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名之仇,不共戴天。

看着高坐在神座上的克洛诺斯,内心悲愤的阿佛洛狄忒在心里把他全家骂了个遍。

由于诸神之间多带有血缘关系,所以阿佛洛狄忒这一记地图炮,算是直接把诸神全骂进去了。

至于会不会地图炮连带着自己也折进去这点,阿佛洛狄忒坚定地表示并不会。他是从泡沫里生出来的,天生海养,和这群神半点血缘关系都没有,吐槽他们,他心不虚。

‘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神!’在心内骂完了克洛诺斯全家后,阿佛洛狄忒仍觉得有些不解气,遂暗自发誓,一定会祝福瑞亚生产顺利,多子多福。

孩子会被爹吃了无法推翻自己父亲这个问题怎么破?

不要紧,多生,凡事总有例外,阿佛洛狄忒相信,瑞亚迟早能生出一个出息的孩子推翻克洛诺斯。

不过,现在……

阿佛洛狄忒只能忍下来了的,毕竟得罪神王对他这个新生神没有任何好处。

尤其是他还是个战斗力不及格的。

为什么他会是爱与美之神呢?

阿佛洛狄忒悲伤地想,如果自己是战斗神该有多好,谁敢压迫他,他肯定会奋起反抗,他现在很担心自己的贞操不保啊。

“阿佛洛狄忒,你在烦恼什么?”见阿佛洛狄忒面色越发难看,克洛诺斯忍不住问道。

难道是他对自己,亦或者是其他众神有意见?

“我在想我该居住在哪里,以及该用什么装饰我的新居。”阿佛洛狄忒眼皮垂下,颔首恭敬地回复道。

闻言,克洛诺斯哈哈一笑。

“你该住在奥利匹斯山上,”大笑着的神王棕色的胡须在空中一甩一甩,“以你的容貌,只有住在奥林匹斯山上是最安全的。别看这里垂涎你容貌的神多,可谁也得不到你,现在,他们只有讨好了你才能有爬上你床的机会。只有众神之间存在竞争关系,互相提防监督,你才能保住自己的贞操。”

显然,克洛诺斯是听到了阿佛洛狄忒,方才那番贞操献给爱人的言论了。

“您的智慧确实非凡。”阿佛洛狄忒不得不承认,克洛诺斯确实言之有理,离群索居固然清净,可是万一被夜袭了,便很难得到救援,虽说住在奥林匹斯山内难得清静,夜袭也避免不了,可是相信以他的容貌,被骚扰时喊一声,肯定会有神来解围。

阿佛洛狄忒:“那好,我向您请求,居住在奥林匹斯山上,尊敬的神王,您的臣子向您诚心祈求一处风景秀美之地。”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对能左右自己生死的神保持敬畏没有坏处,尤其是神王这类的统治者,只要满足了他的虚荣心,给足了他面子,那么自己以后的日子绝不会难过。

心里所想,和口头所说可以不一致,这不是两面派,阿佛洛狄忒心中想道,这是生存的智慧。

“谁会舍得让爱与美之神居住在荒芜之地呢?”被拍马屁拍得格外舒服的克洛诺斯道,“主峰上风景秀美,宜居住的地方还有很多,稍后我会叫神侍们带你去看一看。”

克洛诺斯很满意,新生的神袛无法对他的统治构成威胁,这很好。更好的是他的容貌绝伦,赏心悦目,这简直是世界赐予诸神的福利。

他乐于向阿佛洛狄忒施恩,甚至于,讨好他。

“阿佛洛狄忒,你真该好好考虑一下,重新调整一下自己的贞操观,老实说,你的理念实在有些过于保守了。你该给大家一个机会,也该试着享受鼓掌,这没什么好羞耻的,和谐鼓掌是一项神圣而又艰巨的任务,最重要的是完成任务的过程并不痛苦,甚至于是极为快活的。”最重视秩序稳定的神王这么说道。

阿佛洛狄忒:“……”

感觉自己被性/骚/扰了怎么办?是他想太多了吗?

他忍不住抬起头颅,双目直视着克洛诺斯,敏感的阿佛洛狄忒很快从他的眼神中捕捉到了一丝迷醉。

阿佛洛狄忒猛地打了个冷战。

“我会好好考虑的,”他搓着胳膊苦笑着说,“不过在神侍带我去选住宅之前,能请您赐我一件衣服——”

阿佛洛狄忒顿了一下,说:“或是一块布也好。”

风吹蛋蛋凉的感觉是真酸爽。

闻言,一行鼻血,不争气的从克洛诺斯的鼻子留了出来。

“咳咳!”二代神王趁阿佛洛狄忒不注意,急忙用手捂住了自己的鼻子以下半张脸,故作深沉道,“当然没有问题。”

无疑,他最爱的是瑞亚,可是他也沉醉于阿佛洛狄忒的美貌中,跃跃欲试的克洛诺斯就如同其他神袛一般,脑海中并不具有守贞的概念,只有阿佛洛狄忒这个异类,受各种奇奇怪怪的道德约束。

‘所以你倒是派神侍带我去领衣服啊!’眼见克洛诺斯捂着半边脸,魂儿不知飞往何方,阿佛洛狄忒脸都快僵了。

“那么我告辞了?”他忍不住说。

“我带你去换衣服。”克洛诺斯终于回过了神儿来。

阿佛洛狄忒:“这太麻烦您了。”

克洛诺斯:“为你举办的迎新宴会,你觉得在什么时间最好?”

见克洛诺斯摆出一副要带着他去换衣服的架势,深感不妙的阿佛洛狄忒忙试图转移话题,可惜无果,克洛诺斯并不想给他喘息的机会。

情势越发不妙,就在阿佛洛狄忒准备好了忤逆神王之时,一命神侍的出现解了他的围。

“伟大的神王克洛诺斯,神后她将要分娩了!”狂奔进殿内,累得满头大汗的神侍带来记重磅消息。

克洛诺斯猛地从神座上站了起来。

温和的面色早已被狰狞取代,神王克洛诺斯喉结滚动一番,低沉而又阴森地说道:“这是头等大事。”

说完,他急匆匆地向瑞亚所在的产房赶去。

确实是头等大事,目送着克洛诺斯离去后,阿佛洛狄忒翻了个白眼在心中吐槽道,吃孩子确实是头等大事。

“现在,能请你带我去换衣服,好吗?”一把抓住那累得直喘粗气的神侍,阿佛洛狄忒尽情地散发着自己的魅力。

直将那神侍迷得晕头转向,不知今夕是何夕。

“好啊,我、我这就带您去。”红透了一张脸,神侍羞答答地说,随后他颤颤巍巍地走了起来,一路画着弧线差点没把阿佛洛狄忒的走路姿势也带跑偏了。

神宫建筑体系是梁柱体系,围柱式结构,即长方体神殿四周由纤细精致的科林斯柱围绕而成,非常富丽巧妙。

墙体与柱体主要材料是大理石,有神侍们定期清洁维护,所以神殿看起来无比圣洁壮观。

漫步在神殿之中,阿佛洛狄忒深深为诸神的智慧感到敬佩,这座宏伟的神宫让新生的他感到格外新奇,尤其是殿内的浮雕,更是惟妙惟肖。

“我记得瑞亚的预产期是在三个月后,为什么会提前这么久?”换完衣服后,阿佛洛狄忒满面轻松地问道。

太好了,他终于把前后以及胸前所有重点部位都遮住了。

“我想——”不忍心敷衍阿佛洛狄忒的神侍小声道,“可能是神王鼓掌时没控制好力道,可能是天后提前催了产,也可能是自然早产,总之,任何可能性皆有。”

阿佛洛狄忒:“真刺激!”

再没什么比统治着一家子的爱恨情仇纠葛,更抓神眼球了。

换完衣服后,阿佛洛狄忒并没有急于去选住宅,而是欣赏着这神殿内的装饰,就在他们经过某个房间时,阿佛洛狄忒忽然觉得有些心烦,一股浓烈的情感陡然从心中迸发。

被不知名情感支配,阿佛洛狄忒听不进神侍的阻拦,毫不犹豫地走进了那个房间,只见那空旷的房间内,陈列着一张极为醒目的硕大祭台。

祭台之上,供奉一把镰刀,冷森森的,锋利的刀锋上,隐有血腥气与寒气缭绕。

阿佛洛狄忒突然留下了眼泪。

“这是什么?”他指着那把镰刀问。

其实他想问的是这东西的来历。

“这是燧石制成的镰刀,”还没等神侍开口,只见一位美丽的美神走进了房间之中,她的眉目异常柔和,这让她看起来格外可亲,“神王克洛诺斯,就是用它阉割掉了父亲乌拉诺斯。”

同属十二提坦神,走进来的女神自我介绍道:“你好,阿佛洛狄忒,我是克洛诺斯的姐姐,忒弥斯。”

她是法律与正义的象征,极得众神的尊重。

阿佛洛狄忒:“……”

他指着那把燧石制成的镰刀瑟瑟发抖:“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上面是有锯齿的没错是吧?”

忒弥斯笑着点头:“你确实没看错。”

阿佛洛狄忒:“……”

阿佛洛狄忒冷汗狂冒,喉头动了半天后,终于组织好了语言。

“所以说,乌拉诺斯的那个,不是被割掉的,而是被锯掉的,对吗?”

闻言,忒弥斯眨了眨眼,思索了一下后道:“好像确实是被锯掉的,确实,阉割这个说法并不准确。”

阿佛洛狄忒汗如泉下。

啪叽一声,他猛地瘫坐在地上,眼神空洞。

“杀神猪心啊,”阿佛洛狄忒捂住了自己那脆弱的前方,“太笋了!”

虽说被锯的不是他,可是为什么,他还是觉得那里好痛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