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书海阁 > 科幻小说 > 美神最近很慌张[希腊神话] > 第22章 塔尔塔罗斯(二)
一个巨神一百条胳膊, 三个巨神三百条胳膊,当这三百条胳膊因为“身体主人”情绪过于激动而砰砰砸地,发泄情绪时, 深渊冥土又会变成怎样?

阿佛洛狄忒:“会裂掉, 我说的,在现场, 青铜门附近的冥土已经被他们又捶又掀搞得冥土飞扬,飞沙走石的很壮观。地势也发生了极大的改变, 路面也不再平坦坑坑洼洼的,我现在只觉得自己整个神都站不稳了。在此,我想说再说上一句——请不要破坏生态环境,哪怕这里再恶劣也请珍惜, 破坏环境是可耻的。”

当然,上面这段很圣母很不知疾苦的话,他也只是在心里想想而已, 他还没傻到真这么说出来,被关在塔尔塔罗斯不知多少年的巨神们肉眼可见的都神经了,一朝出狱可不得尽情造作来欢庆,这时候他要是冲出去谴责他们, 那他纯粹是活腻歪了欠收拾。

什么,他可以刷脸?就算是看在这张脸的份上也没谁跟他计较, 反而会觉得他很有原则很讨喜?

阿佛洛狄忒:“呵呵。”

且不说巨神们的审美水平如何还是未知的,自己不一定在他们审美理解范围内, 美神记不一定奏效不说。就算他们的审美和众神一样,认可他的美貌,他也不会随意利用自己的美貌。

他很喜欢塔尔塔罗斯吗?

没有啊!

塔尔塔罗斯生态环境破坏会造成严重的影响吗?

也没有,经阿佛洛狄忒观察, 能在这里居住的没有一个是等闲之辈,别说只是地面裂开了,就算是炎河上的火焰大爆发把这里变成炼狱,这些生物没准都还能活得好好的。

所以,他干嘛要凑上去拉仇恨?

阿佛洛狄忒表示,我只在心里谴责两句就可以了,至于口头谴责,起码得等到这群巨神冷静下来后再说吧。

不过——

“想不到他们激动的情绪竟然能持续一个小时,”躲在青铜大门门后,阿佛洛狄忒小声地对哈德斯说道。

“可以理解。”哈德斯严肃的说道,然后,就没然后了。

和他两个性格外向的弟弟不同,哈德斯性格十分内敛,比起发言,他更喜欢思考,阿佛洛狄忒每次见到他时,他不是在静静地听别神发言,就是在独自思考中。

也正因如此,哈德斯在阿佛洛狄忒心中的好感度一直很高,当然,也只是高而已,他和哈德斯接触不深,二神之间的关系只能用融洽来形容,所以在同哈德斯接触时,阿佛洛狄忒常常会因为找不到共同话题,而不知同哈德斯说什么。

现在,他们就处于这种尴尬之中。

后退两步躲开飞溅的土块之后,阿佛洛狄忒抱着胳膊打了个哈欠,现在,他是真的由衷地佩服这些巨神们了,体力充沛到捶地一个小时还情绪高昂,这战斗力,不放在战场上痛击克洛诺斯那一方还真是屈才了。

想到此,他又忍不住打了个大大的哈欠,一滴眼泪因为他的动作而从眼角渗出,然而还没等到那滴眼泪流下,就见它忽然从眼角消失,就仿佛,是被什么未知的存在带走一般……

可惜,这一诡异的画面并没有神注意到,就连阿佛洛狄忒也没有,他的注意力仍在那几位巨神身上,再加上宙斯和哈德斯战斗力都不差,有这几位可靠的神袛在,他对外界的警惕心不知不觉间也降低了许多。

终于,不知等了多久之后,那些巨神们终于累了,庞大的身躯猛地砸倒在冥土之上,砰地几声巨响,就在冥土飞扬间,墨提斯和宙斯他们已经摸到了阿佛洛狄忒和哈德斯这边,实现了汇合。

“你这是什么造型?”阿佛洛狄忒看着蒙着眼睛的墨提斯问道。

“宙斯说这画面太不雅了。”双眼蒙住的墨提斯无奈地说道,“所以他叫我蒙住了眼睛。”

“可能他不只是觉得不雅……”阿佛洛狄忒含糊的说着,又装作不经意地看了眼那几个巨神身上,让他感到无比自卑的部位。

不行,实在是太壮观了。他别过头,忍不住看了眼自己的那个部位。

他还好些,除了刚诞生时因为没衣服而露了一会儿,所以没几个神看到他的部位,再加上没有过经历,所以也没谁会拿他作比较,但是宙斯他们就不同了,奥林匹斯一向流行生殖崇拜,很多男神会有意炫耀自己的某个部位,一旦被比下去,他们是真的会自闭的。

“他们是巨神……”见阿佛洛狄忒的视线从巨神们的某个部位,移到了自己身上,宙斯忙强调道,“咳,那个部位大才是常态。”

他不嫉妒,他一点儿都不嫉妒!

“理是这么个理,可是有件事我还是想要提醒你——”阿佛洛狄忒说,“下次裁旗同,别裁太宽了,本来就短到膝盖以上了,现在你再这么一裁,大腿根都快露了。”

据他所知,整个奥林匹斯大部分男神都没有给自己的某个部位做防护,这万一要是不小心走了光被看到,他怕宙斯当场自卑死。

就在阿佛洛狄忒这话说出时,还没等宙斯做出反应,原本已经平静下来的风再度猛烈了起来,所有神下意识捂住了旗同,然而顾得了下面却顾不得上面了,于是等到风势减缓时,他们原本就蓬松的头发,又蓬松了几倍。

“呸!”阿佛洛狄忒吐掉了口中的冥土沙子,连连咳嗽,“太没公德心了。”

也不知道是在吐槽冥土阴风,还是破坏生态环境的巨神们。

“什么声音?”疲惫了,冷静了,智商又占领了头脑高地的巨神们突然爆发了出神意料的敏锐洞察力,九只眼睛齐刷刷看向他们,就在巨神们洪亮的问话声中,宙斯整理了下自己的旗同下摆,然后带着哈德斯、墨提斯以及阿佛洛狄忒从大门门后走到了巨神们面前。

当然,他们也没忘了带上那几罐被掺了迷药的酒。

四名神袛,没有一个长相差的,他们气质虽各有不同,但却没一个是凶狠的,当他们脸上带着笑容看向巨神们时,感受到了他们友好态度的巨神们在呆愣了一下后,并没有做出攻击架势,而是都从冥土上爬了起来,走到他们面前,然后——

然后蹲了下来,垂着头看向他们。

就算是这样,他们在阿佛洛狄忒眼中仍然还很高大。

“要不,我也变大?”宙斯尴尬地笑着说道。

被神俯视的滋味可称不上好受,尤其是对宙斯这种领导者来说,身高上处于绝对劣势会让他在接下来的谈判中处于下风,这是他绝对不想看到的局面。

“还是别了,”仍旧蒙着眼睛的墨提斯阻止了他,“你可以把自己变得更高,但却无法把旗同变得更长,万一撑爆了旗同,接下来你该怎么回去?”

哈德斯:“那几片芭蕉叶还在……”

宙斯的脸瞬间绿了。

阿佛洛狄忒:“……”

他看了看面前的巨神们,又看了看宙斯,暗暗比较了一番后很肯定,就算是宙斯把自己变高变大,也还是及不上巨神们。

这是出生时就决定了的,没办法,巨神们生来就高大,提坦神们虽然可以通过变化术来让自己看起来很高大,然而这也只是表面上的,一旦动了真格,提坦神们分分钟会被他们教做神。

这也是为什么阿特拉斯会在克洛诺斯受重用的原因,这位二代提坦神天生高壮,别的神是用变化术让自己变高,他却是得把自己变小才能和其他神相处。

身高体壮,有时候是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宙斯:“这些都不是重点!”

什么旗同、什么芭蕉叶,他都没听懂,一点都没听懂!

“是你把我们放出来的?”和风中凌乱的宙斯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那三名百臂巨神以及三名独眼巨神,情绪发泄完毕的他们现在看起来虽然有些可怕,但却和暴戾这个词再没什么关系,智商占领了头脑高低的他们,现在看起来可要比宙斯聪明多了。

如果能够忽略掉他们不着寸缕的身体,以及那强烈的体味以及口臭的话,阿佛洛狄忒想,他们会是很好的交谈对象。

问题是他们忽略不了啊!

巨神一开口,宙斯他们差点被直接熏晕过去,奥林匹斯四神组,没有一个例外,所有神的脸色都绿了。

“是你把我们放出来的?”见宙斯他们脸色都不太对,巨神们又问了一遍。

这些提坦神都什么毛病,现在是都退化到听不懂他们说话了吗?

又被熏了一遍的宙斯疯狂点头。

“是我们没错,就是我们——”语速超常发挥的宙斯此时此刻哪还有心思装深沉,只听他语速如同雷电一般快疾,“我是克洛诺斯之子宙斯,因为实在接受不了克洛诺斯囚禁孩子等暴虐酷刑,所以决定推翻克洛诺斯,巨神们,我们需要你们的帮助,盖亚也很想你们,她不想再看到你们被囚禁在此了。”

一席话说的巨神们心花怒放,就在宙斯说完之后,只见那几位一脸精明相的巨神们脸上的表情都柔和了,于是宙斯再接再厉又补充了一句:“只要我还是神王,就绝不容许任何神再把你们关入塔尔塔罗斯,你们会永远自由,冥土之上富饶广袤的土地,也会有一块成为你们的乐土。”

只要宙斯还是神王,就保证他们的自由?

大地会分给他们一块居住?

巨神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九目相对视一眼后,齐刷刷地说道:“成交。”

不就是保证眼前这个宙斯的神王的位置不被动摇吗?不就是以后不住在奥林匹斯山吗?对宙斯的潜台词理解透了的巨神表示,他们懂,他们都懂。

性格虽然暴躁,但是本性却是知恩善良的巨神们还表示,只要不迫害他们,他们愿意为宙斯效力。

“成交。”

“成交?”阿佛洛狄忒惊了,巨神们这么好说话的吗?只许诺一点点好处就能打动?

浪费了,这可真是极大的浪费,在阿佛洛狄忒看来,他们怎么着也该和宙斯讨价还价,为自己谋得更多的好处才是,奥林匹斯,他们可以不住,但必须有他们的神宫,这是地位的象征。

其实,阿佛洛狄忒这想法虽然没错,但却有些天真,从来没被囚禁过的阿佛洛狄忒还未充分意识到自由有多可贵,在暗无天日的塔尔塔罗斯被关了不知多少年,现在只要给巨神们自由,满足了他们想要生活在环境好的地方的需求,巨神们就会格外满足,至于权力与地位,他们现在是不敢要求的,还没离开塔尔塔罗斯的他们,最怕的就是再被关回去。

现在,巨神们迫切想要的,就是离开塔尔塔罗斯,至于权利和地位,等他们帮助宙斯打倒了克洛诺斯,都会有的,和宙斯达成协议的他们是非常有契约精神的,坑神这项技能他们这些单纯的巨神尚未学会。

“不然你以为呢?”宙斯转过头,看着他说道,“你以为谁都像你这么难缠吗?”

主神位置给出去的宙斯心疼的差点没流血,早知道巨神们这么好说话他早就跑塔尔塔罗斯来了,那可是主神位置啊,给的越多,分的权就越多,敢对他的统治发表意见的就越多,换谁谁不心疼?

阿佛洛狄忒:“你可以随时收回我的主神位置的。”

宙斯:“我脑子很清醒,别指望我会干傻事。”

给出去的主神位置再收回?他是嫌自己神缘太好,想给自己树立个刻薄形象?还是嫌自己筋骨太硬实了,所以想要让阿佛洛狄忒的爱慕者们帮他松一松?

阿佛洛狄忒:“那你还在这儿阴阳怪气什么?”

说这话时,他脸上的表情是委屈且不解的,所以哪怕这话听起来很嘲讽,宙斯却也没和他计较,要是他说这话时态度再恶劣些,流露出嘲讽的意思,小心眼的宙斯回去保证会整他一下。

没毛病,你整我我还回去,奥林匹斯的神袛们相处时就是这么真挚且和睦。

宙斯:“我最近压力大,心态难免有些崩。”越想越觉得亏的宙斯不再看阿佛洛狄忒,转头又对巨神们说道,“我想,我们现在可以去奥林匹斯山了,盖亚正在焦急的等待着你们,我还为你们准备了欢迎盛宴,现在就等你们这些主角出席了。”

在宴会开始前,他一定要先让神侍们把这些被囚禁了不知多少年的巨神们,给从头到脚好好刷洗一遍。

什么?神王宫殿内的神侍可能不够?

那就去阿佛洛狄忒的神宫内把他那里的神侍们都给带过来,那帮弱不禁风的小神侍们经过十年战争治疗伤患每日锻炼,现在一个个都奔着筋肉神侍的方向发展了,现在巨神们被放出来了,正好把他们拉过来检验训练成果,不把巨神们给洗得干干净净的,都对不起他们所侍奉的爱与美之神未来的主神位置。

阿佛洛狄忒猛地打了个喷嚏。

感觉又要被坑了怎么破?

“这位是?”知道自己将会获得自由的巨神们,终于有了欣赏美德的心情,虽然说阿佛洛狄忒现在因为头发蓬松,且身上不可避免的沾上了泥土,看起来不再像以往那般美到惊心动魄,但他仍然是个发光体,只要是有眼睛的,哪怕是只有一只眼睛的独眼巨神都早早就注意到了阿佛洛狄忒,只不过比起欣赏美,他们当时更迫切想要得到自由的承诺而已。

“爱与美之神,阿佛洛狄忒。”阿佛洛狄忒微微一笑,看起来格外的神圣。

然而神圣只是表面的,被阿佛洛狄忒坑过不止一回的宙斯,在看到阿佛洛狄忒摆出拉拢神袛时惯用的姿态时,欲言又止。

拆台,尤其是拆阿佛洛狄忒的台,可不是什么明智做法。想到此,宙斯闭紧了嘴巴。

也不知道他在惦记着想要从巨神们那里得到什么好处,才会展示自己的魅力,宙斯不禁为他的同盟们捏了把冷汗。

“阿佛洛狄忒,你确实很美。”被阿佛洛狄忒笑得心头荡漾的巨神们晕乎乎的说。

“也不知道你是否愿意让我见识一下你的爱之威力。”土味情话,巨神们张口就来。

某个部位,不争气地挺了起来,被阿佛洛狄忒的魅力冲的晕乎乎的巨神们,在见识到了世间绝美神袛之后,反应格外强烈,就在他们试着凑近因为看到他们的生理反应,而面容失色的阿佛洛狄忒时,风,骤然乱了起来。

暴怒的狂风瞬间掀飞了一个独眼巨神,不知多少级的狂风袭来,巨神们瞬间被风吹得乱晃,差点原地表演飞天。

“啊!”一声惨嚎响起,原来是那个被掀飞的独眼巨神在落地时,某个部位和冥土来了个亲密接触,所以才会叫的那么凄惨。

“救、救命!”比他叫的更惨的是另外一个独眼巨神,他已经被吹到了门槛那边,要不是他死死抓着门槛,这会儿没准已经被吹进了门槛中了。

相较于百臂巨神,独眼巨神们更矮,身子也更轻,也因此他们被阴风整的更惨。

被求救的对象是宙斯他们,相较于狼狈的巨神们,宙斯他们虽然也被风吹得睁不开眼睛头发乱晃,但是身子还是稳稳地站在冥土之上,未受丝毫影响。

而听着巨神们的嚎叫,宙斯下意识摸了摸缠在他手腕上的盖亚的腰带。

在这片深渊冥土之内,谁能庇护他们?

当然是大地之母盖亚!

“我们必须赶快离开这里!”宙斯勉强睁开了双眼,对他们说道。

说走就走,宙斯和哈德斯瞬间施展了变身术变大,将那个可怜的扒门槛独眼巨神给拽了下来,然后他们吃力地将巨神们聚在一起,推着他们离开了塔尔塔罗斯。

幸好,阴风再强烈对他们的影响也是有限的,而在接触了宙斯之后,巨神们也不再受影响了,于是等到他们离开时,就见宙斯和哈德斯二神,左右手各拉着一个巨神,身后还跟着一个,八个神袛就这么离开了塔尔塔罗斯。

“可惜我的力气不大,要不是我就帮他们了。”阿佛洛狄忒说。

他力气不大,这是客观现实,不以神的意志为转移。

墨提斯:“我可以把布条拿下来了吗?”

“当然——”阴风骤停,阿佛洛狄忒的声音也突然发了颤,“墨提斯——”

他的身体突然僵住了,就在墨提斯摘掉蒙住眼睛的布条时,只见面前的阿佛洛狄忒疯狂地冒着冷汗。

“怎么了?”墨提斯不解地问道。

“我的头发——”阿佛洛狄忒的声音颤音儿越发明显了,“你看看我的头发。”

他看上去一副受到了极大惊吓的模样。

墨提斯下意识看向阿佛洛狄忒的头发,然后,她也僵了。

有别于宙斯和哈德斯他们,阿佛洛狄忒的金发虽然也蓬了,但是看起来却是不乱的,依旧很有型。

现在,这头金发中靠近左鬓边的那一缕,正以诡异的姿势翘了起来,时而弯曲卷翘成波浪状,时而被拉直挺拔得如同阿佛洛狄忒神宫附近被修剪的那几棵红豆杉一般,总之,看上去诡异极了。

“我们必须尽快离开,”墨提斯哆哆嗦嗦地说着,拉住了阿佛洛狄忒的胳膊,瘦弱的躯体陡然迸发出巨大的力量,直接拉着阿佛洛狄忒飞快地跑出了塔尔塔罗斯。

鬼魂,他们是不怕的,但是阿佛洛狄忒现在看起来却不是被鬼魂捉弄,而是被一种他们尚未知晓,辨不出好恶的神秘力量缠上了,这才是让他们慌张的原因——未知远比鬼怪本身更可怕。

墨提斯一动,其速度之快,竟是远超先走的宙斯他们,刚刚见到阳光的他们只觉得眼睛一晃,随后就看到墨提斯拉着阿佛洛狄忒飞出了深渊裂缝之中。

“幸好我没有踩下去!”见他们离开了,一个百臂巨神后怕的拍着胸口说。

身高只到百臂巨神们脚踝边的神袛们,还真是需要仔细呵护!

宙斯:“墨提斯,你们怎么了?”

“那地方太邪性了!!!”答话的是阿佛洛狄忒,惊慌的声音传到他们耳中,却因为带着明显的叹息而变了味儿的,清亮而又脆弱的声音,几乎是在瞬间就勾动了冲动,巨神们因此,心中的小鹿也胡乱的跳了起来。

“该死的!”宙斯突然骂了一句,“这时候别乱冲动了!”

随后焦躁的抓住一个独眼巨神,将他扔出了深渊。

阴风,再度狂暴卷来,这一次即使是宙斯他们带着瑞亚的腰带,也被风吹得,要不是宙斯他们动作够快,再加上有了经验的巨神们终于团结了起来,手拉着手硬顶着阴风飞出了深渊狭缝,恐怕就得盖亚亲自来捞神了。

逃出生天一瞬间,宙斯看着苍翠的大地以及碧蓝的天空,终于忍不住,瘫倒在了地上。

“难怪巨神们要捶地!”他对着自己的哥哥哈德斯感慨道,“原来自由这么可贵!”

这一刻,他坚定了必胜的信念,失败的代价太恐怖,一想到自己万一要是失败了可能会被关在塔尔塔罗斯,他就恐惧的全身发颤。

“嗯。”哈德斯说。

宙斯:“……”

忍不住看了眼哈德斯,见他面色虽算不上好,可也还称得上平静,宙斯突然叹了口气。

要是波塞冬还在就好了!宙斯想,聊天、聊天,想把天聊活,必须得有神配合才是,可惜了。

唉……

宙斯又叹了口气。

哈德斯:“怎么了?”

“没什么!”宙斯一抹脸,一脚踹在了正在地上打滚的某位巨神说道,“我们该走了,顺便说一句,奥林匹斯比这里美多了。”

由于他踹的时候是正常体型,所以巨神们并没有被冒犯之感,一听他说奥林匹斯更美,就都爬了起来排排站,跟着宙斯欢快地奔向奥林匹斯。

“阿佛洛狄忒他们呢?”有位巨神问道。

“他们啊——”宙斯哀怨地说道,“以我对他们的了解,他们现在估计已经跑到奥林匹斯山脚下了。”

都是敏捷型神袛,墨提斯和阿佛洛狄忒两个一旦放飞狂奔,想跟上他们的速度那可真是太难了。

“不管怎么说,此行算是顺利的。”宙斯摸了摸手腕,发现不知何时,他绑在手腕上的腰带已经不见了踪迹,挠了挠头发后,他指挥着众神前往奥林匹斯山,至于那条腰带?

已经完成了使命的它,现在也不值得宙斯费心寻找了。

到时候向盖亚道个歉就是!

被抛弃的腰带,缓缓坠落在了塔尔塔罗斯青铜大门的门槛之上。

就在宙斯他们离开之后,只见地狱炎河上的火焰燃烧的更为旺盛了,暗幕,也更为漆黑了。

吱嘎一声响起,三重青铜大门缓缓关了上来,听着那吱吱嘎嘎的声响,原本蜷成一团的坎佩猛地翻了个身,却是肚皮朝上。

这是在极放心时才会做出的动作,过去巨神们在时,坎佩从来也不敢这么睡,哪怕巨神们被关在青铜大门内,它也从未放松过一天。

现在,却是没有警惕的必要了,这里终于变成了它最喜欢的样子。

一声轻笑传来,坎佩掀起了一条眼缝,而后又打了个喷嚏,算是对那笑声的回应。

未被带走的酒罐,盖子猛地被打开,浓郁的酒香传来,接着只见那罐中的美酒肉眼可见的减少了。

一声长叹传来,是再柔和不过的叹息。

【你很喜欢他?】

冥土深处,有谁在喃喃细语。

【为什么?只是因为他长得美吗?】

她对自己的“弟弟”做出如此幼稚的举动而感到讶异,也感到欣喜,这还是她头一次看到他这么开心,要知道以往他所展露在她眼中的,只有如同这深渊一般的黑暗与冷酷而已。

不对,这么说是不对的,这冥土深渊即是他,他本身就是黑暗与冷酷的,从来没有如同一说。

她问,深渊会以沉默,可这沉默并不代表着拒绝沟通,而是默认了她那句他长得美的提问。

原本静静地躺在青铜门槛上的腰带突然晃动了起来,低低的笑声若有若无的回荡在塔尔塔罗斯。

【想不到竟然连你都被他吸引,有一张美丽的脸蛋真好。】

兼具创造与毁灭两项特质,大地之母盖亚严格意义上来说,并不能用好、坏、慈悲等词汇来形容,她有着慈爱善良的一面,也无可避免的有着嫉妒罪恶的另一面。

【不只是脸而已。】深渊突然回应了她。

【我还喜欢他的身材。】

【……】

盖亚无语凝噎。

【就只有这些吗?】盖亚不可置信地问道。

【不然呢?】塔尔塔罗斯反问。

【难道还要加上纯洁善良的心灵这种东西吗?那种东西神袛们有吗?】

有没有,他都不在乎,反正他没有就是了,自己都没有的东西他从来也不奢求别的神也有。

【万一他有呢?】

【那真是再好、再麻烦不过了。】

纯洁善良的心灵什么的,对塔尔塔罗斯来说,是可有可无的东西。

盖亚:“……”

沉睡在奥林匹斯地母神宫的盖亚猛地睁开了眼睛,对四周侍奉她的神侍们说道:“该为我的孩子们准备洗澡水了。”

“可怜的阿佛洛狄忒!”盖亚说。

而后她一挥手,拒绝了神侍们为她整理旗同,就这么离开了神宫。

思念孩子的母亲,对母子的重逢可是格外期待的。

可怜的阿佛洛狄忒:“哈——秋!”

“你没事吧?”忒弥斯问。

“还好头发没再变了,看起来我们摆脱了那东西。”墨提斯说。

“阿佛洛狄忒,你看起来可真狼狈。”赫拉哈哈大笑。

宙斯:“……”

宙斯看着被女神们团团围住表达关心的阿佛洛狄忒,忍不住一拳捶在了石柱之上,也不知道是在嫉妒阿佛洛狄忒太受女神们欢迎,还是嫉妒她们能这么亲近阿佛洛狄忒,再或者是两者皆有,总之,宙斯的心情十分不好受。

不甘的神王一拳捶在柱子上,试图借此发泄不满顺便引起女神们以及阿佛洛狄忒的注意。

可惜,他这一举动注定不能全部如愿,一拳下去,他虽然引起了女神们以及阿佛洛狄忒的注意,但是发泄不满却注定无法实现了,因为——力的作用是相互的。

赤手空拳打柱子,柱子疼不疼他不疼,可是他是真疼啊!

“哈啊!”宙斯忍不住痛呼了一声,“好特么的疼啊!”

他今天怎么就这么倒霉呢!

忒弥斯:“……”

墨提斯:“……”

赫拉:“……”

阿佛洛狄忒:“……”

这是怎么个智障?自己往柱子上撞,他是嫌自己的手太硬实了吗?

“要不,我来帮你包个扎?”阿佛洛狄忒幽幽地说道。

他的神侍,他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神侍们,现在正被无良的宙斯压榨着,为巨神们搓澡,虽然这其中他也没表示反对,甚至指示自己的神侍们尽心侍奉巨神们帮他刷波好感,可这没耽误阿佛洛狄忒在心中为宙斯记上一笔。

宙斯脑袋瞬间晃的飞起。

“我就不耽误你们聊天了!”他说,“稍后我就要去看望巨神们顺便商讨作战计划,你们尽情聊吧。”

话虽这么说,可是看他不断晃悠自己方才捶柱子的那只手可知,在出发前他是想要众神的关怀的。

请不要拘谨,尽情地围在他身边嘘寒问暖吧!

众神:“……”

“你为什么还不出发?”见宙斯一边晃悠着手,一边向她们使眼色,赫拉不禁这么问道。

话说出口,只见墨提斯和忒弥斯都偏过了头,不再看宙斯,显然,已经洞悉宙斯意图的她们并不想配合他。

阿佛洛狄忒:“我调配的药膏效果非常好……”看来不只是手,他的脑子也需要好好治一治了。

想在奥林匹斯玩左拥右抱,他怕不是脑子有大病。

宙斯沮丧的离开了。

而就在他离开后没多久,只见一名小神侍飞奔着跑进了神王宫殿之内。

“阿佛洛狄忒!!!”他兴奋地挥舞着手中的金色腰带对阿佛洛狄忒说道,“这是独眼巨神们为你制作的!”

阿佛洛狄忒一惊。

他这还没拜托呢,想不到对方竟然已经帮他打造了一样——嗯,腰带。

腰带?

阿佛洛狄忒接过了那条由黄金打造而成的腰带,一时竟不知该说什么是好。

“他们这么快就洗完了?我是说他们这么快就打造完成了腰带?”虽然知道独眼巨神们的铸造手艺很棒,可他没想到他们竟然这么有效率。

“不过它到底有什么作用?”看着那雕有玫瑰花纹的金腰带,阿佛洛狄忒哭笑不得。

“独眼巨神们说了,带上它你会更有魅力!”小神侍开心地比划着双手说道,“我从来没见过这么美的腰带!!!”

阿佛洛狄忒:“……”

阿佛洛狄忒的嘴角开始疯狂抽搐!

他像是需要这条金腰带的神吗?!

“冷静,阿佛洛狄忒你千万冷静!”见阿佛洛狄忒的情绪明显不对,墨提斯她们连忙安慰道。

“仔细想想这条腰带作用可能不只是增加魅力。”墨提斯说道,“你看,它既然能增加佩戴者的魅力,这就代表着万一有谁想要袭击你时,你可以把腰带扔给其他神袛让他带上吸引那个袭击你的神袛的注意力。”

“而且它这么硬,你还可以用腰带当鞭子狠狠地抽打敢靠近你的神袛!”赫拉补充道。

“留下它吧,阿佛洛狄忒,你看看这腰带的工艺,再想想它的功效,相信它迟早会派上用场的!”忒弥斯总结道。

三位女神,你一言我一语的劝着阿佛洛狄忒,最后,阿佛洛狄忒终于被她们劝动了,同意留下这条金腰带。

“他们在哪里?”阿佛洛狄忒问道,“我想去感谢巨神们,不管怎么说,都要感谢他们!”

“他们……”小神侍挠了挠头,小心翼翼地看了阿佛洛狄忒一眼,“他们在忙……”

犹犹豫豫、吞吞吐吐的,看他这么说话,阿佛洛狄忒心里忍不住咯噔一声。

“他们,到底在忙什么?”他急切地问道。

“他们被众神们拜托打造铠甲来抵御你的箭,阿佛洛狄忒——”小神侍委屈地说道,“独眼巨神们还说,他们愿意帮你升级你的金箭与铅箭,来破除铠甲的防御!”

阿佛洛狄忒:“……”

风险对冲两头赚,特么的现在的神袛都怎么了!说好的单纯质朴呢?

作者有话要说:  三合一,嘿嘿,今天更新晚了点,让各位久等了,非常抱歉,以后更新时间就定在晚八点了,么么哒。

感谢读者“其琛”,灌溉营养液~

感谢读者“夜锁汐”,灌溉营养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