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书海阁 > 科幻小说 > 美神最近很慌张[希腊神话] > 第66章 情敌(六)
到底谁要绿了?

这个问题还真是无法让神回答, 起码三名当事神都没有被绿的可能,因为——

他们严格来说根本没有什么关系,那错综复杂的感情关系皆为脑补而已。

所以当塔尔塔罗斯找到阿佛洛狄忒时, 看到一直环绕在阿佛洛狄忒身边的某些披着动物皮的未知神袛时, 塔尔塔罗斯不得不直面一个尴尬的现实,那就是他无法以配偶的身份向阿佛洛狄忒表达他对这些“动物”的不满,并驱逐他们,只能迂回着来, 通过各种手段赶走这些隐藏的情敌。

“按理来说,你应该在自己的寝宫之内安静修养身体,而不是裹着条羊毛毯, 可怜兮兮的吹着风, 眺望着神宫,到底发生了什么, 让你这么急匆匆的离开神宫?”说话间功夫, 塔尔塔罗斯已经动作迅速的捉住了一只蹦跶着欢的兔子。

刚刚神格化不久的原始神袛,力气可是相当不容小觑的,当他有心要捕猎时, 哪怕是再动作敏捷的神袛, 也逃不脱他的手心。

长长的耳朵最先遭殃, 那只可怜的“兔子”是被塔尔塔罗斯直接揪着耳朵提到半空中的, 由于塔尔塔罗斯的动作实在是太快,所以等到“兔子”意识到不对时,几乎已经丧失了挣扎的能力。

除非他立刻变回自己的原身,否则,他就只能边瞪着腿猛踹空气,边哼哼唧唧的发出可怜的声音, 试图引起阿佛洛狄忒的注意,打动阿佛洛狄忒那颗柔软的心肠,好借此让阿佛洛狄忒厌恶冷酷的塔尔塔罗斯,实现挑拨二神关系以及为自己解围的双赢计划。

然而可惜的是,作为这个双赢计划最重要的一环,阿佛洛狄忒却并没有配合“兔子”计划的打算,只见他眉头紧蹙,双目含忧,紧张的注视着自己的神宫,完全无视了周遭拼命卖萌试图引起他的小动物们,就连塔尔塔罗斯这么个一项存在感强烈的神袛,都不可避免的被阿佛洛狄忒给无视掉了。

“阿佛洛狄忒?”见阿佛洛狄忒没有回应自己,塔尔塔罗斯伸出左手来在他眼前晃了晃,也不知是他的手掌线条过于修长优,还是阿佛洛狄忒也到了该回神的时候,总之,当那只手掌映入他眼帘的时候,阿佛洛狄忒他,终于给了塔尔塔罗斯回应。

“感冒什么的,这个我暂时还无法顾及。”听他这么说就知道,塔尔塔罗斯刚才那番话阿佛洛狄忒是听到了的,只不过由于大脑忙碌暂时无法理解并回应塔尔塔罗斯的疑问而已,现在,阿佛洛狄忒是终于能够回应塔尔塔罗斯了,“我的神侍说,我现在危险了,所以我才跑出神宫的。”

话刚说出,阿佛洛狄忒就察觉出了不对——他为什么要向塔尔塔罗斯解释自己跑出神宫的理由?以及,他说话的语气,怎么像个陷入出轨猜忌中的神袛一样,带着明显的急躁,急于澄清自己,来让爱侣放心?

阿佛洛狄忒:“……”

瞬间,他的身体僵硬了。

当然,阿佛洛狄忒并不孤单,因为就在僵了同时,在场其他神,也同样跟他一起,因为阿佛洛狄忒的话语而一同僵硬。

都不是智障,会实践变成可爱的动物来讨神欢心曲线求爱这种求偶方式的,虽说并不代表他们的智商和情商有多高,可也从侧面印证了,他们是有脑子的,起码是有理解能力的。

如果说当他们听到塔尔塔罗斯关怀中带着几丝示威强调主权意味的话语时,心里只是不爽而已的话,那么阿佛洛狄忒之后的反应却是直接给他们来了发暴击,瞬间破了这些坚定认为阿佛洛狄忒和塔尔塔罗斯的关系,并不像众神所认定的那般深厚的神袛的防!

亏得他们之前还因为长时间蹲守阿佛洛狄忒神宫,自诩自己对阿佛洛狄忒和塔尔塔罗斯的关系有一定了解,所以自信不把塔尔塔罗斯放在眼里,没想到……

小丑竟然是他们自己!

至此,整个奥林匹斯山,从高高在上的神袛,到服侍神袛们的神侍,皆达成小丑竟是我自己成就,无神可以幸免,脸皆被打的啪啪作响。

神袛们傻了,这一天,大家齐齐怀疑神生,也是在这一天,神袛们悲哀的发现,抬头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这角度是真的无比忧伤。

与众神们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塔尔塔罗斯。

塔尔塔罗斯舒坦了。

他是真的舒坦了,就在听到阿佛洛狄忒的解释后,心里面原本因为宙斯明示暗示的话语而浮起的焦躁瞬间被冲散,看着浑身僵硬的阿佛洛狄忒,心情大好的塔尔塔罗斯笑了。

“很好,”这句话也不知道到底是在对谁说,就在轻笑着说了这么一句后,只见塔尔塔罗斯的左手,极为熟稔自然的按在了阿佛洛狄忒的脑袋上,就在兔子不满的叫声中,只见他突然将阿佛洛狄忒原本打理的非常整齐的金发给揉成了一团乱。

分明是极为恶劣的举动,可是当这个动作由塔尔塔罗斯来完成时,那恶劣中竟能看出带着满满的宠溺,还有几丝对其他神袛的挑衅,这让神恶心的动作一被他做出,瞬间,将原本僵住的神袛的魂儿,给拉了回来。

太特么气神了!

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神袛,欺负他们这些小辈没个够,不但夺走了他们心爱的阿佛洛狄忒的芳心,还特么的秀恩爱刺激神,就算他们不是塔尔塔罗斯的后代,可是好歹他们的祖先盖亚和塔尔塔罗斯也是“姐弟”关系,四舍五入都带点亲戚关系,多关怀一下他们这些晚辈,照顾一下他们的情绪,塔尔塔罗斯是能死不成!

逮着单身狗可劲儿暴击,尤其是负责暴击的还有阿佛洛狄忒,这已经不只是报复社会这么简单的了,这分明是杀神诛心啊!

神袛们怒了,他们疯狂喷气,后蹄猛擦地面,与此同时,他们喉咙间不停的发出嘶吼声,这一刻,他们发誓将要比真正的动物更野,他们要好好的给塔尔塔罗斯上一课,让他见识一下等他们这些能够变化成动物,且习性几乎和真正的动物无二的神袛到底有多厉害!

兔子急了还咬人呢!

不对啊,他们的脑海中怎么会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

兔子急了,为什么要咬人?

还有,什么是人?

等等!

神袛们面色一凛,不约而同地甩了甩脑袋,他们突然间意识到自己的思维发散的有些厉害,再这样下去,他们很容易就会被塔尔塔罗斯击破,然后持续性塞狗粮,这还了得?

为了自己的尊严,他们绝不能被转移注意力,他们要抗争!

然而,就在神袛们摩拳擦掌,准备给塔尔塔罗斯一个毕生难忘的教训,让他见识下什么叫兔子急了还咬人时,只见塔尔塔罗斯突然举起了那只一直被他用右手紧紧抓住耳朵,只能挥舞着小短腿踹空气的兔子时,神袛们呆了!

因为,他们突然意识到,好像自己现在都变成了单纯无害的小动物,就算真的动了手,他们也不一定,能对塔尔塔罗斯造成多大伤害?

要变回原身吗?

十几双眼睛瞬间看向阿佛洛狄忒,见他还是眉带忧愁,一副满腹心事的模样,只见这些原本斗志昂扬的神袛们,气势,瞬间萎了下来。

好吧,他们不敢,一旦他们当着阿佛洛狄忒的面变回原身,让他意识到往日里自己抚摸的动物们到底是什么物种时,阿佛洛狄忒绝对会因此大受刺激,这本就警惕心强的爱与之神,绝对会因此而不再接触任何动物,将他们从他的神宫附近驱逐,到时候,他们不但会失去被抚摸的福利,还会因此得罪一大票神袛。

这也就是为什么那只兔子哪怕是被塔尔塔罗斯揪着耳朵悬空,也没有变回原身的理由,他们,是真的不敢啊!

“什么很好?”终于意识到气氛好像有点不太对的阿佛洛狄忒问道。

不得不说,他的反射弧确实很长,现在场面之所以会这么剑拔弩张,阿佛洛狄忒绝对要负主要责任。

“没什么。”塔尔塔罗斯并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而是说道,“到底是什么样的危险?”

到底是什么样的危险?

阿佛洛狄忒一愣,随即苦笑一声。

“就是因为不知道是怎样的危险,所以我才会急忙跑出来,我的神侍,说这话时面色倒是凝重,所以我才会这么紧张,你知道的,今天神袛们受的刺激不浅,所以,我很怕他们狂性大发,冲进神宫……”

后面的话,阿佛洛狄忒虽没有明说,可是在场所有神却是清楚的理解了他的未尽之意,一想到那群本就冲动的神袛会因为失恋,而干出无法挽回的事情的画面,饶是塔尔塔罗斯,也不禁感到通体发寒。

不行,不能让阿佛洛狄忒呆在奥林匹斯山了。

塔尔塔罗斯看着阿佛罗狄忒,一想到他会受到伤害,他就无法克制自己心中的暴虐摧毁欲,双手猛地握紧,就在他准备将阿佛洛狄忒带到地狱深渊冥土,就在那只被制住的兔子因为塔尔塔罗斯的举动,而耳朵吃痛哀哀叫唤之时,只见阿佛洛狄忒猛地向后退了一步,接着,面露震惊,看着塔尔塔罗斯,试探性地问道:“你为什么要抓只兔子?”

塔尔塔罗斯:“……”

‘谢谢你终于注意到了我的存在!’泪流满面的兔子无力的蹬了蹬自己的小短腿,示意阿佛洛狄忒,自己的状态,非常之不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