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书海阁 > 科幻小说 > 美神最近很慌张[希腊神话] > 第50章 新生命(十)
阿佛洛狄忒:“……”

这被算计的感觉, 还真是……

“还真是好熟悉的感觉。”说完,阿佛洛狄忒松开了紧握着门框的手, “差点忘了,众神,尤其是体内流淌着神王血脉的神袛们,在道德层面上不只是遵守着父慈子孝的优良传统,夫妻恩爱也是非常鲜明的特色。”

每一任神王都是被自己的孩子推翻的,而在这些孩子们推翻自己父亲过程中,他们的母亲都是出了大力的。

她们饱受压迫,不但要承受分娩的痛苦, 还要忍受儿女分离的辛酸, 与自己的丈夫分道扬镳互相仇恨, 或许是每任天后最终都将走上的道路,盖亚如是, 瑞亚如是, 也不知宙斯未来的天后是不是也如此。

“比起当天后,还是当太后最舒适。”就在阿佛洛狄忒沉浸于神王与天后们间的爱恨情仇, 狗血故事无法自拔时,塔尔塔罗斯不合时宜的泼了他一盆冷水。

阿佛洛狄忒那颗八卦心瞬间被浇了个透心凉。

“每一任天后会选择帮助孩子推翻神王,不只是出于政治考量, ”阿佛洛狄忒说,“好吧,我承认你说的确实非常有道理, 她们之所以会助攻自己的孩子确实政治考量因素更多,可是我仍坚信,天后们曾经确实是爱过自己丈夫的,所以当神王们囚禁他们的孩子时, 她们才会这么愤怒,乃至和自己的丈夫分道扬镳。”

塔尔塔罗斯:“到底是爱与美之神……”

看着阿佛洛狄忒,塔尔塔罗斯似乎是想到什么一般,笑得格外温柔:“虽然平时表露的不明显,可是现在看来,你心里的浪漫主义情怀偶尔还是会翻涌的。”

“看来爱与美之神并不是神袛们所猜测的那般不懂爱,你是讨厌浅薄的爱情吗?”塔尔塔罗斯问。

浅薄的爱情……

闻言,阿佛洛狄忒沉默了。

神袛们爱他,可阿佛洛狄忒很清楚,他们对他的爱大多是□□的迷恋,只是荷尔蒙爆发下的冲动罢了,热度消退,爱情也就消散了。

当然,也有神爱着他的灵魂,可是悲哀的是,哪怕他们表达出了对他不只是□□的迷恋,阿佛洛狄忒也无法回应他们,究其原因,还在于阿佛洛狄忒无法对他们产生爱恋,哪怕他们再痴心也是枉然。

感情具备不对等性,付出不一定能得到回报,这是勉强不来的。

“命运还真是讽刺,”阿佛洛狄忒喃喃道,“我是爱神,却无法拥有一段爱情,这些年我一直在思索,自己为什么就是无法动情,现在我想我可能已经找出答案了。”

说着,阿佛洛狄忒抬起头来,清澈的蓝眸盈满了笑意。

“你说的对,我确实讨厌浅薄的感情,我希望我的爱情中不只有冲动,还有责任,我追求的,是刻骨铭心与不离不弃。”

说完,就在塔尔塔罗斯因为他的剖白而愣神之际,只见阿佛洛狄忒猛地一猫腰,从塔尔塔罗斯的胳膊底下钻了出去,接着,腿部一个用力瞬间爆发,等到塔尔塔罗斯下意识想要去捉阿佛洛狄忒的时候,哪还摸得着他的身影。

苦练了一百多年的跑步可不是无用功,全力爆发状态下的阿佛洛狄忒,就算是想追上他也不容易。

当然,塔尔塔罗斯深信,他想要追上阿佛洛狄忒还是不费力气的,但现在的问题是,他不想追。

“强扭的瓜不甜,比起纠缠,我现在更想静静的回味你眼神中闪放的光芒,以及思索我们未来的道路。”

责任,这个词语委实有些沉重,哪怕是原始神也不敢轻易承诺,自己能够承担得起责任。

提丰:“我爸爸神经了。”

说着,他伸展开自己湿透了的翅膀,示意神侍们可以开始给自己清理羽翼了。

“为什们会这么说?”侍从长看着提丰那对被烫出异味的翅膀,嘴角疯狂抽搐,比起清理羽毛,他更想拔毛。

兼任厨师长的他用他百年的烹饪经验担保,现在正是给提丰的翅膀褪毛的最佳时间,只需要轻轻一薅,面前这对碍事的翅膀分分钟光不出溜。

“一个神在那儿自言自语,他不是神经了是什么!”说着,提丰耸了耸肩。

塔尔塔罗斯:“……”

神侍们:“……”

神侍们不约而同地低下了头,肩膀疯狂抖动。

当然,他们不是在笑话塔尔塔罗斯,侍从长表示,他们这是畏惧于原始神的神威,不敢直视高贵的原始神罢了。

至于为什么肩膀疯狂抖动,嘴角疯狂抽搐?

当然是因为他们感动于提丰的孝顺了,这孩子,别说还真挺聪明的,这么小就能透过现象看本质了,实在是太让神欣慰了。

“不错,很好。”被吐槽的塔尔塔罗斯用手掸了掸自己旗同上并不存在的灰尘,缓步走到铁锅前,对自己的‘孩子’说道,“看你这么能说,表达欲也挺旺盛,相信你的求知欲同样也很强烈。”

“您这说法也太牵强了,什么时候表达欲和求知欲能划上等号了,多的是脑子空空但却喜欢侃侃而谈的,他们可对知识丝毫不感兴趣,只喜欢输出自己浅薄的理念。”

“看样子你的求知欲确实旺盛。”

“等等,我亲爱的父亲,您有认真听我说什么了吗?”

“既然你的求知欲这么旺盛,也是时候送你去塔尔塔罗斯进修了,那里面倒是不缺老师,先不说别的,就说提坦神吧,在塔尔塔罗斯里面关着的那几位个个都很有才,价值观输出也很有一套,相信他们会很乐意教你,满足你的求知欲。”

“可是求知欲和表达欲真的不是一会事儿,我表达欲旺盛不代表我求知欲同样旺盛,出生时就被灌输了知识的我根本不需求老师。”

“坎佩也还可以,虽然智商低了些,不过情商还是有的,让它做你的老师也勉强可以,正好它离提坦神们也很近,就隔着三扇青铜门和一条青铜门槛呢,你或许可以跟它好好学学装死,指不定哪天就用上了呢。”

很显然,塔尔塔罗斯没有认真听提丰说过什么。

“等等,我是说等等。”慌忙地从铁锅中跳了出来,提丰看着面前摆出一副认真思考“儿子”教育问题的塔尔塔罗斯,崩溃地大声说道,“请您认真地听我的发言好吗?我的父亲,您这样自说自话不但显得您很神经,更容易对我的心灵造成无法挽回的伤害,要知道父亲在孩子的教育中也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您这么不尊重我,会让我缺乏安全感,长此以往咱们父子情会产生裂痕的。”

“所以,别在故意无视我,自说自话了好吗?”说着,提丰捂住了自己的胸口,痛心疾首的补充道,“你难道真想在咱们和谐有害的家庭中上演父慈子孝的家庭闹剧吗?”

塔尔塔罗斯:“老实说,我还真挺期待你会怎么孝顺我的,把我关塔尔塔罗斯吗?”

“噗嗤!”

一声极为不合时宜的笑声响了起来,侍从长下意识狠瞪了那憋不住笑的神侍。

怎么笑点就这么低呢,他不笑,他们没准能看更多乐子呢。

“对不起,我错了,侍从长请您不要生气。”背部疑似长了眼睛,能够看清在场所有画面的憋不住笑神侍,态度极为端正的认了错。

提丰:“我就不信这世上就没有能关住你的地方!”

“那就努力去寻找吧。”说着,塔尔塔罗斯捉住了提丰。

近两米高,皮糙肉厚劲力非凡的魔神一瞬间被他制住,不得不说,塔尔塔罗斯的能耐真是让神始料不及,等到提丰意识到自己的“父亲”到底是个多么恐怖的神袛时,已经来不及了,就在他张嘴想要请求自己的“父亲”饶恕自己的冒犯时,只听塔尔塔罗斯冷笑一声——

眨眼之间,美神神宫内已经没了他们的身影,在场的神侍们只听到一阵急速的风声,等到他们意识到不对抬起头时,塔尔塔罗斯和提丰早就出了神宫。

“我x!”侍从长下意识问道,“他们走了?”

“大概是吧。”

“谁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大概、可能、应该是塔尔塔罗斯吧,毕竟本章只提过这么一个地名。”

“我x!”一把将刷子摔在地上,侍从长瞬间出离了愤怒,“干活干到一半被打断,你们知道这对于一个强迫症患者有多难受吗?”

一想到提丰可能顶着一条干净的蛇尾还有脏污的翅膀在塔尔塔罗斯晃荡,侍从长只觉得浑身难受。

强迫症患者,伤不起啊!

“阿佛洛狄忒,请您快回来吧!”见侍从长面部表情越来越狰狞,年纪小的神侍们瑟瑟发抖,不禁开始祷告祈求他们侍奉的主神归来,然后……

把侍从长带走。

阿佛洛狄忒:“哈秋!”

伸出食指在鼻子上揉了揉,就在普罗米修斯嫌弃的目光中,阿佛洛狄忒自来熟的揪起了一块陶土。

“我依约来帮你了,造人是吧,简单,只要你包吃包住,造多少都没问题。”

自己的深宫呆不得,无奈,阿佛洛狄忒只能跑好友神宫蹭住,与此同时,他也打定了主意,直到自己建好新的神宫前,他都要赖在普罗米修斯这里不走了,他这位好友脑子聪明口才好,有他在,就算塔尔塔罗斯找来,没准也能把他给忽悠走。

“包吃住倒是没问题,但是帮我忙倒是不必了。”对阿佛洛狄忒心中小九九一无所知的普罗米修斯说道,“我发现了更方便的造人方式,所以不用再慢慢捏陶土像了。”

说着,他拿出一根松树枝,然后,只见他手一挥,树枝挑起一块陶土来甩在地上,瞬间,一个人形的陶土像出现在了阿佛洛狄忒眼前。

虽然长得糙了点,不过还是能看出身体比例与面部轮廓,不得不承认,这勉强算是个“人”了。

阿佛洛狄忒:“……”

眼前的画面,好像有点眼熟?

作者有话要说:  本来打算今天三更的,但是身体实在是扛不住,最近作息有点混乱,可能需要慢慢调整好几天,qaq。

感谢读者“铅灰”,灌溉营养液

感谢读者“鱼遇雨”,灌溉营养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