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书海阁 > 科幻小说 > 美神最近很慌张[希腊神话] > 第33章 造人(三)
一起去塔尔塔罗斯?

宙斯:“……”

波塞冬:“……”

他们确实是打算去塔尔塔罗斯没错, 怎么说也得亲眼看着克洛诺斯他们被关进去,他们才能安心。但是,按阿佛洛狄忒的性格, 再加上他们今晚的夜袭行为,如果他们没猜错的话, 阿佛洛狄忒虽然只表露了希望他们把这个陌生神袛送去塔尔塔罗斯,但实际上的打算却是却是想把他们三个一起关塔尔塔罗斯, 和克洛诺斯他们为伴。

这谁能同意啊?他们要是真答应了就是傻子!

宙斯:“不了, 谢邀,好歹我也是神王, 战后收尾工作还等着我主持呢, 送他去塔尔塔罗斯求学这种事, 亲——”

“你看, 不如我派神送他去塔尔塔罗斯可好?”宙斯说。

波塞冬疯狂点头表示赞同。

“虽然说我也不是神王, 但是战后收尾工作也等着我贡献一份力呢,所以说——”

“话说,你到底是哪位啊?”波塞冬终于问出了那个最关键,也是最开始就该被问出的问题。

“对啊, 你是谁?”宙斯也这么问道, “为什么我对你一点印象都没有?”这不应该啊, 他记忆力向来好,再加上又是励志要当神王的, 所以在学习各种知识时,也顺便把神谱给背了一遍,再加上十年战争和各种神袛打交道,现在他可以说,对众神情况了若指掌了, 没道理会不认识这位的。

塔尔塔罗斯:“我是新诞生没多久的。”说着,他将裹身的羊毛毯抖了抖,然后施施然坐在了阿佛洛狄忒的床上。

只是坐在床上,他似乎是仍觉得不满足一般,接下来,只见这位号称是刚诞生没多久的神袛,极为自然的拿起了阿佛洛狄忒特制的羽绒枕,拍了拍后将它塞在自己腰后,斜倚着枕头对他们笑,于是现在整间神宫内的众神站位就变成了标准的众星拱月式——所有神都看着那名神袛,注意力牢牢被他吸引。

要不是在场的几名主神各个气势不凡,今天的风头准得全被这个斜倚在床上的神袛给抢走了。

阿佛洛狄忒:“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里好像是我的寝宫,你躺的好像是我的床?”

喧宾夺主了啊,阿佛洛狄忒在心中疯狂呐喊,我和你真的不熟,所以别摆出一副神殿之主的架势好吗?!

宙斯:“这都不是重点!”

够了,重点不能再偏了,宙斯一拍大门,指着塔尔塔罗斯义正辞严地说道:“先不说大部分神袛都是胎生自然长大的,就算是像阿佛洛狄忒那种情况特殊的,他刚诞生时众神可是有所感应的,可你呢?不但没有父母,更让我们感应不到,所以——”

“你根本就不是新生的神袛!说吧,你是哪位施展了变化术的?”

塔尔塔罗斯:“我是真的刚诞生。”如果神格化拥有躯体,可以被称作是刚诞生的话,那他确实没说假话,所以在面对宙斯的质疑时,他才能理直气壮的反驳宙斯。

“不信,你可以问阿佛洛狄忒,我刚诞生的时候,可是□□的。”说着,塔尔塔罗斯看向了阿佛洛狄忒,那眼神怎么看,都带着几丝揶揄的意味。

阿佛洛狄忒:“所以你果然是在内涵我!”

谁刚降世时全副武装出来的?不都是光着来的么,怎么就盯着他不放了呢,他承认,他的出场是惊世骇俗了点,可是这值得翻来覆去反复说吗?

阿佛洛狄忒愤怒的攥紧了拳头,如果不是实在打不过的话,他早上去好好教训一下他。

宙斯:“虽然说我生得晚,可是对阿佛洛狄忒刚诞生时的情况还是很清楚的,你绝对不是新生的,当年阿佛洛狄忒刚出场时听说他可是跟个智障一样。”

阿佛洛狄忒:“……”

深深吸了一口气后,阿佛洛狄忒笑若春花:“宙斯,我想——”

牙齿咬得嘎吱作响,这一刻,他终于抛弃了所有的风度以及优雅,越发狰狞的笑容透露出了阿佛洛狄忒此时的真实心情,爱与美之神的内心,此刻正酝酿这一场狂风暴雨。

宙斯:“我错了我错了,我是说,我的意思是阿佛洛狄忒刚诞生时纯洁的就像张白纸一样,他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充满了好奇,虽然脑海中掌握了不少知识,但对神情世故却是知之甚少的,而你——”

他指着塔尔塔罗斯,疯狂示意众神看向他:“你表现得太‘早熟’了,就好像已经在这个世界上存在了许久一般,我敢说你对这个世界的了解绝对远超一般神袛。”

他怎么就管不住自己这张嘴呢,宙斯心中无比懊悔,就知道神不能太耿直,什么大实话都说太得罪神了,也不知道阿佛洛狄忒会不会被自己给带跑了重点,法则保佑,保佑阿佛洛狄忒的记忆力最好只有七秒的,只能记得自己夸他单纯的像张白纸那番话。

塔尔塔罗斯:“我可以理解为你还是在暗示,阿佛洛狄忒刚诞生时活得跟个智障一样吗?”

阿佛洛狄忒:“你们统统都给我滚去塔尔塔罗斯好吗?”

去他娘的智障,你们才是智障,你们全家都是智障,你们不但是智障还个个都是带孝子呢!

“情况不对!”还是波塞冬看不过眼了,只见这位从各种意义上来说都是位合格海王的神袛突然咳嗽了两声,然后正色道,“不管他是不是刚诞生的,总之,他都违反了在夜晚接近美神神宫的禁令,塔尔塔罗斯,他必须要去,至于呆多久,是否要和克洛诺斯他们呆在一起,这个我们可以等到明天再议。”

阿佛洛狄忒:“很好。”

阿佛洛狄忒鼓了两下掌,就在宙斯和波塞冬大松一口口气的时候,只听他忽然说道:“对于躺床上那位的处置结果我没意见,现在,我们可以聊聊你们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吗?”

“众神之王宙斯还有海王波塞冬,我想请问二位——”分开围绕在身边的神侍们,阿佛洛狄忒走到了他们面前,笑容可掬,“知法犯法,带头违背自己定下的禁令,请问,你们打算处置自己呢?”

宙斯:“其实,我们没有带头违背……”

波塞冬:“我们只是听到了你的求救声,然后来救而已,只不过因为速度太快,所以才造成了误会。”

越说越觉得自己说得跟真的似的波塞冬,在话音落下那一刻,已经成功的洗脑了自己,仿佛自己真的就是个惩恶扬善的正义使者了。

阿佛洛狄忒:“要不要我把三神行那段对话当着众神的面复述一遍?顺便说一句,我的神侍们都可以作证。”

塔尔塔罗斯:“我也可以。”

波塞冬:“这个,那个……”

波塞冬瞬间萎了,法则啊,你就不能让阿佛洛狄忒的记忆力只有七秒么,记忆力太好是种病,得治!

宙斯:“天啊,波塞冬,我的哥哥,你怎么可以提出这么下流的邀请呢,三神行什么的,这太混乱了!”

一把揪住了波塞冬的旗同后,宙斯看上去比他兄弟还像正义使者:“你就是个混蛋,阿佛洛狄忒,等着,我明天就狠狠惩治他一番。顺便说一句,我才是真正来救你的,雷电之神的速度,在整个神界都是屈指可数的。”

多谢了,他的兄弟,谢谢你为他想出了这么好的脱责说辞,不把活学活用,都对不起瑞亚当年为了他而辛苦寻找的那块神形石头。

波塞冬:“……”

阿佛洛狄忒:“……”

塔尔塔罗斯:“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奥林匹斯兄弟情吗?不错,很好。”

说着,他象征性地拍了几巴掌,总结道:“还真是感天动地啊。”

难怪巨神们一提起他们的兄弟们——初代提坦神们,就疯狂捶地呢,原来盖亚的后代们,兄弟间就是这么相处的,不得不说,还真是和谐有害,很值得大书特书。

塔尔塔罗斯乐了,作为众多乐子神中的一员,塔尔塔罗斯表示今天属实充实,尤其是还能边调戏美神,边看乐子,这快乐简直是翻儿番的。

波塞冬:“很好笑吗?”被自家弟弟实打实给坑了一把的波塞冬,幽怨地说道,“你和你的兄弟姐妹们,也会有这么一天,迟早要被坑的,我建议你先坑死他们。”

摊牌了,没错,这就是奥林匹斯兄弟情,爹在时疯狂坑爹,等把爹给打倒了,再兄弟内卷。可惜他棋差一着,被自己这个弟弟给坑了,波塞冬悔恨不已,要是早知道宙斯这么阴,他就该抢先一步出手,没准能借机把宙斯给拉下神王宝座。

可惜啊!

塔尔塔罗斯:“他们是坑不死的,我们也不会互坑。”且不提原始神没有死亡的概念,就算哪一天他们真的不在了,这个世界也得跟着他们陪葬,虽说他们对这世界谈不上多喜欢,可也没到要灭世的份儿上,所以为了世界的稳定,他们很少会有冲突,互不打扰才是原始神之间最正常与恰当的相处模式。

过去的无数岁月中,他就是这么同他的“兄弟姐妹”们相处的,对此,塔尔塔罗斯表示很满意,是兄弟就该保持距离最好别联系。

就在塔尔塔罗斯难得善心大发,想要向宙斯以及波塞冬传授一下兄弟间最恰当的相处模式时,忽听得寝宫不远处传来哒哒的跑步声,还没等在场的几位提出到底是哪位能穿着凉鞋发出这么大的声响时,只见盖亚风风火火的跑进了阿佛洛狄忒的寝宫之中。

“太好了,你果然在这里!”见到塔尔塔罗斯那一刻,盖亚激动地快要哭了出来,“见到你我实在是太高兴了!”

“快点,我们一起造个孩子吧。”这么说着,盖亚作势要往塔尔塔罗斯身上扑。

哦豁!有乐子看!

“有椅子吗?什么?没有?那还不快去搬来!”阿佛洛狄忒表现得比盖亚还激动,“水果鱼片葡萄酒,有什么适合下酒的统统给我送上来,有点眼力价,宙斯波塞冬他们什么的兄弟冲突根本就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乐子可看,还不快去准备!”

宙斯、波塞冬:“麻烦也给我们搬张椅子,水果鱼片葡萄酒也来一份,谢谢,我们也想看乐子!”

塔尔塔罗斯:“……”

“你们愿意传授我一下,奥林匹斯兄弟亲具体兄友弟恭的操作方法吗?”看着向自己扑来的盖亚,塔尔塔罗斯只觉得自己的脸,很疼……

作者有话要说:  渡劫最后一天,哈哈哈,超爽。从明天开始日六啦,从明天起更新时间恢复到晚八点,比心心,爱你们~

感谢读者“铅灰”,灌溉营养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