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书海阁 > 科幻小说 > 美神最近很慌张[希腊神话] > 第36章 造人(六)
介意我参一股吗?

盖亚:“老实说, 很介意。”

塔尔塔罗斯:“你要是喜欢孩子的话,其实咱们两个也可以试试,也不是一点希望都没有的。”

想到此, 他也忍不住揉起了额头,显然是对这个问题感到很困扰。神界现在可不流行养儿防老, 父子是冤家是普遍现象,就看现在众神之间这“父慈子孝”和谐互杀的样子, 他就繁育后代一点兴趣都没有, 大孝子什么的,他可消受不起。

阿佛洛狄忒:“谢谢, 我不喜欢孩子, 老实说我对那些无法理解和沟通的生命, 一直保持着十分敬畏的态度。”

不喜欢孩子?

“那你掺和进来干什么?”盖亚问道, “难不成是你就好这一口儿?阿佛洛狄忒, 你的x癖实在是太糟糕了。”

虽说神袛们都没什么节操,可是直接多神运动未免也太刺激了些,这让盖亚她老神家怎么受得住?要知道她可是位相当保守的女神。

你才x癖糟糕……

头上青筋再度涌现,阿佛洛狄忒看着拍着胸脯, 就差满脸写我最清纯无辜的盖亚, 恨不能直接把她给举报了, 可惜,现在还不能……

深深吸了一口气后, 阿佛洛狄忒强忍着睡意与怒火说道:“盖亚,你应该相信,我对宙斯他们的怒火不比你的少分毫,甚至于更多,所以才会对你提议共造魔神, 以非常规方式造一个魔神,我觉得对咱们都好,反正你也只需要一个报复众神的孩子,同样,我也需要。而塔尔塔罗斯——”

“虽说你看起来对生孩子兴趣不大,但是——”阿佛洛狄忒看着坐在自己床上的男神,说道,“却对看乐子的兴趣很大,所以,为了能获得更多的快乐,不如一起造魔神?”

对面前这位明明是根老黄瓜,却偏要刷绿漆的原始神,阿佛洛狄忒是满心的无奈,他又不是傻子,怎么会看不出来塔尔塔罗斯对自己的心思,可是他是真的没有哪个意思。偏偏对方无论是来历还是实力都不是他能轻易打发的,所以在和他周旋时,阿佛洛狄忒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注意,唯恐自己一个不小心把他招惹急眼了,一不做二不休把自己的给弄进塔尔塔罗斯去。

虽说他对众神是否会因此而冲塔,以及他们的冲塔过程有些期待,不过如果看乐子的代价是搭上自己,那阿佛洛狄忒还是只能果断地放弃看乐子。

塔尔塔罗斯:“你的口才很好,然而我并不想配合。”

说完,他似笑非笑地看着阿佛洛狄忒,等着欣赏他接下来的表情。

是气愤还是沮丧?一想到阿佛洛狄忒气鼓鼓看着自己的模样,塔尔塔罗斯就忍不住心情大好,欺负自己心仪的对象这行为固然幼稚,但是快乐也是真的快乐。

“我也不想配合,”盖亚说,“比起研究怎么怎么造魔神,我更喜欢简单粗暴的直接怀孕把他给生出来。”

至此,谈判破裂。

“阿佛洛狄忒,接下来你打算怎么说服我们呢?”塔尔塔罗斯笑着问道。

他可是很期待阿佛洛狄忒的反应呢。

“说服?”阿佛洛狄忒一愣,“我干嘛要说服你们?”

“不造就不造好了,”说着,阿佛洛狄忒捂嘴又打了个哈欠,“既然你们对我的提议不感兴趣,那你们就自己造好了,整宙斯他们的方法有的是,你们这条路走不通我干脆就换别的路好了,没准新的道路只需要我动动嘴,而不是动手使用自己的力量或者是拿出自己身体的某个部位呢。”

再者说了,盖亚看起来对造魔神相当执着,所以没了他参与她也能造出来,既然如此,他完全可以优哉游哉地作壁上观,不用出一丝力坐看宙斯他们遭报应,虽说他会因此少了几分亲自报复的快意,不过这也不是不能忍受的。

想到此,阿佛洛狄忒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

“既然你们拒绝我了,那你们就自己研究吧。”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后,阿佛洛狄忒伸了个懒腰,“别太激烈,我的神侍们年纪还小,没有清理现场的经验,为了孩子们的身心健康安全,请你们尽量克制,如果实在无法克制的话,还请你们去自己的神宫。”

这破寝宫他是不打算呆了,三天两头被夜袭的奥佛落地现在看到自己的寝宫就头皮发麻,深深觉得此地风水不好,有必要在奥林匹斯上重新选块地再建神宫,到时候他一定要挑块风水宝地。

不过,在准备搬家之前,最优先的,还是补充睡眠。

该去哪里借住补眠呢?

阿佛洛狄忒搓着下巴想,是去普罗米修斯那里好还是忒弥斯那里?

这两位都是和他很熟,且神品都很不错,在他们那里借住补觉也不用担心出岔子,更何况马上就要天明了,到时候只要他们一活动也不怕别的神误会,想到此,阿佛洛狄忒的目光也柔和了不少,再没有什么比得到充足的睡眠更幸福的了。

要走?

塔尔塔罗斯也笑了,只不过他的笑不像阿佛洛狄忒那么从容安逸,而是带着几丝寒意,虽说他没指望过阿佛洛狄忒对他一见钟情,可见他这么毫不犹豫地就把他给舍了,塔尔塔罗斯心里能舒服就怪了。

“我刚才想过了,一起造魔神的可行性非常高。”就在阿佛洛狄忒将要离开寝宫之时,塔尔塔罗斯开口了,“我可以贡献我的一部分力量,盖亚、阿佛洛狄忒,你们准备赐予这个魔神什么能力呢?”

什么?

他怎么就答应了呢?

盖亚忍不住伸出一根手指里放进嘴里,这是她思考时惯用的动作,不得不说,虽然她经常脑子不在线,可是偶尔,盖亚也是有聪明的时候。

她看了看自己的“弟弟”,又看了看因为塔尔塔罗斯一句话而停住了脚步的阿佛洛狄忒,再结合塔尔塔罗斯最近反常的表现,终于,盖亚脑中灵光一闪。

“你该不会是打算为阿佛洛狄忒守贞吧?”指着塔尔塔罗斯,盖亚不可置信地说道,“塔尔塔罗斯,你可真是个奇葩!”

奇葩?

看着一脸八卦的盖亚,塔尔塔罗斯的脑门上,也忍不住股出了青筋。

“谁能有你奇葩?!”被盖亚给彻底激怒的塔尔塔罗斯说道,“明明知道我的心思却跑这里来,不但打扰我的好事,还当着阿佛洛狄忒的面要和我造魔神,盖亚,你脑子是被坎佩给踢了吗?”

盖亚:“你脑子才被坎佩给踢了呢。”

只听盖亚理直气壮地说道:“谁能想到你们竟然这么老土,还玩纯情爱这一套,老实说我一直很想吐槽你们这一点了,就不能简单粗暴的直接走海x风吗?你们这么纯,搞的希腊神话很没牌面有没有?谁不知道咱们的故事最大卖点就是很x很暴力么,都搞纯爱那一套,读者心里早就开始骂开了有没有?!”

阿佛洛狄忒:“你刚才不是还说自己是相当保守的女神吗?怎么现在又变了心思,去你的海x,我就是要走纯爱路线,不对——”

阿佛洛狄忒猛地一拳捶在了大门上:“我要一神独美!”

盖亚:“那个,你听说过力的作用是相互的这句话吗?你这么捶门自己手也会疼的。”

阿佛洛狄忒:“你以为我是宙斯那种智障吗?捶柱捶到手骨折。捶的时候我早就卸了力了,现在手虽然难免有些疼,可是却不会到骨折那种程度!”

盖亚:幸好他还不知道我曾经捶过塔尔塔罗斯的青铜门。

和自己的孙子犯了同样错误的盖亚不禁感到庆幸,幸亏她是一个神悄悄地去了塔尔塔罗斯,所以没神看到她的窘状,到时候只要把坎佩的嘴给封严了,就再也不用但心自己可能会被神当智障了。

塔尔塔罗斯:“……”

“你们以为我很想走纯爱路线吗?但凡阿佛洛狄忒你稍微配合点,我分分钟能把车速飙到一百八十迈。”愤怒到了极点,塔尔塔罗斯看着面前两个不知死活,越谈越偏,忍不住深深吸了一口气——他怕自己会忍不住把这两位统统扔进塔尔塔罗斯,该劳改的劳改,该开车的开车。

可是一想到阿佛洛狄忒可能会因此而激烈爆发,和他玩虐恋残心那一套,塔尔塔罗斯只能硬生生忍了,当然,该发泄的还是要发泄。

“既然要造魔神——”只听这位愤怒的原始神一字一顿地说道,“那魔神的外表就需要好好琢磨了,他不但要威风,更要有震慑力,所以——”

……

“所以你们就跑我这里来了?”正忙着捏陶的普罗米修斯抬起头,看着气鼓鼓地盖亚,与无精打采昏昏欲睡的阿佛洛狄忒问道,“这么隐秘的阴谋,告诉我,真的好吗?”

盖亚:“准确来说,我们是被扔到你这里来的。”

阿佛洛狄忒:“能借个地方补觉吗?”

普罗米修斯:“……”

请问,他现在要是把这两位神界不安定分子给举报了,能得到多少奖励?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读者“酒的味道谁知道”扔了1个手榴弹~

感谢读者“未之”,灌溉营养液~

感谢读者“桉树下的猫”,灌溉营养液~

感谢读者“铅灰”,灌溉营养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