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书海阁 > 科幻小说 > 小白花他不装了! > 第119章 第一百一十九章
郑秘书走到办公室诧异望了眼陈助理手里展示的衣服。

沪大作为历史古老的大学之一, 通知书的正面用毛笔绘着沪大的百年校徽,背面则是立学为先读书为本的校训。

他捏住通知书的一角,依照自己六百六十五分的高考分数是考不上沪大的物理系的, 他以为是寄错了。

恰好招生办打来致歉的电话:“抱歉你的通知书寄送出了问题,这么晚才寄到。”

宋醉问出心里的疑惑:“我这个分数真的能上沪大吗?”

“你今年要是报经管肯定上不了,经院最低分数六百九十二。”电话那边感叹, “这年头学物理的太少了。”

电话结束后少年走到高处的天台上,他翻过栏杆坐在天台的边缘, 从口袋里拿出颗瑞士糖吃着,入口舌尖弥漫着甜意。

他即将会有新的人生, 不用背负着还债的压力,不用呆在对他不友好的许家, 不用藏住自己真实的情绪, 少年细白的腿轻轻在空中晃动,这便是很开心了。

翌日宋醉难得睡到自然醒,他没有立即走出房间, 而是开始收拾行李,他对旁观许宁同白问秋在公开场合的不当行为没有任何兴趣。

因为早做好走的准备, 大部分行李没从行李箱里拿出来,整理起来不费什么工夫。

他记得自己第一次来许家时, 也只带了一个行李箱, 看什么东西都觉得新奇。

少年没带上任何贵重的东西, 把那块儿帝王绿也留在了桌面上,他知道不是他该拿的东西。

陈旧的行李箱里大部分是书和实验仪器,连衣服都没带多少,收拾完毕他才走下楼。

他嗅到餐厅传来的香味,坐到餐椅上吃着烤得香喷喷的鸡蛋仔, 思考如何对许宁提分手。

以他对许宁的了解,如果是他提的分手许宁能气三天三夜不睡觉,倒不是因为有多喜欢他,只是因为没面子而已。

他还是希望能好聚好散的,陷入社交问题的少年不知不觉吃完了盘子里的鸡蛋仔,他礼貌问向厨房边上的金明:“方便给我倒杯果汁吗?”

金明昨天在贺山亭面前表现失利正心情不好,本来可以去贺家的机会泡汤了,他翻了个白眼:“自己不会倒啊。”

少年的身段单薄得风一吹就倒,腰像是用手掐出来般消瘦,泛出青白的手腕更是纤细。

每日送来别墅的新鲜果汁都一大桶摆在台面上,以这位的力气根本倒不了,他没指望宋醉能喝上果汁。

谁知下一秒宋醉走入厨房,左手提起桶果汁倒进玻璃杯,他差点以为自己看错了。

正在这个时候金明听见楼梯上传来一阵脚步声,抬头望去许宁和白问秋走下楼。

别墅里藏不住消息,昨天白问秋从许宁房间里走出的事都传开了,都说宋醉没两天就要走了,有时间不如讨好白问秋。

想到这儿金明转身进厨房煮咖啡,煮好后端到白问秋面前献殷勤:“知道您喜欢喝咖啡特意煮的,连豆子都是我精挑细选的。”

白问秋接过杯子抿了口,他瞥见坐对面的宋醉,不经意问许宁:“今天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要说?”

许宁想也没想点头,他拉开椅子坐下,下意识朝宋醉的方向看了眼,正是这一眼令他为难。

仿佛知道自己的命运般,少年那双黑漆漆的瞳仁望着自己,他从未见过宋醉这么企盼地看自己,本来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而宋醉只是冷静在想怎么还不分手,尝到嘴里的山莓汁都不甜了。

白问秋吃完早饭回到房间一言不发,没给许宁半点好脸色,脸色冰得发青。

正在换衣服的许宁舔着脸讨好:“分手肯定会分,这不没找到合适的时候吗?他昨天才过完生日感觉说出来不太好。”

“合适的时候?”白问秋冷笑,“下一次你是不是又要说夏天太热冬天太冷拖着他在这里住下去,你根本没想过我的感受。”

“我怎么会不考虑你的感受?”许宁停下系扣子的手连忙辩解,“只是想不出理由。”

虽然他和白问秋近乎公开,但当着人的面说自己喜欢上了别人,这话还是说不太出口。

白问秋走出房间将自己的指腹掐出血,原以为把宋醉赶走不需要什么工夫,没想到许宁临到关头又犹豫了。

他站在窗外看见纤瘦的少年在花园里给蔷薇花浇水,白皙的皮肤浸在日光里描下淡淡的金粉,明明出身在肮脏的底层却有张澄澈的脸。

怪不得会让许宁舍不得。

宋醉不知道白问秋所想,他只是在认真浇水,忽然记起自己还留了盆玫瑰花在贺山亭家里,不知道还在不在。

他最后一次浇完水,用洁白的手帕包好花种走上楼梯,恰好碰上站在台阶上的白问秋:“这里不是你这种人能来的,你应该去你应该去的地方。”

白问秋没有掩饰眼底的厌恶,他向来厌恶宋醉这种出身寒微只是因为运气好便同他坐在一张桌上,连空气都沾染上肮脏的味道。

少年的脚步停了停,包在帕子里的花种洒了些出来,奇怪有楼梯不走难道要飞上去。

他弯下腰拾起一粒粒种子,脖子上的玉坠从衣底下露了出来,透出无比温润的光芒。

白问秋将宋醉脖子上的玉坠尽收眼底,他的母亲喜欢玉石,他从小在母亲的耳濡目染下长大,认为只有玉石才能配上自己。

他一眼便看出少年脖子上的东西不是凡品,即便外表破旧还有若有若无的裂痕,依然能看出是罕见的蓝色玻璃种翡翠,根本不是宋醉能拥有的。

“你脖子上是谁的东西?”

还没待少年回应他便走下台阶试图拽走玉坠,他比宋醉高半个头,在他看来纤细的少年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可他的手还没碰上玉石便被宋醉抬手握住手腕,少年冰冷的目光盯着他,目光不是贺山亭那种高高在上,而是山林里狼的眼神,下一秒便会咬住猎物的咽喉。

白问秋丝毫不怀疑但凡他真的碰上玉坠这只手就没了,正在这时他的余光扫到从房间里走出的许宁,如同求救般开口:“你看他在干什么。”

当许宁望过来宋醉才淡淡松开手。

白问秋揉了揉自己发红的手腕,腕间显出触目惊心的掐痕,足以可见少年有多用力,痛得他整只手发麻。

“他脖子上的玉坠不知从什么地方偷来的。”他走到许宁身后展示掐痕,“我想问问他就对我动手。”

说到最后一句话白问秋忍不住看向宋醉,少年脸上格外平和,不清楚是不是他的错觉,仿佛触碰那块儿玉坠比冠上偷窃还要严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