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书海阁 > 科幻小说 > 美神最近很慌张[希腊神话] > 第55章 新世界(五)
事实证明, 在塔尔塔罗斯一众魔怪与神袛之中,巨龙坎佩是非常有牌面的,因为它被塔尔塔罗斯牢牢的牵挂着, 深渊冥土舍不得它离开这里, 所以哪怕坎佩再怎么挣扎,它都逃不掉。

这可真是……

“这是真是我去你妈的孽缘啊!”眼见着百臂巨神从缝隙离开了塔尔塔罗斯,心态崩了的坎佩忍不住开始骂起了街,就在它愤怒用尾巴捶地, 试图借此把塔尔阿洛斯捶痛之时,只听被青铜大门以及青铜门槛关在塔尔塔罗斯的囚徒们,幸灾乐祸的笑声远远出来。

“嘿, 坎佩, 你是要和塔尔塔罗斯玩虐恋情深剧本吗?!”

早就听到魔怪与神袛们动静的提坦神们,方才可一直在兴奋的大叫, 就等着塔尔塔罗斯崩溃, 他们好借机逃离呢。

可谁也没想到,塔尔塔罗斯不但没事,除了少了一些魔怪与神袛外, 这里竟然丝毫没有变化, 这下子, 提坦神们出离愤怒了, 这不是闹着玩浪费他们感情吗!太下流了!

造成骚乱的罪魁祸首毫无疑问的被迁怒了,再加上坎佩曾有过看守巨神不利的黑历史,新仇旧恨加起来,提坦神们能放过坎佩就怪了,虽然不能肉身快打,可是精神上凌辱坎佩, 对他们来说还是很轻松的。

对法则之力更敏感的他们,已经发现了塔尔塔罗斯运用法则之力限制坎佩了,现在,他们可以尽情口嗨,不用担心坎佩会离开这里打他们脸了。

“看到没有,他可不想你离开,看样子塔尔塔罗斯很喜欢你呢!”

“都被关在塔尔塔罗斯,坎佩,你也是囚徒,哈哈,你该不会因为自己被关的地方面积而沾沾自喜吧,那你可想太多了,青铜门槛这边的土地你过不来,所以你实际能活动的范围也没比我们大到哪里去!”

坎佩:“……”

巨龙冷笑一声,用一声冷笑表达了自己对失败者的鄙夷,它在思考自己要不要把自己防水,任由宙斯他们将巨神们放出来爆锤克洛诺斯他们的故事讲给这群提坦神们听。

“虐恋情深,很好,这很能戳中读者的x癖,加油啊坎佩,现在你可以试着摇晃你那肥大的龙臀,然后做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来走剧情,这样吧,你跟我学——”

男性神袛掐着自己的笔尖故意装出嗲嗲的语调:“塔尔让罗斯,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你简直太残酷无情无理取闹了,我恨你,恨死你了!”

坎佩:“……”

“等着吧坎佩,他马上就会出现在你面前,然后很冷酷高贵的让你顺从他,根据我阅览群书的经验,你今天铁定会遭罪,可怜的坎佩,要不要我送你几罐消炎膏,这些可都是新配的,你放心,质量绝对有保证。”

坎佩:“……”

“所以,你为什们要配消炎膏?”坎佩问道,“是你有需要对吗?哦,我差点忘了,被关进来了只有你们这群提坦男神而已,你们的妻子可都好好的在外面呢,她们几乎都保持了中立,所以现在只有你们几个相依作伴,啧,只能靠兄弟解决,你们这行为,还真是……”

“再正常不过了!”也不知道是哪位提坦神袛高喊了这么一句,“坎佩你什么时候也变得像阿佛洛狄忒一样这么在乎道德了,该不会你心里也有阿佛洛狄忒,所以思考模式不自觉受了他影响吧?”

哈哈哈,提坦神们欢快的笑声回荡在塔尔塔罗斯深处。

“我……¥!”这下子,坎佩是真的怒了,“你才喜欢阿佛洛狄忒,你全家都喜欢阿佛罗狄忒!”

审美是标准的龙族审美,只爱有着龙翼与龙爪以及鳞片的龙妹子,坎佩愤怒的表示:“看你们这么嗨,我就再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助助兴吧,这个好消息就是——巨神们其实是我故意放走的,我当初压根就没被迷药迷晕,会被迷晕的只有你们这群没脑子的提坦神而已!”

“什么,我&!”

“我就知道肯定是你在搞鬼,等着,等我们出去了铁定把你修理的满脸开花!”

“哈,前提是你们能出来!”

瞬间,两方同时开启了互相伤害模式。

“哈秋!”

“哈秋!”

“哈秋!”

阿佛洛狄忒连打了三个喷嚏。

普罗米修斯:“你该不会是着凉生病了吧!”

普罗米修斯神色复杂的看着正在揉鼻子的阿佛洛狄忒,深深地为他的娇弱所折服,造人大业才刚进行没多久,万一阿佛洛狄忒要是倒了,普罗米修斯就只能再找别的神袛,这让他感到非常为难,要知道他可是实在不想离开这处山青水美之地。

阿佛洛狄忒:“我没有着凉,你听,我说话的声音都没有变。”

“我总觉得好像有谁在说我,方才我的名字可能被提起的很频繁,所以才会打了这么多喷嚏。”说着阿佛洛狄忒继续用树枝搅合新挖的泥坑,调出恰到好处,不稀不稠的泥浆供普罗米修斯使用。

“真不知道你为什么会相信被人在背后议论,就会打喷嚏的传言,一点科学依据都没有。”

“拜托,咱们可是神袛,本身就是不能用科学来解释的存在,现在竟然谈科学依据,你不觉得自己的认知更荒谬吗?”

说着,阿佛洛狄忒甩了个白眼给他。

对此,普罗米修斯的回应则是甩了道泥点给他,瞬间,爱与美之神洁白的旗同上就多了道不和谐的褐色。

阿佛洛狄忒:“你甩吧!”

这么说着,阿佛洛狄忒敞开了双手,示意普罗米修斯看向自己不知被溅了多少泥点的旗同:“我现在可不怕这招了。”

阿佛洛狄忒略带得意的说道:“谁看了我们,会相信我们这是在进行一项伟大的事业,而不是单纯的幼稚玩闹呢。”

褐色的泥点,或深或浅的在他们的旗同以及皮肤上留下了痕迹,这些大部分都是普罗米修斯在甩人时造出的,哪怕他们再小心,可由于普罗米修斯造人的方式实在是太简单粗暴了,所以他们无可避免的被溅了全身。

第一个泥点出现在身上时,他们是崩溃的,可是随着泥点越来越多,他们也越发的释然了,反正都脏了,那还保持克制干什么?当然是怎么痛快怎么来!

旗同什么的,实在是太碍事了,充满干劲的普罗米修斯心想,所以……

普罗米修斯猛地撕开了上半身的旗同。

阿佛洛狄忒:“……”

厄庇墨透斯:“……”

“对不起,打扰了!”厄庇墨透斯猛地鞠了一个躬,然后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由于是突然找来,所以当厄庇墨透斯到来时,只见到普罗米修斯当着阿佛洛狄忒的面撕掉了上半身旗同,瞬间,厄庇墨透斯华丽的想歪了。

“等等!”见厄庇墨透斯要溜,普罗米修斯连忙叫住了他,就在他想要问厄庇墨透斯为何来此之时,只听阿佛洛狄忒慢半拍的也叫了声等等。

只不过阿佛洛狄忒问得不是他为何来此,而是……

“你为什么会突兀出现在省略号无语对话中!”阿佛洛狄忒看着面前这位帅的很不突出明显,放在众神中毫不出彩的神袛问道,“还有,你是谁?”

一出场就被交代了名字,且还是这么拗口的名字,此神定非寻常。

“我我我我我我……”见阿佛洛狄忒对自己如此,厄庇墨透斯瞬间激动的满面透红,我了半天,就是无法完整的说出自己的来历。

“这是我的弟弟啊,”普罗米修斯无语了,“难道我没有提过厄庇墨透斯吗?”

他提过,不过比起厄庇墨透斯,阿佛洛狄忒对他的另外一位兄弟——现在被罚顶天的阿特拉斯更为熟悉,无论是从容貌也好,身高也好,还是性格也好,阿特拉斯都比厄庇墨透斯要有存在感。

厄庇墨透斯:“存在感低实在是非常抱歉。”

说着,这位神袛又鞠了一躬,然后,就在阿佛洛狄忒同样准备向表达没注意到他的歉意之时,只听这位羞涩的神袛猛地向他们抛出了一个重磅消息——

“你们知道吗?塔尔塔罗斯之子提丰要造反了,他正准备要推翻宙斯以及哈德斯呢!”厄庇墨透斯说着,挠了挠头发,“不过我怎么不记得塔尔塔罗斯有了孩子呢?”

怎么说也是原始神,神秘的塔尔塔罗斯一直被众神记挂着呢。

阿佛洛狄忒:“……”

普罗米修斯:“……”

二神,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约而同地流下了冷汗。

万万没想到,阿佛洛狄忒内牛满面。

“怎么就暴露的这么快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