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书海阁 > 科幻小说 > 美神最近很慌张[希腊神话] > 第61章 情敌(一)
“给我点面子能死吗?”

“能, 会恶心死。”说话间,忒弥斯已经捂住了自己的肚子,“我本来还以为你和乌拉诺斯与克洛诺斯能有所不同, 没想到你竟然是比他们还冷酷的权利动物。”

说完, 忒弥斯叹了口气,为自己的未来深深忧虑。

男神的嘴,骗神的鬼,此时的忒弥斯是真的后悔上了宙斯的贼船了。

爱恋如潮, 起时汹涌不可收拾,退时凄凉不能收拾,忒弥斯现在就深深品尝到了爱恋退潮时的那份凄凉。

如果她没有怀孕的话, 她或许会只满足于得到宙斯的道歉, 然后或是带着心结原谅他,或是干脆和他断了关系。可她偏偏有了身孕, 为了自己的孩子, 她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妥协的。

得到宙斯的道歉只是第一步,接下来,她还要设法让宙斯承诺不会迫害他的孩子。

想到此, 忒弥斯抬头看向神群中, 同样拥有宙斯妻子这一头衔的女神们, 在看到她们虽然看似都在和神袛吃阿佛洛狄忒与塔尔塔罗斯的瓜, 可仍旧有留意他们这边的动静时,忒弥斯笑了。

看来,不只是她一个神在乎而已。

宙斯:“你怎么会这么想?”

就在忒弥斯沉默思考时,只听宙斯长长的叹了口气。

“我怎么可能会是比乌拉诺斯还有克洛诺斯更冷酷的权利动物,忒弥斯,虽然你可能不信, 可是——”

神王的面色突然变得无比严肃,看着心事重重的忒弥斯,宙斯的眼中突然溢满了泪水。

“可是我很快就后悔了,我本来想过把墨提斯放出来,然而正当我打算放她时,头突然疼了起来,等到我解决了头疼问题时,才发现,墨提斯已经成了我身体的一部分,忒弥斯……”

说着,宙斯痛苦地捂住了自己的头:“不管你们相信也好,不信也罢,我是真的没想过要永远关住墨提斯。这番话,我早就想对你们说的,可却一直寻不到一个好的机会。本来我是打算等处理完提丰造反事宜后再正式通知众神,在众神的见证下,向俄刻阿诺斯伯伯他们道歉,可现在,既然你找上了我,还通知了俄刻阿诺斯伯伯和泰西斯姑姑,这样也好,虽然提丰造反的事迫在眉睫,可是和给众神一个交代,给俄刻阿诺斯伯伯与泰西斯姑姑相比,又算得了什么!”

“我道歉,我这就道歉,作为神王,没能处理好自己的感情生活问题,没能起好表率作用,我理当道歉!”

说话间,宙斯紧紧攥住了自己左拳,在胸膛上捶了两下,在将胸膛砸的砰砰作响后,宙斯以一副大义凛然地姿态,宣告着自己是位有担当的神王。

忒弥斯:“……”

忒弥斯差点没被宙斯这幅姿态给恶心吐了。

什么叫无耻?

这就是无耻!

吃了墨提斯,还对众神说他没想关墨提斯太久,这不是无耻是什么?

什么叫被头疼拖延了无法放出墨提斯?若是真想放的话,那应该刚疼时趁着还有力气赶紧把墨提斯放出来,现在墨提斯不在了,没有她对证,自然是你想怎么说怎么说了。

还有……

忒弥斯:“需要我提醒你一句吗?在没见到塔尔塔罗斯之前,你可是一直都在强调要去找塔尔塔罗斯的,至于说要道歉什么的,你的态度可敷衍的很,至于提丰造反迫在眉睫……”

冷笑一声后,忒弥斯抱着胳膊嘲讽道:“我看你现在对提丰也不那么紧张了,是因为和塔尔塔罗斯聊了几句,确定他不会站在提丰这边而觉得危机解除了吗?”

虽然她没有墨提斯的智慧,可是对于宙斯的心事还是能猜出一二的,一个才诞生没有多久,甚至于还处于需要老师来教导的魔神,是不会让他感到神经紧张的,能让他感到紧张的只有提丰那个原始神父亲而已。

宙斯:“……”

宙斯的表情肉眼可见的僵了。

阿佛洛狄忒:“啧……”

他都不忍心看了。

“想不到忒弥斯会这么不给宙斯面子。”阿佛洛狄忒低声对塔尔塔罗斯说道,“看来她是铁了心要和宙斯杠上了。”

眼见阿佛洛狄忒的八卦心被忒弥斯和宙斯他们给彻底勾起了,塔尔塔罗斯颇感无奈,见阿佛洛狄忒兴致勃勃地摆出了一副要看宙斯好戏的模样,塔尔塔罗斯提醒道:“有什么好看的,别忘了你的身体,你的体温已经明显偏高了,咱们还是应该尽快回神宫去。”

塔尔塔罗斯不说话还好,一说话,瞬间就被神抓到了话柄,几乎是一瞬之间,就收获了几句风言冷语。

“是啊,阿佛洛狄忒,身体不适,你就应该早些回神宫,在身娇体软又专业的神侍们的照料下养身体。”

“塔尔塔罗斯,你就留下吧,既然阿佛洛狄忒想听宙斯道歉,你何不留在这里观完全场,到时候回去向阿佛洛狄忒复述现场场景就好,你的口才这么好,一定会让阿佛洛狄忒听得津津有味的。”

别的神袛的风言冷语还不算什么,真正要命的是阿佛洛狄忒跟在他们后面的一句——

“感冒算什么!和吃瓜比起来我的身体健康压根就不重要!”

这话一出,塔尔塔罗斯的面色彻底寒了下来。

如此不爱惜自己身体的行为,塔尔塔罗斯无论如何都不能容忍,眼见着阿佛洛狄忒注意力有集中在宙斯他们身上的趋势,塔尔塔罗斯额头上的青筋直蹦,情绪爆发,肉芽可见的即将到来。

而阿佛洛狄忒,也不知是胆大不畏死,还是神经粗到一定程度了,就在塔尔额塔罗斯浑身嗖嗖冒冷气时,爱与美之神仍旧优哉游哉地看着戏,如果不是神王宫内的神侍们也忙于看戏,相信阿佛罗狄忒一定会向他们要求提供瓜果,来实现身体与口头上的“吃瓜”统一。

……

“你看到塔尔塔罗斯的面色了吗?”厄庇墨透斯拉着普罗米修斯说道,“口才好?也不知道他们怎么说的出口!塔尔塔罗斯看样子就是那种比起动口更爱动手的,他们这分明是在为难塔尔塔罗斯啊。”

“哇。”声音毫无高低起伏,普罗米修斯看着正在盯着阿佛洛狄忒他们看得目不转睛的厄庇墨透斯,棒读道,“你真聪明。”

厄庇墨透斯:“……”

危险雷达瞬间发出警报,只见厄庇墨透斯身体瞬间一僵,随后,只见他动作僵硬地转过头,看着普罗米修斯。

“对不起我错了!”厄庇墨透斯态度十分诚恳的道歉。

哪怕他不知道自己到底错在哪里,可是道歉就对了!

“呵呵。”哪里看不出厄庇墨透斯根本没发觉自己到底错在哪里,普罗米修斯低笑了一声,就在厄庇墨透斯忍不住抬眼观察他的面色时,忽然,普罗米修斯动了。

“看你挺闲的,正好,帮我个忙吧,看样子阿佛洛狄忒暂时没时间,你就接替他的工作和我一起造人吧,工作很简单的,和泥就好,看你倾诉欲这么旺盛,正好你可以对人说话,或者你可以试着给他们所有人都起个名字!”

一把抓住厄庇墨透斯的手腕,普罗米修斯动作迅速的将他带离了神群,就在厄庇墨透斯的哎呀声中,普罗米修斯的抱怨声远远地传入了阿佛洛狄忒的耳中。

“我怎么就把你给忘了呢,厄庇墨透斯,我的兄弟,你真该好好练一练怎么提升自己的存在感的,要不然我也不会忘了邀请你参加我的造人计划,有事做,也省得你胡乱开口给我各种得罪神。”

“其实我一直很纳闷为什么普罗米修斯会没有叫上厄庇墨透斯帮他一起造人的,毕竟他们兄弟一向亲近,现在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了,原来竟然是他没想起来厄庇墨透斯。”阿佛洛狄忒啧啧称奇,“厄庇墨透斯,还真是个神奇的存在。”

显然,厄庇墨透斯方才说的那些话精准的传入了阿佛洛狄忒他们耳中。

厄庇墨透斯,确实是个神奇的存在。大部分时间,他非常没有存在感,可是在某些时候,他又非常有存在感,当然,对他的哥哥普罗米修斯来说,或许他宁可厄庇墨透斯一直都没有存在感,总比他突然出风头得罪神强。

塔尔塔罗斯:“确实很神奇,不过那孩子说的没错,比起动口,我更喜欢动手。”

说完,他也学着普罗米修斯方才那般,一把抓住了阿佛洛狄忒胳膊,就在阿佛洛狄忒不满的哎呀声中,塔尔塔罗斯他,强行带着阿佛洛狄忒离开了神王宫。

从抓神到带离,一气呵成,只花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全程,塔尔塔罗斯没有受到丝毫阻拦。

什么?为什么没神阻拦?

当然是因为塔尔塔罗斯是真的准备动手了,右手拉着阿佛洛狄忒,左手擎着炎火的原始神谁敢惹?!

“看我干什么!那可是冥土炎河上同款的炎火,你不怕,你不怕你倒是上啊!”狠狠瞪了眼疯狂抱怨他为什么不上去英雄救美的朋友,某位战斗型神袛低声说出了在场所有神的心声。

“我上就我上!”在确定塔尔塔罗斯他们是真的离开后,被瞪的神袛嘟囔道。

“那你他么的倒是上啊!阿佛洛狄忒的神宫你又不是不知道在哪儿,你现在去没准塔尔塔罗斯手上的炎火还没熄呢,正好你可以让他帮你烤烤头发,你之前不是还说了很想要个卷发吗!”

“靠!我是想要卷发,可不代表我想烤自己的头发!”

……

……

抱怨声瞬间充斥了整座神王神宫,就在众神们忙着互相指责,推诿责任,强调自己不是欺软怕硬之辈时,只见原本那位应该负责控住场中气氛,协调众神的神王,正一脸严肃的摸着自己的下巴,就在众神越吵越激烈,俨然有将口头冲突升级为肢体冲突的趋势时,只听他忽然问了这么一句:“普罗米修斯口中的造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