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书海阁 > 其他小说 > 名侦探世界的警探 > 第889章 守株待兔
  柯学世界阴宅多。

  说一句遍地凶宅,那都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特别是一些年代久远的庄园别墅,那就更是如此了。

  而随着天堂享的讲述,他们也知道这件别墅,为何被卖的那么便宜的原因。

  原来这栋别墅本来是一对超级有钱的兄弟盖的,每年到了这个时期,他们便会带着妻子来到山间的别墅度假避暑之类的。

  但是,在某个下着大雨的夜晚,那个哥哥却突然说出了一句很古怪的话。

  他说有个不明的妖怪,从窗户飞了进来。

  睡完觉之后他们立刻用钉子,将那扇窗户给钉死,让它再也没有办法打开,但是那个哥哥却依旧一脸的惊恐。

  「不行的,那家伙已经栖息在屋里了。」

  那位哥哥在说了这么句话之后,就重新装潢了这栋别墅。

  地板、壁纸、家具,屋内的所有东西全都给换了一遍。

  但是就在别墅重新装修完毕的第二年,第一起事件就发生了。

  就是那位哥哥的妻子,对方在后花园料理花草的时候,不小心看到了。

  看到了那扇被封死的,绝对不可能打开的那扇窗户,居然打开了!

  不但如此,那窗户的一片漆黑中,还有一只眼睛正注视着她!

  “诶...”小兰听到三人的讲述又是害怕又是好奇:“那之后呢...”

  “所以说...是妖怪...”本堂瑛佑也是一脸的惊惧,似乎对于鬼怪类的东西很是害怕。

  而在那之后,那位哥哥的妻子就仿佛像是被那别墅中的无形妖魔附身了一般,竟然在自己的房间之中用绳子上吊自杀了。

  这哥哥,在这件事发生后不久,也从三楼自己的房间的窗户跳了下去,像是要随妻子而去一般,自我了断了。

  而这件事发生之后,检查一下弟弟和妻子,觉得像这样充满悲惨回忆的别墅还是干脆卖掉比较好。

  最终以超低的价格落到了几人的手中。

  “回去后,把别墅卖了吧?”

  唐泽看向一旁听了三人讲话后,脸色同样不太好看的绫子还有园子调笑道:“你家的这栋别墅附近的风水还真是有点不太好呢。”

  “恩恩,回去我就给爸爸说,让他把别墅卖掉!”

  园子闻言连连点头,一旁的绫子也是一副赞同的模样。

  虽然两人倒不是害怕妖魔鬼怪之类的东西,但是就光听几人讲述说这里有夫妇在这不明不白死掉,就足够让人发憷了。

  他们又不是缺钱,没有其他房子住,何必给自己找不自在,来这种附近有人死掉的房子住呢。

  而且再想到曾经自己家的别墅也差点发生案件,两人心里还真的觉得唐泽的建议是需要听一听的。

  虽然唐泽的建议虽然是大半是玩笑,但其中也确实带了几分认真。

  说实话,这座山也算是柯学世界中的“大凶”之地了。

  如果没有唐泽出现的话,那么园子家的别墅,会发生“绷带怪人”杀人案,而这栋别墅也会再度发生案件。

  那可不就是两个凶宅面对面,冤魂尸体排排坐了么。

  哪怕因为他现在的出现,这两个案件注定不会再发生,但风水不好那肯定是绝对的。

  他也没忘了这个世界还是有“气运”一说的,他家的“平安福”还有后来他拿到手的“仁王之石”都是这方面的道具。

  既然又不在乎这一动小小的别墅,何必给自己找不自在呢。

  “其实也没那么夸张啦,你们不觉得在这里应该能够写出很棒的词曲吗?”听到园子等人的话,槙野纯反而笑了笑没有丝毫的畏惧之色。

  ‘喂喂...是什么曲子啊...’一旁的柯南听完对方的话都忍不住吐槽了起来。

  虽然作为“唯物主义战士”,柯南是一点都不相信鬼怪之类的东西,但这别墅毕竟死过人,这种情况下对方还能说出这种话,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确实值得吐槽了。

  “但是...那扇窗户真的已经封死打不开了吗?”一旁的本堂瑛佑依旧有些不安的再次询问了起来。

  “如果不放心的话,不然你自己亲自去试试看就好了。”仓本耀治说着便拉着本堂瑛佑前往了传说中有妖魔居住的那间屋子。

  自然,唐泽一行人也纷纷跟上,见到了那个被封死的房间。

  狰狞、可怖,阴森。

  在进入房间后,入眼的那扇窗户和周围明亮的气氛完全不同,一下子就吸引住了众人的眼光。

  木板从外面整个封死,能够打开的玻璃窗上,呈现“井”字形的木条也订着密密麻麻的长长铁钉,深深钉在了后面的沉重木板之中。

  “确实...这根本就没有办法打开啊。”

  本堂瑛佑甚至还上前推了推木窗,但其结果却是纹丝不动。

  “我们之前买的时候,他们还说要修好这扇窗户,但我总觉得有点可惜,就让他们放着不动了,保持原样了。”

  槙野纯这一番“虎狼之词”在小兰这个怕鬼怪的人眼中简直就是离谱,心中暗暗腹诽为什么不修好它。

  毕竟对于正常人来说有这么一扇窗户,反而更加的可怕。

  不过唐泽倒是不觉得对方有什么怪,毕竟搞艺术的嘛,和常人有些不同也是正常的。

  喜欢阴宅觉得这里更有灵感什么的,也不算什么,为了创作历史上的艺术家中更奇葩的习惯都有。

  不过捉弄害怕的人,总是人们喜欢看到的事,一旁的仓本耀治见状笑着打趣道:“如果你们感兴趣的话,要不要试着在这里过夜啊?

  说不定还能够遇到传说中的那个妖怪呢~”

  “不用!真、真、真的不用了!”小兰闻言慌忙双手连连摆动,“我们就在这里烧烤就行了!”

  而在众人谈话之际,唐泽也不是什么事都没做,只见他的手指间有一只米粒大小的银白色蜘蛛顺着他的裤子正一路向下,并很快向着身后的门缝爬去。

  而等到唐泽做完了这一切,他身后的大门却是突然打开。

  “我说啊,我可是正在作曲中呢,你们几个就不能安静些吗?”突然出现的短发女人满脸不耐烦道:“你们这样我根本没有办法专心做事!!”

  说完她也不管周围的人作何反应直接摔门离开。

  “抱歉,那是我们的同伴保波伦子,她就在隔壁的房间住。”天堂享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她可能脾气有些急躁,让你们见笑了。”

  “从来到这边别墅之后,她就一直心浮气躁的,一直都是那个样子。”槙野纯无奈叹了口气。

  “嘛...不过我们DORCUS一直都是靠伦子的曲子过活啦。”

  仓本耀治说到这儿脸色也有些阴郁,“所以一般我们也不敢吭声啦。”

  “诶?原来是DORCUS啊!”

  小兰听到仓本耀治的话后不由惊讶道:“你们在独立音乐界很有名是吧,我也有一张你们的CD哦!”

  小兰不愧是“日常系生活百科全书”,对于当下流行的名人、乐队之类的可谓是一清二楚,在这山间别墅碰到了乐队都能知道人家的底细。

  “那还真是多谢你的支持了。”天堂享呵呵笑道。

  “好了,窗户也看完了,我们快去烧烤吧!”一旁的唐泽见话题都快进入闲聊环节了,立刻将话题终结引导众人下楼离开。

  “那就在后院进行烧烤吧,那边有大片的空地。”一旁的天堂享笑道:“我去帮你们拿烤炉。”

  “那我们就先把准备好的食材拿出来。”园子兴致勃勃的拉着小兰还有自家老姐便向门外走去。

  而一旁的本堂瑛佑跟柯南也跟了上去,不过两人帮忙是一方面,另外则是想要从后院那边看看那扇被诅咒的船户。

  “我想要借用下洗手间,不知道在哪里?”唐泽看向一旁的仓本耀治询问道。

  “往里面走就是了。”

  槙野纯、仓本耀治跟唐泽一起出了门,接着给他指了指洗手间的位置,两人也各自离开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之中。

  唐泽走向洗手间后,将房门关闭接着拿出了命運手机,一番操作后手机中传来了断断续续的音乐声。

  听起来,似乎窃听的目标正在进行音乐创作。

  而唐泽窃听的目标,正是刚刚那位一出场就显得非常暴躁的女人——保波伦子。

  而唐泽监视对方所使用的道具自然就是【弹射式定位窃听器】了。

  至于为何窃听对方,自然不是因为龌龊的心思,纯粹是为了救对方一命。

  毕竟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本次案件的受害者便是这位了。

  所以在刚刚他听到身后有脚步传来的时候,便让窃听器化作了蜘蛛形态在门口进行“守株待兔”了。

  等到对方开门过来发脾气呵斥的时候,蜘蛛便已经爬到了对方身上,之后轻松跟着对方回到了房间之中。

  他将连接手机的耳机带好,之后耐心的窃听起了房间中的声音。

  而片刻后,敲门声响起,随机便是脚步声与房门打开的声音。

  「“是你啊,找我什么事?”」

  女声响起,显然这便是保波伦子的声音了。

  「“关于吉他的练习我已经训练完毕了,所以想要让你听听成果。”」

  清晰的男声从耳麦传入唐泽的耳中,听见对方比较独特的声线,他也很快判断出了对方便是仓本耀治。

  保波伦子:「“是吗?那就让我听听吧。”」

  两人的对话并没有维持太久,接着便是一阵的吉他声,从唐泽耳中传来。

  他耐心的等待着,很快吉他声便消失,传来了保波伦子那不耐烦的话语。

  「“你这样完全不行嘛!根本就上不了台面,你有去听过最近的那些畅销金曲吗?你的弹法实在是太落伍了!”」

  保波伦子的话语从耳麦传来,愈发的刻薄尖酸:「我看你干脆还是从头学习比较好!」

  接着耳麦中便传来一阵嘲讽谩骂声,虽然唐泽不知道对方所说的人名都是谁,但听内容也能知道这些人应该是仓本耀治所崇拜的偶像。

  于是唐泽打开了洗手间的门,一边听着保波伦子堪称刻薄的话语,一边向着对方所在的房间走去。

  而待到唐泽无声息的抵达保波伦子房门前,屋内的讥讽声却依旧在继续。

  “你这贱人!!”

  可刻薄的谩骂声却突然被男人愤怒的低吼打断,旋即耳麦与房门后传来的,便是保波伦子挣扎时造成的响动和些许的痛苦低吟。

  她不是不想求救,而是脖子被仓本耀治手中的绳子死死勒着,根本没有办法发出太大的求救声。

  此刻她的心中满是后悔与恐惧,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恶意讥讽居然会带给她这样的反噬。

  如果再给她一次机会,她一定要管好自己的嘴...

  可惜,脖颈间的痛苦与大脑缺氧所带来的意识昏迷明确告知她,没有下一次机会了。

  “轰!”

  就在这时,房门被最纯粹的暴力打开,那力量甚至让房门把手狠狠凿在了后面的墙壁之上,最终点点白色墙灰缓缓落下。

  而在巨大的声响间,仓本耀治被巨大的声音惊到,手中的绳子也下意识送了片刻。

  脖子禁锢的绳索突然松懈,那一刻的她仿佛溺水的人呼吸到了新鲜的空气,想要大口大口的喘息。

  而下一刻脖颈间的再度绷紧,可这份痛苦却在维持了短短的片刻后伴随着一阵风消失不见。

  不,那不是风,直到保波伦子跪倒在地大口喘息之际,才意识到自己是被人救下了。

  而相比于之前背对着大门,挣扎在生死线上的保波伦子,仓本耀治所看到的一切就清晰了许多。

  在他在房门被暴力打开的那一瞬间便下意识扭过了头去,然后看到了朝着自己冲来的男人,这也是他再度拉紧手上绳子的原因——太过紧张导致的。

  然后,他便看到了一只越来越近的拳头靠近自己,接着巨大的力量轰上了自己的脸庞,强烈的疼痛与力量直接将他击倒在地。

  而之后男人便很是熟练地将他双手反到背后,并且给他戴上了手铐。

  至此,一场谋杀就这么略显“草率”的结束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