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书海阁 > 科幻小说 > 美神最近很慌张[希腊神话] > 第52章 新世界(二)
“其实你完全不用抵触去塔尔塔罗斯。”带着阿佛洛狄忒下了奥林匹斯山后, 就在他们寻找小溪的路上,普罗米修斯对阿佛洛狄忒说,“虽然我对塔尔塔罗斯的了解仅限于你之前和盖亚的三言两语, 可是看他除了在露面第一晚简单粗暴了点, 其余时间还算安静待在你的神宫内准备造提丰,没有再对你简单粗暴,可见他还是很在乎你的意愿的,所以当他再向你提出去塔尔塔罗斯时, 你也不必这么紧张。”

由于造人的工程量以及动静实在是太大,所以他们最终还是离开了奥林匹斯山,寻找一处隐秘的有水之地进行造人大业, 而就在几分钟前, 他们隐约听到流水声,这下子, 普罗米修斯的心情瞬间好了很多, 谈兴也因此大开,见阿佛洛狄忒仍在为塔尔塔罗斯感到苦恼,普罗米修斯终于忍不住化身知心哥哥, 安慰起苦恼的阿佛洛狄忒来。

“没有再简单粗暴?”被普罗米修斯的言论深深刺激到了阿佛洛狄忒, 忍不住提高声线道, “确实, 他没有直接把我给办了,可是这些天他也没有少为自己谋福利,动手动脚的,你知道我这几天浑身上下几乎都被他给……”

阿佛洛狄忒猛地闭上了嘴,接下来的话实在是太刺激,他实在是说不出口, 尤其是具体描述过程。

普罗米修斯:“阿佛洛狄忒……”

普罗米修斯看着脸色通红,明显感到不好意思的阿佛洛狄忒,脸,也忍不住红了。

“其实我挺想听你说下去的。”这么说着,贤者一闪身躲过了阿佛洛狄忒的飞踢。

阿佛洛狄忒:“……”

“我对神性感到绝望了。”看着嘻嘻哈哈没正行的普罗米修斯,阿佛洛狄忒面无表情地说道,“怎么连你都脱离不了低俗趣味,难道听带颜色的故事就这么让你快乐吗?”

“虽然我很想大义凛然地强调我是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高尚神袛,然而我的朋友阿佛洛狄忒,你知道我从来不忍心欺骗你,所以即便我接下来的言论可能冒犯到你,我也依旧要说出自己最真实的感受,没错,我就是这么快乐。”普罗米修斯摊开了双手一努嘴说道。

“别这么抵触搞颜色,这根本不是什么低俗的趣味,涉及到生存繁衍这项伟大事业的事情,怎么能用低俗来形容呢,你想想,如果所有神袛都像你这般,牢牢看住自己的x半身以及嘴,且对鼓掌运动嗤之以鼻,那神袛们该怎么繁衍呢?到时候神袛会灭亡的。”

这可真是非常漂亮的诡辩,心知普罗米修斯在故意曲解自己意思的阿佛洛狄忒搓了搓下巴,看着得意洋洋的普罗米修斯,思考几秒后,就在普罗米修斯以为他要针对自己的观点一一驳斥时,只听阿佛洛狄忒放下了搓下巴的右手,指着不远处的小溪说:“神袛怎么可能会灭亡,虽然他们不会再从自己的母亲的肚子里生出来,可是他们完全可以复刻我的诞生方式,从海里或者是水里的泡沫中出生。”

“当然,为了能让神袛能顺利出生,他们的‘亲人’必须舍掉自己身上的某个部位,那柄燧石镰刀还陈放在我的神宫内呢,我很乐意为神袛们的诞生献出它,不用太感谢我。”以非常规方式诞生的爱与美之神这么对他的好友说道。

听罢,普罗米修斯忍不住捂住了自己某位要命的部位。

他怎么就忘了阿佛洛狄忒是个非主流神袛呢,无论是诞生方式,还是思想理念以及道德追求,都和众神截然不同。

“哇,你竟然找到小溪了。”狂冒着冷汗,只听普罗米修斯毫无抑扬顿挫的说着,语调本该听起来非常激动的话语,“很好,我实在是太高兴了,咱们这就去折树枝吧,我甩人,你负责挖坑和泥。”

说着,不等阿佛洛狄忒说什么,普罗米修斯连忙跑到小溪边上,兴高采烈地垫着脚去折树枝。

似乎是觉得一根树枝不能满足自己的需求一般,就在他折下一根后,只见普罗米修斯又蹦了几下,跳起来向更高更粗壮的树攀折。

而看着普罗米修斯那副蠢样,阿佛洛狄忒忍不住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你就不能用神力把树枝削下来吗?别告诉你忘了自己是神袛,或者是追求什么仪式感。”

闻言,正在折枝的普罗米修斯身体瞬间僵硬了起来,他能说真的忘了吗?

虽然心知阿佛洛狄忒说出了真相,然而普罗米修斯决计不会承认,自己确实因为阿佛洛狄忒方才的话语,而心神大乱以至无法像平日那般睿智思考,说出来了,他智者的脸该往哪儿放啊!

“我只是在活动我的胳膊罢了,你知道的,雕刻这项活动做久了或多或少都得落下点职业病,我为了完成造人伟业已经不幸患上了肩周炎和腱鞘炎。”这么说着,普罗米修斯捡起被他折下的树枝。

“那你还真是很惨。”阿佛洛狄忒同情地说道。

“先别忙着同情我了,”就在阿佛洛狄忒的注意力被他的胳膊给吸引时,普罗米修斯已经调整好了心态,恢复了智者的从容,“我还是建议你认真考虑下和塔尔塔罗斯的相处方式。”

智者高深一笑:“反正你也防不住塔尔塔罗斯,现在你的神宫和深渊冥土也没什么区别了,与其和塔尔塔罗斯对抗到底,让他再度占领你的神宫,把你那还没开始修建的新神宫再度变成塔尔塔罗斯的行宫,你不妨试试在你的神宫之中为塔尔塔罗斯留个房间,哈——”

似乎是想到什么一般,普罗米修斯突然乐不可支:“当然,虽说这么一来塔尔塔罗斯的夜袭会很方便,不过,他倒是可以帮你打倒其他夜袭的,所以,为了你的贞操——”

普罗米修斯拍了怕阿佛洛狄忒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努力吧,阿佛洛狄忒。”

努力,努力个鬼的努力!

阿佛洛狄忒怒目瞪向普罗米修斯:“这是靠努力就能解决的问题吗?要知道我和塔尔塔罗斯那种原始神年纪起码差了几万岁,我虽然努力,可他也不只是睡觉看乐子的,等我能追上他时,x花指不定被开发多少次了!”

差得不只是一星半点,完全不是一个量级的阿佛洛狄忒出离了愤怒,如果法则愿意给他一次重来的机会的话,他一定要走逆天修炼路线,拳打神王,脚踩原始神,这才是他心中最棒的爱与美之神打开方式。

一想到塔尔塔罗斯被自己打倒在地,瑟瑟发抖着躲闪着自己弓箭的模样,阿佛洛狄忒只觉得自己下腹隐隐发热,整个神瞬间high到不行。

普罗米修斯:“……”

普罗米修斯看着握紧双拳,激动到脸色通红,浑身颤抖的阿佛洛狄忒,虽然不知道他到底想到了什么,可到底还是没有打断阿佛洛狄忒。

孩子已经够可怜的了。普罗米修斯想,阿佛洛狄忒这状态明显是处于脑补最激动的时刻,这时候如果突然把他拉回现实,未免有些不厚道。

所以……

‘慢慢想吧。’心中这么说了一句后,普罗米修斯抱着树枝走向了小溪……

与此同时

塔尔塔罗斯:“哈秋!”

带着自己“儿子”下了深渊的塔尔塔罗斯猛地打了个喷嚏。

见状,原本被塔尔塔罗斯牢牢制住,精神萎靡的提丰瞬间来神了。

会打喷嚏就说明身体不适,身体不适好啊,提丰心想,身体不适就代表有弱点,看来即使是原始神都免不了要受到病痛的折磨。

“哦,我的父亲——”深情款款的开了口,感情瞬间被自己给调动起来的提丰抹了把并不存在的眼泪,开始了自己的表演,“见您身体不适,儿子实在是非常难过,我亲爱的父亲,您知道无法为您分担病痛,让我有多么痛苦吗?可即使如此,我仍要坚持撑下去,父亲啊——”

被塔尔塔罗斯捏着胳膊拽着前进的提丰伸出了自己快要被拧掉的胳膊,向着前方呼喊:“作为您的儿子,我无论如何都不能对此坐视不理,所以,给我个机会,让我侍奉您于病榻前,我虽然无法替您承受身体的痛苦,可却能帮您分担管理塔尔塔罗斯政务的任务,这项工程虽艰巨,可我相信,有您眷顾,我一定会圆满的完成自己肩上的重任。”

分担管理塔尔塔罗斯政务的任务?

塔尔塔罗斯:“你是说,你想要分权?”

而且……

“塔尔塔罗斯,有政务吗?”塔尔塔罗斯的心声被说了出来。

当然,这句话绝对不是塔尔塔罗斯发出来的,深沉的原始神向来懒得在自己“儿子”身上浪费口水,说出塔尔塔罗斯心声的,其实是坎佩。

“塔尔塔罗斯,没有政务吗?”以问题回答问题,诞生还不满一天的提丰看着自己面前的庞然大物,出于本能的感到了紧张,“好歹这么大块地,就在哈德斯他们之前,不可能是处在混乱中无神管辖吧?”

他可是做好了准备要取得自己“父亲”的支持,好和哈德斯他们周旋分走塔尔塔罗斯的管辖权呢。

坎佩:“……”

巨龙忍不住抬起了自己硕大的龙头,看着面前这个野心勃勃,憋着想篡权夺位的“太子”,无语凝噎。

此时此刻,他是真的有一种想要把他的脑袋剖开来看看的冲动。

在塔尔塔罗斯之内夺塔尔塔罗斯的权,很好,这小子真是非常有创意。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读者“铅灰”,灌溉营养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