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书海阁 > 科幻小说 > 美神最近很慌张[希腊神话] > 第31章 造人(一)
塔尔塔罗斯在哪?

他当然还在阿佛洛狄忒的神宫内。

跟着阿佛洛狄忒在奥林匹斯几乎逛了一整天的原始神, 在等了一天后,终于等到了天黑之时。

地狱深渊冥土塔尔塔罗斯,其本身的特性决定了, 比起白天他更喜欢暗夜,所以当众神休憩之时, 便是他活跃之时。

和众神们不同,原始神诞生时是没有实体的, 他们只有意识, 只有当然们想要神格化,拥有实体时才会为自己塑造神躯体。

而原始神中, 最先神格化的是盖亚, 最晚的, 则是塔尔塔罗斯。

和盖亚以及厄洛斯不同, 他对这个世界没有什么兴趣和期待, 如果不是见到了自己感兴趣的对象,他根本也不会神格化,而是继续做个宅神,安安静静的沉睡, 或者是偶尔戏弄一下被关在他本体内的生物们。

现在, 那个让他感兴趣的对象出现了, 鉴于那个对象看上去很是抵触自己的本体,所以塔尔塔罗斯只能神格化。

山不来就我, 那我也只能来就山了。同理,阿佛洛狄忒不去塔尔塔罗斯,那他也只能来找阿佛洛狄忒了。

这么想着,原始神发出了一声轻笑,当然, 这笑声是不能被神——尤其是他所停留的神宫之主,阿佛洛狄忒听到的。

而在那声不能被神听到的轻笑声被发出后,只见神殿寝宫内突然响起轻微的脚步声。

而就在这脚步声响起那一刻,只见原本沉睡中的阿佛洛狄忒,睫毛突然一颤,随即,颤动停止。

眯着双眼,他努力保持着呼吸不会混乱,借着视线余光打量站在自己床前的神袛。

最先出现在眼中的,是两条雪白的胳膊以及大腿,同样肤白,和阿佛洛狄忒的白瓷盈润不同,他的白,是苍白,是一种无论怎们看都与健康无关的颜色。

然后可见的是他长直及腰的黑发,这颜色非常少见,黑鸦鸦的看上去非常顺滑,这顺滑已经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让看到的神都忍不住想要用发梳试试看,是否发梳会从头顶滑到发尾。

嘴唇很薄,然而唇珠却是异常丰满的,这薄唇颜色虽非时下最受推崇红色,而是暗红色,但看起来也无损他的性感。

至于脸,自然也是棱角分明看起来格外帅气的,虽然他的颜值没有夸张到像阿佛洛狄忒那种程度,不过单从五官来看,这位也是非常能打的,在众神中起码能排到前几名。

而最令神印象深刻的,是他的眼睛,暗红色的眼瞳,其颜色竟让神想起塔尔塔罗斯内的炎河火焰,只看一眼,就能让神感到不安与恐惧。

结合以上种种可判定,这位莫名出现在美神寝宫中的神袛,是个危险神物,虽然仅从外表来判定神品好坏未免有些草率,不过害神之心不可有,防神之心不可无,时刻保持警惕总是没坏处的。

而事实证明,判定果然没有错,因为就在这名黑发神袛走到阿佛洛狄忒的卧床边后,便看见他伸出了右胳膊,苍白的右手,瞬间抚在了阿佛洛狄忒的脸上。

似乎是被阿佛洛狄忒皮肤的细腻程度给惊到了,只听那位神袛低低啧了一声,原本只摸在脸颊上的手,竟然缓缓移动,从脸颊到鼻梁,再到嘴唇,这手极不老实,忽上忽下在他脸上游移着。

阿佛洛狄忒:“……”

对方的手动,他的手也没有闲着,就在那神的手按在他脸上那一刻,阿佛洛狄忒的右手也已经伸出了羊毛毯外。

握有黑铅箭矢,就在他准备将箭矢刺进那神腰子那一刻,只见那位神袛轻笑一声,动作却是极为迅速的制住了他的手。

从收回右手到制住他的手,这中间只花了不到一秒钟时间。

阿佛洛狄忒猛地睁开了眼睛。

“你好?”只见长发神袛微微一笑,对他说道,“阿佛洛狄忒。”

阿佛洛狄忒突然放声惊叫。

“有神耍流氓啊!”这么喊着,阿佛洛狄忒掀飞了自己身上盖着的羊毛毯,然后罩着那名神袛的头扣了上去。

与此同时,他也没有放弃攻击,原本藏在手边的箭矢被他一把握住,就在那名神袛被羊毛毯盖住之时,阿佛洛狄忒已经跳下了床然后将那把箭矢,刺向那名神袛没有被羊毛毯罩住的皮肤。

本来,他以为对方会因为被羊毛毯盖住头颅而视野受限,无法及时躲避,可谁想,就在箭头将要碰上对方皮肤那一刻,只见那条羊毛毯突然被那神一把掀开,然后——

盖在了阿佛洛狄忒的头上。

阿佛洛狄忒 :“我¥&”

等到羊毛毯再被掀开之时,他的双手已经被那神反剪在身后,箭矢,也散落了一地,而阿佛洛狄忒现在的姿势,更是非常不妙。

更准确来说,是对方的姿势非常不妙,由于他站在他身后的神袛只用一只手就制住了阿佛洛狄忒,所以空下一只手的他,可以说是非常从容的,在占阿佛洛狄忒的便宜。

右手,依旧是右手,这名陌生神袛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比起阿佛洛狄忒的身子,他的更喜欢摸阿佛洛狄忒的脸,于是阿佛洛狄忒的脸极其不幸的,被那名神袛给捏成了各种诡异的形状。

阿佛洛狄忒:“既然我自己不行,看来是只能求外援了,救命!”

嘴巴在被捏成嘟嘟嘴之前,他终于将那声救命给喊了出来。

好在阿佛洛狄忒之前的喊声起了效,就在他们这边冲突爆发之时,神宫的神侍们已经听声被惊醒了过来,就在阿佛洛狄忒的双手被制住之时,速度最快的已经到了他寝宫门口。

只听轰隆一声响后,被加固了不知多少遍的大门被轻松的踹开。这一刻,阿佛洛狄忒也不知道是该哭,寝宫门无论怎么修都脆弱的一匹,还是该笑好在大门好破,要不然等他们进来,他指不定被揩了多少油。

不过……

阿佛洛狄忒:“我是无论如何都没想到竟然是你第一个进来的。”

阿佛洛狄忒:“波塞冬!你必须给我个解释!”

波塞冬——新晋海神,此时正高举着自己的兵器三叉戟,看上去威风凛凛,现在,威风凛凛的新海神在看清寝宫内到底发生了什么之后,只见他眼睛一瞪,三叉戟一挥,无比严肃的问道:“你们——”

“要三神行吗?”

阿佛洛狄忒:“……”

塔尔塔罗斯:“……”

波塞冬:“实在不想三神行的话,咱们可以排队分先后顺序,我觉得我的武力值应该是最高的,所以我先。”强者优先,这可是通用法则。

阿佛洛狄忒:“心好累,但我仍想挣扎。”说着,他象征性挣扎了几下,而塔尔塔罗斯,也不知是怎么想的,竟然真的松开了阿佛洛狄忒。

波塞冬:“你这个混蛋!”

见塔尔塔罗斯放开了阿佛洛狄忒,波塞冬慌了,他愤怒地挥舞着手中的三叉戟怒吼道:“好不容易把他制住了,为什么要放开他?你难道不知道他的动作有多灵活吗?”

说话间功夫,阿佛洛狄忒已经捡起了地上的弓箭,接着,只见这位爱与美之神森冷一笑,看向波塞冬,毫不留情地,将手中的弓箭掷向了波塞冬,然后——

黄金箭被波塞冬轻松地躲了过去。

“没打着!”躲过箭后,只见波塞冬微微一笑,嘲讽地说道。

塔尔塔罗斯他:“不对,打到了。”说着,他一指波塞冬身后他,“就算是只擦过脚尖,箭的威力也能发挥作用。”

到底是做过功课好好调查过阿佛洛狄忒的,所以他对阿佛洛狄忒的能力,以及他两种箭的威力一清二楚。

波塞冬:“……”

波塞冬缓缓地、动作僵硬地转过身去,只见自己的弟弟宙斯,不知何时站在了他身后,而就在见到他的那一刻,宙斯的双眼,忽然间亮了。

“啊啊啊啊啊!”

惨叫声,瞬间回荡在爱与美之神的神殿内。

“可以说是余音袅袅,不绝如缕了。”也不知道哪位神袛,在听罢这惨叫后发出了这么一番感慨,当然,由于宙斯在宣布阿佛洛狄忒为主神时,曾明令禁止任何神袛在夜晚靠近阿佛洛狄忒的神宫,所以哪怕这番感慨日后风靡奥林匹斯,也没有神敢承认是他首创的。

原因有二,第一,他不想被告侵权;第二,他不想进塔尔塔罗斯。

总之,这一夜,宙斯与波塞冬兄弟两个过得极充实,你追我赶的不亦乐乎。

而阿佛洛狄忒的神侍们,也极为充实,他们有的忙着吃宙斯和波塞冬的瓜,有的,则忙着吃阿佛洛狄忒和塔尔塔罗斯的瓜。

只有阿佛洛狄忒一神,无比郁闷。

“我真的是新生的神袛。”在松开阿佛洛狄忒后,眼见有越来越多的神以及神侍出现,只见这位原始神笑得格外纯良,“不信,你们看我什么都没有穿。”说着,他无视了围观的神侍们期待的目光,用羊毛毯把自己的身体包裹好。

阿佛洛狄忒:“你是不是在内涵我?”

塔尔塔罗斯:“你为什么会这么想?”说着,他眨了眨自己长长的睫毛,看着阿佛洛狄忒,慢条斯理的说道,“如果我真的是来夜袭的话,我又怎么会只摸你的脸?”

“言之有理啊!”

“有个屁的理!”粗鲁的弹了那附和塔尔塔罗斯说话的小神侍一个脑瓜崩后,阿佛洛狄忒忽然一笑。

“既然你说你是新生的神袛,”一个念头浮现在脑海中,阿佛洛狄忒脸上此时的笑容,怎么看怎么和纯良无关,“为了你能够更好的融入众神之中,也为了让你能少犯些常识性错误更好地在这个世界生存下去,所以,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学习怎么样?”

阿佛洛狄忒:“塔尔塔罗斯了解一下?”

作者有话要说:  这几天渡劫中,肚子疼的实在是有点扛不住,所以更新时间可能会晚些,等渡劫完毕,三更奉上,么么哒,顺便说一句,看到标题想歪的通通给我去塔尔塔罗斯面壁,哼唧!

感谢51844871扔了1个地雷~

感谢读者“酒的味道谁知道”,灌溉营养液~

感谢读者“陌路离殇”,灌溉营养液~

感谢读者“萝卜头”,灌溉营养液~

感谢读者“萝卜头”,灌溉营养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