成功发『射』。”

陆起一只手和青年十指扣,一只手抬起,和之前的每一次一样,温柔地拍了拍林有拙的头。

“嗯,我等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