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书海阁 > 科幻小说 > 美神最近很慌张[希腊神话] > 第51章 新世界(一)
“这画面好熟悉, 可是我翻遍了我大脑后发现,我真的没有看过类似的画面,所以, 我到底为什么会觉得熟悉?”

笔直修长的腿交叉着坐在椅子上, 阿佛洛狄忒单手拄着额头,视线追随着普罗米修的动作,与此同时,他翘起的左腿也轻轻摇晃。

这是他在放松时的惯用动作, 虽然曾不止一次被神侍们纠正说交叉坐姿会导致血液运行不畅以及肌肉损伤,阿佛洛狄忒仍是屡教不改。

“老实说,不只是你感觉熟悉, ”正在疯狂甩人的普罗米修斯笑了一声, “我也觉得熟悉,你知道吗?这感觉真的很奇妙, 前一秒我还在为要造百万人类而发愁, 可是后一秒就突然想起可以用这种方法来,灵感迸发的还真是猝不及防。”

说着,他似是嫌弃这么做还缺了点效率一般, 将摆在桌上的陶土拿下扔在了地上, 这下子, 他就可以尽情地甩人, 而不用担心在蘸土时弄脏自的桌子了。

“确实很奇妙,”对他的说辞,阿佛洛狄忒深表赞同,“不过——”

“你到底为什么一定要造这么多人?还以百万或者是千万为单位,就不能只造几千人几万人,慢慢繁衍生息吗?”阿佛洛狄忒问道, “一次性往世上塞几百万人,这谁受得住啊,不只是众神,就连奥林匹斯外的土地以及动物植物都会受到极大的影响,一个弄不好你准得玩脱。”

“几百万人,虽说他们不及神袛强大,可是一旦他们搞事,神袛们也不见得能好受,到时候一旦人类那里出了什么岔子,你首当其冲就得被迁怒。”

这番话,阿佛洛狄忒其实很早就想对普罗米修斯说了,只不过当时造魔神计划迫在眉睫,所以他无法找到时间和普罗米修斯说出他的顾虑而已。

“所以必须得让他们学会敬仰神袛,祭祀神袛。”普罗米修斯说道,“放心吧,我会负责教导他们的。”说着,他挠了挠自头发,脸上露出了凝重的表情。

“至于为什么会要造起码百万以上人类,老实说,这可能并不是我的打算。”普罗米修斯说着,将地上甩出来的人类陶土像拿在手上细细打量着,“我之所以会造人,有一时兴起的成分在,可是坚持下来,以百万为单位造人,却是冥冥中受到了法则,不对——”

普罗米修斯苦笑一声,然后将那个面貌与身材皆普通的陶土人像摆在阿佛洛狄忒面前:“这是命运的指示,人类必须诞生,我只是被选出来执行这项任务的工具神罢了。”

“阿佛洛狄忒,这点你应该最深有感触,并非胎生的你,是应法则之力而诞生的,这个世界需要爱与美,所以有了你的存在,同理,这个世界需要人类,所以人类也将存在,区别只在于他们是经过谁的手降世而已。”

阿佛洛狄忒沉默不语。

他看着摆在自面前的那个小小的陶土像,手,忍不住伸了出来,当指尖触碰到了那陶土像时,阿佛洛狄忒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这玩意儿竟然是温的,当他的手指触在陶土人像时,那质感竟似真的触摸到了神的皮肤一般。

“命运为什么要让人类,尤其是数量这么庞大的人类降临世间……”阿佛洛狄忒咬紧了嘴唇,喃喃道,“到底人类存在的意义何在?难道只是要为这个绚烂多姿的世上再添一个物种吗?难道只是要他们来祭祀神袛吗?”

神袛主宰世界,然而世界愿意被神袛们主宰吗?

这样的念头刚浮现在脑海中,阿佛洛狄忒就忍不住直冒冷汗,一想到人类的诞生可能会威胁到神袛们的存在,且这是早就被命运规划好的,他就难以压抑心中的恐惧与悲伤。

“你最好不要细想这类问题。”见阿佛洛狄忒的额头上沁出了虚汗,普罗米修斯停下手中的工作,走到他面前,蹲下/身来平视着阿佛洛狄忒说道,“我曾经也想过这类问题,但是越想,越觉得细思极恐,惶惶不可终日。然而随着时间推移,造人工作的推进,我的想法到底还是变了的,放轻松,阿佛洛狄忒……”

普罗米修斯揉了揉这位诞生还不到两百年的神袛,安慰道:“想要打倒神袛,人类起码得发展个千年,几千年,足够你对这个世界产生厌倦,没准到时候人类向神袛们发起冲击与挑战时你会欣然成全他们呢,再说了,神袛们指不定能撑多久呢,没准明天你们所造的魔神就打到奥林匹斯,把我们都给关塔尔塔罗斯,或者放逐到天空尽头呢。”

阿佛洛狄忒:“……”

阿佛洛狄忒看着面前这位宽厚的智者,嘴唇开始疯狂抽搐。

“虽然我知道你是想安慰我,且出于好心,可是,你未免有些太高看提丰了,他现在还只是孩子而已,万一被那货给全收拾了,咱们脸该往哪儿放。”阿佛洛狄忒忍不住捂住了开始变红的脸说道,“普罗米修斯,你说话时的措辞真的该好好琢磨了,刚才你说的那番话有乌鸦嘴的嫌疑。”

不得不说,普罗米修斯那番人类可能需要几千年,才能挑战神袛的言论成功安抚住了阿佛洛忒,最近和塔尔塔罗斯那个与天地同寿的原始神接触频繁的阿佛洛狄忒,对普罗米修斯那句几千年,足够对这个世界产生厌倦的言论深有体会。

塔尔塔罗斯就是又宅又冷漠的性格,阿佛洛狄忒想,自要是活得足够久了,可能也会像塔尔塔罗斯那般,对这个世界缺乏激情与期待,除了看乐子时能感到些许快乐外,其余时间只剩空虚。

乌鸦嘴?

你有资格说我吗?普罗米修斯看着表面上装作害羞,实际上无论是肢体动作还是面部表情都表露出,为造出提丰这个魔神来而骄傲的阿佛洛狄忒,嘴角也忍不住开始抽搐了。

“看你挺闲的。”好心安慰阿佛洛狄忒,却被对方给秀了孩子的普罗米米修面无表情地对阿佛洛狄忒说道,“既然你这么闲,我干脆给你找个活儿干好了,就当我的助手吧。”

“等会儿咱们就找个野地挖泥坑,我负责甩人,你负责填土加水就好,到时候水多了就加土,土多了就倒水,咱们二神分工合作,效率肯定会很高。”

阿佛洛狄忒:“水多了加土,土多了倒水,你到底是要造人还是给树枝挂糊?”

“还有,不是说好了要造人的吗?你现在一口一句甩人甩人,这态度未免变的太快了吧,缺了仪式感和隆重感,人类诞生后会恨你的。”

普罗米修斯:“呵呵。”

冷笑一声后,普罗米修斯一把拉起了阿佛洛狄忒,就在阿佛洛狄忒的抱怨声中,普罗米修斯他,坚定而又大力的拉着阿佛洛狄忒向着野地进发。

既然主动送上门来,嘴又这么不会说话,普罗米修斯想,那他也没必要再和阿佛洛狄忒客气了。

去他大爷的不必帮忙了,他这就把上章说的话给收回来,阿佛洛狄忒必须帮忙,他说的,除了盖亚、宙斯、塔尔塔罗斯、提丰以及其他神界高层来,否则谁来都不好使。

阿佛洛狄忒:“你这怎么急眼了呢!哎——”眼见旗同即将被拽离身体,阿佛洛狄忒手忙脚乱的边顺着普罗米修斯的力道跟着他走到,边试图将自的旗同从普罗米修斯手中救出,“我是真的有要事!”

眼瞅着来了活,阿佛洛狄忒的懒筋瞬间绷紧了:“你还记得雅典娜吗?她已经暗示,不对是明示我,她要推翻宙斯,我现在必须要找个地方躲一阵,阴谋什么的,我是真的不想再掺和进去了。”

急中生智相出这么一套说辞来,就在阿佛洛狄忒为自的聪明感到骄傲时,只听普罗米修斯冷笑一声:“我先顺着你的思路走来说服你,听着,你现在陪我一起甩人就是最好的躲避方式,手上有重要任务雅典娜也不会为难你。”

“下面是不按你思路来的,雅典娜倒是想推翻宙斯,可她有那个条件吗?且不说她还只是个孩子,现在神界掌权的二代提坦神,且宙斯还很得他们的拥戴,他们是疯了才会帮自的侄女推翻宙斯,雅典娜要想造反还有得熬呢,起码她也得等到她的兄弟姐妹们长大,有能力来帮助她推翻父辈才能开展行动,所以——”

普罗米修斯冷酷无情地打破了阿佛洛狄忒的偷懒计划:“要不我送你去塔尔塔罗斯避避风头,那儿风景秀丽气候宜神,去了那里,你除了需要担心波塞冬和塔尔塔罗斯以外,其他什么,无论是人类的威胁也好,雅典娜的计划也罢,你都不用担心。”

塔尔塔罗斯?

阿佛洛狄忒:“……”

“我想明白了。”一个用力将旗同从普罗米修斯的手中抽出来后,只见阿佛洛狄忒一抬头,再一挺胸,面容坚毅毫不畏惧地说道:“生命在于运动,所以我还有什么理由不运动呢,不就是和泥么,只要不让我去塔尔塔罗斯,神么都好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