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书海阁 > 科幻小说 > 美神最近很慌张[希腊神话] > 第35章 造人(五)
宙斯:“传话好啊, 传话实在是太好了。”说着,他一把抱住了自己的哥哥,感动的泪流满面。

“谢天谢地, 幸亏有你出现。”边哭,他边拍着哈德斯他的背部说道, “谢谢你来为我解围。”他正愁找不到理由离开这里呢。

哈德斯:“其实我是来提醒你们应该有点危机意识,顺便来为阿佛洛狄忒解围的。”

说罢, 他试着从宙斯的怀抱中挣脱出来, 可惜,哈德斯的力气没有他的兄弟大, 再加上宙斯此时太过开心, 所以在努力了一番后, 哈德斯的行动到底还是以失败告终了, 于是他只能苦着一张脸, 由宙斯抱紧自己,而后用眼神示意阿佛洛狄忒,收下他的歉意。

在顺利化解了克洛诺斯他们的逃离行动后,哈德斯立马去了神王神宫想要提醒宙斯加强警惕, 然而却没有找到宙斯, 再去寻波塞冬, 也没找到他的影儿,本来哈德斯是准备发动众神们搜寻宙斯与波塞冬的, 后来还是聪明的墨提斯根据最近宙斯的种种举动,分析出了他可能来了阿佛洛狄忒的神宫,哈德斯这才前来的。

本来,哈德斯以为自己的到来能帮到阿佛洛狄忒,可谁料到却是帮宙斯与波塞冬解了围, 这让他感到非常苦恼,老实说,哈德斯也觉得,自己的弟弟们需要受点教训——他们最近实在是太得意了。

波塞冬:“不管怎么说,我们应该尽早把克洛诺斯他们关进塔尔塔罗斯。”

“这种事儿,难道不应该在下午就做了吗?”已经无力吐槽的阿佛洛狄忒说道,“所以你们到底为什么要留他们在奥林匹斯过夜啊?”

为什么?

当然是为了方便嘲讽啊。

宙斯:“总之,这是我的错,好了,不说这些了,我们走吧,阿佛洛狄忒你放心,我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说完,他左手拉着波塞冬,右手拉着哈德斯,高高兴兴地带着自己的兄长们离开了阿佛洛狄忒的神宫,只留下盖亚、塔尔塔罗斯与阿佛洛狄忒三个神,大眼瞪小眼中。

“所以,能说出你的真实身份了吗?”就在宙斯他们离开后,阿佛洛狄忒打发走了神侍们,就在他那些虽然不算机灵但还算懂事的神侍们关上寝宫大门后,阿佛洛狄忒看着那对各怀鬼胎的“姐弟”,淡定地开口问道。

克洛诺斯:“一看到你们露出那副洋洋得意的模样,我就忍不住想打击你们一下。”

克利俄斯:“你们知道自己最大的弱点是什么吗?那就是容易得意忘形,十年前你们迷晕克洛诺斯也是如此,今天也是如此,就不能等把我们彻底处置了再放飞自我吗?”

带不动,属实带不动,宙斯这种猪队友要是在他们这边,他们早就败了!

说到此,克利俄斯忍不住仰天长叹一声,可惜了,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败在这群猪的手上,早知道就该派重兵看守塔尔塔罗斯的,谁能想到他们的后代竟然不讨厌巨神呢。

叹完之后,克利俄斯看着清澈透明的天空,又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头顶是瓦蓝的天空,脚下是绿草沃土,可惜了,这么美好的风景以往他们竟然不懂珍惜,以至于现在马上就要失去了,想再多看几眼都是奢望。

向前再走几步,就是塔尔塔罗斯入口裂缝,阵阵阴风正透过这裂缝向外涌出,就在那风吹过他们身边时,所有神袛都觉得遍体生寒,那寒意几乎能透过骨头缝一般,这让神袛们,尤其是即将被关进去的神袛们面色都更是忍不住打起了摆子。

宙斯:“谢谢你们给我上了生动的一课,我以后肯定不会重复今天的错误,以及,谢谢你们帮我解了围。”

直到看见了塔尔塔罗斯入口裂缝,他才开口。已经尝够了教训的宙斯这次是真的决定要改掉自己得意忘形的坏毛病,从此以后,成为那个最谨慎的存在。

“也正是因为你们出逃,我才能顺利从阿佛洛狄忒的神宫出来。”一想到阿佛洛狄忒不情不愿放自己离开时那难看的面色,宙斯就忍不住感到庆幸——他可真是个小机灵鬼,竟然能想到借机离开神宫,同时用大帽子压阿佛洛狄忒,让他暂时不能发作,给自己争取更多的时间。

说完,他怀着对父亲以及叔叔堂兄们的无比感激,把他们扔进了塔尔塔罗斯。

深渊冥土欢迎你们,别了,他的父亲、他的叔叔,以及他的堂兄们,放心吧,这辈子他都不会放你们出来的。

“你提醒他这个做什么!”在被扔进塔尔塔罗斯那一刻,只听到克洛诺斯这么愤怒的吼声,由于冥土太深太空旷,以至于他的怒吼声竟出现了回音儿,于是只听一连串的‘什么’在空中回荡,听起来格外瘆得慌。

而在将自己的父亲叔叔以及堂兄们以此踹进塔尔塔罗斯后,就在众神准备跟着宙斯也进入塔尔塔罗斯,将克洛诺斯他们关入青铜门槛里边后,只见宙斯他突然,一把搂住了面色难看的波塞冬的肩膀,硬是拉着他,去说了悄悄话。

当然了,脱队前他也没忘了比了个手势,示意哈德斯接手他的工作,作为一众不靠谱神袛中最靠谱的那个,不给他尽可能多的安排工作简直就是浪费了哈德斯的天赋。

哈德斯:“我谢谢你。”

说什么怕浪费他的天赋,这不就是逮着老实神可劲儿欺负吗?苦活儿累活儿都交给他太不道德了,他是木讷了点,可不代表他傻好么。

不过,虽然满腹牢骚,可是哈德斯仍旧兢兢业业地完成了他的工作,怎么说他都是冥王,即将接管冥界的他,对自己的领地都必须要有所了解。

深渊冥土塔尔塔罗斯,其实际面积究竟有多广仍旧是个未知数,位于大地之下的深渊,有着太多秘密等待众神发掘,而他即将接管的冥界就是建立在塔尔塔罗斯之内的,所以哪怕再畏惧塔尔塔罗斯,他都得硬着头皮下去。

想到此,哈德斯闭上了双眼,坚定地跳下了塔尔塔罗斯。

“什么事儿?”被宙斯拉到一边,波塞冬不满地甩开了宙斯的胳膊,他这是还对自己被宙斯感到愤怒呢。

“我的哥哥,我知道你十分不满,可是在那种情况下,我必须得尽可能地保住自己,才能想办法为你脱罪啊。”被波塞冬甩开的宙斯嬉皮笑脸的凑到波塞冬耳边继续说道,“总不能咱们都被关进塔尔塔罗斯不是么,你放心,我已经想好了借口了,你先去塔尔塔罗斯呆几天。”

“什么?!”波塞冬怒了,“怎么还是让我去那里!”

“冷静!”见波塞冬又要开始舞叉,摆弄他的三叉戟,宙斯连忙开口道,“就呆几天而已,对外就说是你要负责加固青铜大门,到时候不但对阿佛洛狄忒有了交代,没准能让他改善对你的坏印象,觉得你是个知错能改的好神,你也正好可以尽情嘲讽克洛诺斯他们,苦力,不对,是协助加固青铜大门的神袛也是现成的——”

宙斯微微一笑,指着不远处在裂缝附近转圈圈,犹豫着是否该下去的独眼巨神们对波塞冬说道:“他们不就是最好的神选么,哥哥,这可是双赢啊!”当然了,这对波塞冬来说是双赢,对他来说却是三赢,既能彰显自己大公无私,又能安抚阿佛洛狄忒与波塞冬,还能顺便加固青铜大门,不是三赢是什么?

波塞冬:“你这么一说,我竟然觉得好有道理。”成功被说服的波塞冬搓着下巴,看着独眼巨神们呵呵一笑。

独眼巨神们:“……”

他们怎么觉得忽然之间浑身一寒呢。

与此同时,阿佛洛狄忒寝宫。

“他们进去了。”正坐在阿佛洛狄忒睡床上的塔尔塔罗斯突然开口说道,“既然进去了——”

猩红的舌头伸出,沿着自己的嘴唇t了一周后,只见原始神脸上露出了一抹嗜血的笑容后,伸出右手食指心不在焉地摩挲着手中葡萄酒杯的杯沿,这一刻,他不再掩饰自己的邪肆,只等着猎物们逐渐靠近青铜大门,便要将他们吞噬。

克洛诺斯、宙斯、波塞冬……

原始神袛在心中默念着这些名字,这些都是他的猎物。

“既然进去了,那还是把他们放出来吧。”就在塔尔塔罗斯准备安排宙斯他们之时,只听盖亚突然插话道。

“我竟然忘了你。”塔尔塔罗斯叹息一声,遗憾地说道,“怎么样,我的‘姐姐’你不打算去塔尔塔罗斯送你的孩子们一程吗?以后再见机会可是很难得的。”

他怎么就忘了盖亚呢,没错,盖亚也有必要去塔尔塔罗斯进行一番劳动改造。

“不了。”全然不知道自己“弟弟”的鬼心思,只听盖亚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塔尔塔罗斯的邀请,然后说道,“我还等着和你一起生个个惩治众神的魔神呢,怎么样,塔尔塔罗斯,和我一起共同造个魔神吧,那一定很有意思。”

塔尔塔罗斯:“……”

他缓缓地站了起来,环顾了一下四周后,问阿佛洛狄忒:“你这里,有绳子吗?”

算了,既然不上当,那他就亲自把盖亚给绑去和自己的后代们作伴。

有绳子吗?

有我也不能告诉你啊!阿佛洛狄忒心道,谁知道你要干嘛,要是用它来绑我,那我可真就是智障了!

看了看正在翻找绳子的塔尔塔罗斯,又看了看他正准备露出金腰带的盖亚,为了自己的寝宫卫生安全着想,阿佛洛狄忒在犹豫再三后,终于忍不住问出了一个他一直以来都很想问的问题——“造魔神,一定要这样那样吗?”

塔尔塔罗斯:“……”

盖亚:“……”

不然呢?还能怎样?

“你们是怎么诞生的?可不可以把你们的诞生方式复刻在新魔神身上?或者向我诞生时那样,取走你们身上的某个部位或是力量捏在一起,然后放进水中放养。”只听阿佛洛狄忒又问,“我是说——”

说着,他挠了挠自己的头发,腼腆地对他们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如果你们有意愿以非常规方式造个魔神的话,介意我参一股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