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书海阁 > 科幻小说 > 美神最近很慌张[希腊神话] > 第64章 情敌(四)
表情崩裂瞬间, 原本苦心设计呈现出来的神王面具也跟着崩裂,宙斯看着面前飘过的神影儿,嘴巴张的大大的, 一时之间竟不知该说什么是好。

阿佛洛狄忒跑了!

阿佛洛狄忒竟然跑了!

当然, 他跑绝对不是什么大问题,怎么说都是玩弓的远程,大白天练跑步什么的,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真正的问题在于……

“他跑的时候竟然是裹着羊毛毯的。”宙斯震惊地说道,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他盖的那条绝对是他寝宫里那条没错吧。”

所以说大白天披着毯子急匆匆跑出来,还披的是寝宫里的羊毛毯, 阿佛洛狄忒这肯定是有事儿对吧?

宙斯惊了, 也怒了。

惊的是他觉得阿佛洛狄忒可能出了轨,绿了塔尔塔罗斯, 至于怒, 则是——他出轨的对象竟然不是自己!

在奥林匹斯,有比他地位更高的神吗?

——没有!

有比他更英俊的神袛吗?

——他看谁看承认!

有比他x更大,x更好的吗?

——他倒是要看看哪个这么作死, 敢和他比!

所以, 这么一个有权有势, 英俊x好的优质神摆在阿佛洛狄忒面前, 他竟然错过而是出轨了别的神,他这不是在挑衅塔尔塔罗斯,更是在挑衅宙斯啊!

这让宙斯怎能不惊,怎能不怒啊!

“塔尔塔罗斯,我们必须要追上阿佛洛狄忒,让他给我们一个解释。”表现得比塔尔塔罗斯还要夸张的宙斯, 此时说话的语气活脱脱就像个发现妻子出轨的正牌丈夫一般,理直气壮得很。

“寝宫里的羊毛毯,你记得很清楚啊……”

对于宙斯的愤怒,塔尔塔罗斯不但没有共情,和他同仇敌忾的意思,反倒是来了这么一句,瞬间,宙斯才经营出来的“正牌”感被塔尔塔罗斯给打的稀碎。

宙斯:“……”

杀气,瞬间弥漫开来……

“等等!”眼见塔尔塔罗斯看向自己的目光越发不善,宙斯连忙伸出双手,一只手手掌向下举起,一只手伸出食指顶住举起的那只手,做了个暂停的手势。

“这不是重点好吗?”宙斯解释道,“怎么说我也是在阿佛洛狄忒的神宫中开过战前动员演讲的,他寝宫内那些东西我一清二楚,重点是,他在大白天衣衫不整,披着羊毛毯从神宫中慌张跑出来,这代表着什么你知道吗塔尔塔罗斯,这代表着——”

突然将食指指向塔尔塔罗斯,只见宙斯正气凛然地说道:“这代表着塔尔塔罗斯你绿了啊!”

“你绿了啊!”

“绿了啊!”

“绿了!”

郁郁葱葱的玫瑰花丛间,忽然间窜出了一头鹿来,就在宙斯的话语在神宫花园内回荡之际,只见那头原本颜值出众的幼鹿,脸上挂着两行泪,就在宙斯话音落下那一刻,幼鹿也后蹄一蹬,瞬间爆发灵活地在半空中一跃,然后——

然后,就见那头幼鹿边飙着泪,边追着阿佛洛狄忒离开的方向跑去。

……

……

“既然是要跑,所以他为什么要在空中一跃?”宙斯不解的问道。

“可能是他觉得这样更酷炫,更能展现他矫健的躯体。”塔尔塔罗斯思索一秒钟后,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可是问题是,他对着咱们展示有什么用?我又不想肛他。”

“也有可能是想炫耀他的健硕的身材以及爆发力吧。”

“甭管他芯子到底是怎样的,现在他就是头鹿,所以——”宙斯冷笑一声道,“哈,谁要吃头连奸夫都没混上的鹿的醋啊,傻帽!”

“傻吗?”塔尔塔罗斯说着,看向了宙斯,“我倒是觉得比起自己给自己配回音的某神,那头鹿还不算太傻。”

宙斯:“……”

“你是不是在内涵我?”

“没有。”

宙斯瞬间松了口气,虽然心知塔尔塔罗斯绝对是在内涵他,可是为了话题能够继续,不至于立刻崩毁,他还是象征性问了塔尔塔罗斯一句,就当做是给塔尔塔罗斯一个台阶下,来保证谈话能够顺利进行。

幸好,塔尔塔罗斯还算给他面子,到底还是下了这个台阶。

幸好……

“我没有在内涵你。”就在宙斯心中松了口气,准备再接再厉,继续和塔尔塔罗斯沟通时,只听塔尔塔罗斯无比淡定的补充道,“我分明是在明着嘲讽你而已。”

宙斯:“……”

“塔尔塔罗斯,你一定这样同我说话吗?”深深吸了一口气后,宙斯的表情和声音都沉了下来,“你该知道,我是带着诚意而来的,如果你不是盖亚的兄弟,就凭提丰所惹下的祸事,你也逃不掉被惩罚。”

一番话,倒是蕴含了无数心思考量,刻意省略了之前叫嚷阿佛洛狄忒绿了塔尔塔罗斯此类的言语挑衅,以及只片面强调塔尔塔罗斯是盖亚“弟弟”这个身份,而不是原始神的身份,可见宙斯哪怕实际上确实奈何塔尔塔罗斯不得,可是口头上却是不打算放过塔尔塔罗斯的。

带着诚意而来的?

塔尔塔罗斯看向宙斯,低低笑了一声,带着说不出到底有几分嘲讽道:“宙斯,你如果真的带着诚意而来的,就不该大声吵嚷,说阿佛洛狄忒绿了我。”

宙斯这一喊,估计不到一天就会传遍奥林匹斯山,本来众神就因为阿佛洛狄忒而情绪不稳,若是再听说阿佛洛狄忒疑似出轨,保不齐真的会暴动的,到时候才叫真的麻烦缠上身。

不得不说,宙斯这招倒是很高明,不但将众神的注意力从他自己身上转走,还恶心了塔尔塔罗斯,看来他确实很记恨提丰的事。

“哦?”宙斯说道,“我有大声吵嚷吗?我只是当时太震惊,所以声调不受控制的大了些,再者说,就阿佛洛狄忒刚才那番表现,想不让我误会都难啊。”

“差点忘了,塔尔塔罗斯,你不去追阿佛洛狄忒吗?”

显然意见的,他们之间的谈话是无法顺利开展了,所以宙斯也不再掩饰自己的敌意与恶劣,一字一句,皆是在挑拨塔尔塔罗斯与阿佛洛狄忒的关系。

至于动机如何,塔尔塔罗斯想,或许是出于嫉妒,或许是出于对他们所作所为的不满,或者两者皆有。

毕竟宙斯不是傻子,只要一回忆前些日子他和盖亚以及阿佛洛狄忒的相处,应该也能猜到阿佛洛狄忒对提丰之事并非一无所知,怎么说阿佛洛狄忒也是有过“前科”的,阴谋诡计什么的,总能有他的身影。

是有心入局也好,还是无意被卷入也罢,塔尔塔罗斯想,宙斯最气阿佛洛狄忒的从来不是阿佛洛狄忒卷入了阴谋之中,他气的是阿佛洛狄忒从来没有提醒,哪怕是暗示他有提丰这么个存在。

尤其是阿佛洛狄忒还成为了主神,要知道这主神的位置,宙斯可从来都给的吝啬。

看来对于宙斯来说,政治立场上的背叛所造成的愤怒,远比感情上的背叛更让他愤怒啊。

“没有必要追,”洞悉了宙斯的想法后,塔尔塔罗斯更从容了,“阿佛洛狄忒根本就不是会出轨的神,像他道德感这么强的神,根本就不会出轨,宙斯,你和他认识了这么多年,你应该对他有所了解才是。”

说着,塔尔塔罗斯低笑了两声。

“知神知面不知心,话还是说的不要太满比较好。”见塔尔塔罗斯摆出了一副坚定相信阿佛洛狄忒的模样,宙斯“好心”地提醒道,“曾经我就很信任……”

那个名字,宙斯并没有说出口,只是给了塔尔塔罗斯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然而,他辜负了我的信任,提丰这件事就是最好的例证。”

会这么说,就说明宙斯已经知晓了近来阿佛洛狄忒都做了哪些事,虽然是只言片语,无法构成证据,不过对于宙斯来说,这就足够了。

塔尔塔罗斯猜得没错,宙斯就是要整治阿佛洛狄忒一下。

阿佛洛狄忒的罪过,说重倒真称不上多重,毕竟想要造出提丰的是盖亚,具体操作的则是塔尔塔罗斯,阿佛洛狄忒也只是在过程中扮演了辅助者的角色,就算是追责,他也受不了多重的惩罚。

可说轻,也绝对称不上轻,想要不受惩罚那也是不可能的,哪怕阿佛洛狄忒颜值再高,可也不代表他能靠一张脸为所欲为。

然而问题是……

宙斯突然叹了口气。

问题是他根本不可能追责,起码是明面上追责,毕竟牵涉进里面的神身份太敏感,盖亚、塔尔塔罗斯,这两位原始神一起搞事,就算是他这个神王也只能把真相压下去,要知道这两位可都不是好惹的。

一个是众神之祖,一个是战力高的原始神,真要是把他们惹急眼了撕破脸闹开,宙斯就有得头痛了,所以,他也只能默默把自己种出来的苦果给咽进肚,只在背地里搞些小动作恶心下塔尔塔罗斯他们,发泄自己心中的不满。

有仇不能当面报,神王当到他这个份儿上,可真够憋屈的。

“我现在,算是体会到了被仗势欺神的悲哀了。”这么说着,宙斯还象征性挤出了两滴泪,无言的诉说着自己的委屈与悲哀。

作者有话要说:  我回来了,工作终于不那么累了,恢复日更啦,时间大概是每晚十点半左右。

入伏了,实在是难受啊,怎么都不舒服,就算开了空调也不行,快告诉我不是我一个人qaq。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