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书海阁 > 其他小说 > HP之神话巫师时代 > 第一百五十四章 幽影(求收藏、订阅)
  如果没有邓布利多的解释,南舟恐怕永远也不会想到,纯血巫师家族起源的真相居然会是这样。

  历史的某个年代里,一群为了使自己的力量更进一步的疯狂巫师将目光对准了生存在自然界的神奇动物。他们或是用力量迫使那些神奇动物屈服,或是缔结魔法契约,总之,想尽办法提取神奇动物血脉里的魔力注入自身。

  在杀戮和奴役之下,许多强大的、稀有地神奇动物就此走上灭绝的道路。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那些成功融入神奇动物血脉的纯血巫师先祖们会禁止自己的后代和麻瓜或者混血巫师通婚。

  本质上和神奇动物的繁衍差不多,只有精纯的血脉才能使血液中的力量保持的更加完整和持久。

  但是很可惜,在历史长河的冲刷下,一切努力都是徒劳的,除了一些昙花一现的天才在幸运的光顾下意外觉醒了身体里血液魔法的力量外,就像是邓布利多或者南舟,绝大多数纯血家族后裔里的血脉魔法早在几百年前就已消失殆尽,而给他们留下的,只有禁止与麻瓜和混血通婚这一沉重的枷锁。

  “可是...为什么,教授?”

  对话的最后,南舟不能理解的问道,“如此重要的历史,我却从来没有在任何一本魔法史或者纯血家族自传中看见过?”

  “啊哈...”

  面对南舟的质疑,邓布利多俏皮的笑了笑,他微微侧首用他那极具智慧的湛蓝目光注视着南舟,

  “这是千百年来所有纯血巫师家族不约而同的秘密,只会代代相传,而不会写进任何一本书里,就算是我也从来没有将它透露出去的想法。至于原因...自诩高贵的纯血,结果却是背叛了人类血脉的巫师,南舟,你认为人们会怎么议论这段并不光彩的历史?”

  .............

  南舟默立在这千年来一直静静伫立的邓布利多家族老宅的地下的凤凰石雕,通过血脉的联系,他能感觉到石雕的体内保存着的当年邓布利多家族的先祖和那只纯血凤凰签订的古老契约,如果有一天这石雕的力量消散,那么就意味着邓布利多家族的后裔将再也没有机会受到凤凰力量的庇护。

  “也许,正因我身体里那特殊的魔力,当年离焱的母亲才会找到我?”

  南舟默默猜想着,但这个想法很快又被他自己否定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离焱的母亲应该将离焱托付给邓布利多而不是自己,毕竟,以邓布利多的实力而言,没有谁能够跃过他伤害到离焱。

  离焱的母亲已经离世...在他的理解中,去往一个非常遥远的地方并且永远都无法回来,那大概率就是死亡,所以,南舟可能永远都无法得到这个问题的真实答案。

  静立在石雕前思索了一会这个问题后,南舟又重新迈开了步伐,他跃过石雕不急不缓地朝着更深处的地方走去。

  这间密室的面积十分之旷阔,除了放置凤凰石像之外,这里还是邓布利多家族的嫡系成员们试验魔法的地方。

  这里确实是一个绝佳的研究场所,墙壁上众多的防护魔咒隔绝了内部所有的魔力波动,无论你在这里试验什么不合规矩的法术,都不会被魔法部散播在英国境内的探查魔法发现。

  房间里的一角布置着一道‘回’字型的石台,布满裂痕的褐色石台上倒着几盏样式古老的碎裂的酒精灯和两口已经锈穿了的黄铜坩埚,考虑到时间,这大概都是邓布利多年轻时遗留下来的。

  石台中间的空地上倒着几具备魔法摧残的厉害的傀儡,房顶上垂下来的那顶铜质的魔法油灯从样式来看似乎是都铎王朝时期,当南舟从石台的缺口跳进来时,那盏魔法油灯骤然间亮了起来,光芒虽然并不夺目,但作为照明来说已经不是什么问题。

  视界中的一切看起来都非常的陈旧和古老,除了几个装满了活着的田鼠、青蛙和公鸡的铁笼子,这几个铁笼子是这间密室之中唯一属于南舟的物品,里面所有的活物都是弯弯按照他的吩咐准备的。

  在房间湿冷气息的衬托下,南舟那张清秀的面孔看起来有点森寒,眼神里也透着丝丝冷意。

  他放缓了呼吸慢慢地蹲了下来,目光不断逡巡着几个铁笼子里在魔法的作用下陷入了沉睡的活禽,眼睛闪过一瞬间的犹豫,但是这缕犹豫随即被一股更强烈的冲动洗刷殆尽。

  摊开的《灵魂之书》中,密密麻麻得用古代如尼文撰写的注释文字散发着不详的魔力,南舟显然是已经将这些文字铭记于心,他并没有多关注它们,而是视线牢牢落定在被一堆文字包裹住的那个魔法阵上。

  繁复玄奥的魔力回廊中困着一个人形模样的灵魂图案,从那撕心裂肺的挣扎尖叫的模样来看,陷入了魔法阵中的这只灵魂应该正在承受着难以想象的痛苦。

  静谧的密室之内,南舟盯着图案看了很久,终于,他似乎已经有了足够的把握,抖了抖袖子握住魔杖,以杖尖为笔在地面上缓慢但却坚定的刻画起来。

  魔杖掠过的石板地面立刻冒出了缕缕黑色的烟雾,同时,空气里弥漫出一股淡淡的硫磺气味,并且伴随着时间的推移和魔力回廊愈发接近完成状态,这股特殊的气味愈发浓烈,就像是从地狱之中散发出来的一般!

  嗡!

  当杖尖离开石板的刹那,南舟面前的魔法阵忽然突兀地燃烧了起来,所有魔力回廊经过地方的地面迅速的开始融化,仅几秒之后,一个由似岩浆一般由融化的石液组成的魔法阵赫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南舟下意识的退后了几步,并非是因为这融化石液的温度让他感到难耐,相反的,地面散发着炽烈红光的魔法阵并没有辐射出高温,而是沁着一股令人畏惧的寒意,这寒意似乎发自灵魂之中,无法用理智抑制住。

  南舟已经在羊皮纸上练习刻画这道魔法阵很多遍,这是他第一次正式的尝试,没想到却一次功成。

  笼子里的那些活禽似乎已经感受到了危险的气息,它们的身体在不安地颤动着,但因为魔法的束缚,它们始终未能脱离沉眠。

  既然已经决定去尝试,南舟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望而退却,他先是打开了关注田鼠的笼子,用魔杖控制一只小家伙从铁笼内漂浮出来,缓缓地移动到魔法阵的上方。

  “这只田鼠...毛色和赫敏的头发好像...”

  映照着红光的脸颊看起来有点邪恶,南舟的脑海里却忽然闪过了这个无厘头的念头,紧接着,他解除了魔法的控制,全神贯注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

  田鼠落入地面的一瞬间,魔法阵已经趋于稳定的红光陡然间炽烈了几分,就像冷水滴入滚烫的油锅,魔法阵笼罩范围内的魔力产生了剧烈的波动,这股波动打破了南舟施展在其身上的沉睡魔法,关键时刻,这只小田鼠竟意外地苏醒了过来。

  “唧唧!”

  醒来的瞬间,入目的红光立刻让这只田鼠意识到自己的处境恐怕不妙,它那黑色的眼瞳中划过恐惧的色彩,没犹豫一秒,它立刻蹦了起来朝着远离南舟的方向冲出魔法阵外。

  而就在这时,魔法阵终于展现出了黑暗的一面,沿着魔力回廊的通廊流淌的石液之中赫然甩出了几道火红的鞭子,这些火链像是有意识一般瞬间将即将脱离魔法阵范围的惊慌小田鼠捆绑了回来。

  那些从地面上长出的赤红火鞭就如地狱锁链一般将田鼠牢牢的捆缚在地面之上,同时,魔法阵中数个神秘的构型字符光芒大绽,它们爆发出强烈的吸力,在这神秘的力量之下,一道透明的幽影正被从田鼠的身体里活活拽出来!

  “这就是灵魂!”

  南舟双目神光内敛,赫然惊呼,他连忙蹲了下来,趴在地上仔细观察着这道逐渐脱离肉身正绝望挣扎的幽影,竭尽全力调集着自己敏锐地感知力细细体会魔法阵内微弱的波动!

  一个完整的田鼠灵魂正被《灵魂之书》上记录的魔法阵剥离出来,任由这只田鼠的身体怎样挣扎抖动,火鞭依旧将它束缚地不得挣脱。

  “肉身与灵魂的联系...”

  不觉间,南舟的神色依旧变得狂热,他无意识地低喃着,聚精会神等待着田鼠的灵魂和肉体间隐秘联系断开的瞬间。

  而就在这时,一直和身体保持着高度一致挣扎幅度的田鼠灵魂忽然间僵直,还没等到南舟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虚无中突兀地传出了噗地一声轻响,紧接着,透明的幽影瞬时间破碎寂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