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谢谢,我并不饿。

他只是单纯的想耍个流氓罢了。

爱与美之神阿佛洛狄忒,有着连婴儿都能俘获的魅力。

阿佛洛狄忒:“快把他抱走。”

不行,他不能再和婴儿这种生物呆了,又脆弱、又无法沟通,这种谜一样的生物到底在想什么,已经触及到他的知识盲区了。

就在阿佛洛狄忒的催促声中,宙斯依依不舍地放下了那抵在阿佛洛狄忒胸上的小手,显然,这个神王克洛诺斯最小、也是最聪明儿子已经意识到了,现在并不是调/情的好时候。

起码得等到他长大了再说。

瑞亚:“我觉得他好像并不饿。”

虽然她并没有几次哺乳的经验,可是女神的直觉告诉她,自己这个儿子并没有感到饥饿,至于他到底在想什么,盖亚却是说不出来的。

“总而言之,必须赶快离开这里。”匆忙用包裹将宙斯包好,“千万不要哭泣,我的孩子。”

说完,她急匆匆地离开了产房。

“祝她好运,”阿佛洛狄忒说,“但愿她不会被发现。”

“不会的,为了今天,我们已经准备了百年,”忒弥斯摆弄着怀中的婴儿石歉然道,“阿佛洛狄忒,我很抱歉,把你扯进了这件事中,可我们实在需要你的帮助。”

阿佛洛狄忒:“既然发生了,也只能继续下去了,不过——”

“你们有考虑选出一位司掌生育的女神吗?助产这项工作,实在是不适合我一个男神来从事!”

想到这,阿佛洛狄忒就郁闷的要挠墙。

忒弥斯:“我们会认真考虑的。”

这确实是个问题。

“现在,我可以离开了吗?”阿佛洛狄忒问。

“阿佛洛狄忒……”忒弥斯抬起头来,看着他认真地说,“现在还不是时候,起码要等到瑞亚回来,等到克洛诺斯把它吞进去后。”

说着,她摇了摇怀中的石头。

阿佛洛狄忒:“也好。”

看来她们是在提防自己会告密了。

阿佛洛狄忒随便找了张椅子坐下,看着那正在摆弄石头婴儿的忒弥斯问道:“你们是要将希望寄托在那个孩子身上吗?瑞亚终于忍受不住要推翻克洛诺斯了?”

忒弥斯:“不只是我和瑞亚,还有很多神对此不满,包括盖亚。”

乌拉诺斯与盖亚所生的孩子,不只有提坦十二神,还有三位独眼巨人、三位百臂巨人等神袛,现在,克洛诺斯将独眼巨人和百臂巨人关在地狱冥土塔尔塔罗斯深处,就因为惧怕他们夺权。

虽说乌拉诺斯也曾将独眼巨人和百臂巨人们关在塔尔塔罗斯,可是在盖亚眼里却是克洛诺斯的罪过更重一些,因为他曾经将巨人们放出,后又设计将他们关回塔尔塔罗斯,这显然让盖亚不满。

大地之母,爱着自己的孩子,不单单是克洛诺斯,还有瑞亚,她也同样深爱,所以当瑞亚向她求助,祈求她帮忙藏匿宙斯时,盖亚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阿佛洛狄忒:“祝你好运,克洛诺斯。”

“以及,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做个中立神,谁赢了帮谁这该有多惬意。”

他和众神没有血缘关系,感情更是淡漠,除了个别神交好以外,其他的更是懒得打交道,所以换谁来当神王对他来说根本没什么区别。

“这恐怕很难,”忒弥斯说,“你最大的毛病就是始终轻忽自己的魅力,阿佛洛狄忒,一旦神王争夺斗争打响,你将很难保持中立,他们会积极游说你加入己方阵营,因为你可以吸引更多神袛。”

阿佛洛狄忒:“……”

他竟从未想到过自己的存在会很重要。

“所以你们就擅自替我决定了未来的道路?追随宙斯?”

“你太悲观了,”忒弥斯叹息道,“我们只是希望你能帮助瑞亚分娩,仅仅如此而已。”

“可你们是希望我能帮助推翻克洛诺斯的,对吗?或者说,瑞亚是如此希望的。”阿佛洛狄忒嘟囔道,“不愧是天后,站在权力之巅的女神。”

“那么,你愿意吗?”见阿佛洛狄忒并没有表现出很生气的模样,忒弥斯的心情也好了很多。

已经辜负了阿佛洛狄忒信任的她,现在最害怕的就是再次伤害到阿佛洛狄忒的情感。

“虽然很想保持中立,可是如果真到了必须做选择的时候,我想我会帮助宙斯他们也说不定。”阿佛洛狄忒说,“优胜劣汰,一代新神换旧神,这也是自然规律,我没理由不帮助赢面大的那个。”

诚然,宙斯现在还很弱小,可是有乌拉诺斯每一任神王都会被自己的孩子推翻的诅咒在,阿佛洛狄忒对宙斯他们的未来还是很看好的。

“提前下注也不赖,”阿佛洛狄忒说,“只是我希望骗到产房这种操作不会再度在我身上上演,你知道的,我讨厌欺骗。”

“如果你们需要一位箭法精准的神袛的帮助的话,我会很乐意帮忙,可如果你们只需要一个容貌好的,靠美神计来帮助你们招兵买马的话,请不要再来打扰我。”阿佛洛狄忒高扬着头颅,问道,“瑞亚什么时候能回来?我有些困了,急需补个眠。”

这产房里的味道还真是难闻,阿佛洛狄忒想。

“大概还要一个小时,你可以补眠了。”忒弥斯说,“不过在此之前我需要好好收拾一下这间房。

把分娩时的床单撤下,换上干净的,然后等到回到奥林匹斯的瑞亚装模作样走进这里是再换回脏掉的床单,这个计划就完成了。

“委屈你现在床底呆上一段时间了。”忒弥斯一点那块婴儿石头笑道,“可怜的克洛诺斯,一想到他最终会把这么一大块石头吞进去,我就为他感到难过。”

“你知道吗?其实瑞亚本来是打算要在上面涂些药物,比如催吐药之类的,来狠狠整治克洛诺斯一把的,不过她最终还是打消了这个主意,为了宙斯能平安长大,只能委屈那五个孩子和一块石头生活了。”

阿佛洛狄忒:“这对塑料夫妻也是绝了。”

这都不离吗?果然权力才是维系夫妻感情的最佳纽带。

咕咚一声,克洛诺斯将那个伪装成婴儿的石头连同包裹一起吞了进去。

瑞亚和忒弥斯不约而同松了口气。

“你感觉还好吗?”瑞亚问道,“克洛诺斯,你今天喝了太多的酒了。”

“我、很好!”喝得醉醺醺的神王克洛诺斯摇摇晃晃地向产房外面走去,“除了感觉肚子涨了些以外,一切都好。”

一路划着弧线往前走,就在他将将走出房门时,只见克洛诺斯忽然捂住了肚子:“我的肚子!”

他痛苦地呻吟了一身:“我的肚子不对劲!好疼!”

难道是他发现了?

瑞亚和忒弥斯情不自禁地看了对方一眼,都有些惊慌。

怎么办?是该照实说还是抵死不认?

万一他把肚子打开查验呢?

种种可能性在脑海中过了一遍,就在瑞亚和忒弥斯吓得够呛之时,只见克洛诺斯捂着自己的肚子,晕晕乎乎的说:“原来不是肚子出了问题。”

说着,他晃了晃脑袋,呆呆地看着侯在产房外冷汗直冒的阿佛洛狄忒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来祝福瑞亚,祝她生产顺利不会遭遇难产。”阿佛洛狄忒强装着镇定问道,“克洛诺斯,出了什么事吗?为什么你的脸色会这么难看?”

克洛诺斯哈哈一笑。

“我的脸色好着呢!”他拍着自己的胸膛骄傲地说,“祝福瑞亚?很好,你可以尽情祝福她了。”

“阿佛洛狄忒……”就在克洛诺斯迈着混乱的步伐走过他身边时,只见这位二代神王突然肃正了表情,极为认真地开口道,“你——”

心里有鬼的阿佛洛狄忒头发差点被他这一声吓到炸了起来。

“怎么了?”他咧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得笑容问。

“你今天很美。”说完,克洛诺斯转身,并不潇洒的离开了现场。

咳咳,毕竟也不能指望一个喝醉了的神,能保持平日里清醒时候的风度就是了。

瑞亚:“……”

忒弥斯:“……”

阿佛洛狄忒:“……”

“有神和他说过——”目送着克洛诺斯离开后,阿佛洛狄忒转动脖子,看向产房内的两位女神说道,“他撩神的手段很复古吗?”

很土、很油、很尴尬,这霸道又深情的范儿简直是天雷有没有!

“好像并没有,因为大家都是这么土嗨互撩的。”瑞亚说。

她是高兴的,因为暂时蒙混过了关,可是随之,更大的困惑开始折磨起她来了,这个困惑就是——克洛诺斯到底哪里疼?

不是肚子疼,那是哪里疼?

“我想,应该是膀胱疼吧,”阿佛洛狄忒说,“酒灌多了,水也就多了。”

忒弥斯:“也不知道那石头是否会对克洛诺斯有影响。”但愿他不会发现。

阿佛洛狄忒:“真是刺激的一天,我必须告辞了。”

神王和天后的家务事果然不好掺和。

忒弥斯:“阿佛洛狄忒……”

提坦女神叫住了阿佛洛狄忒:“或许你可以暂时到我那里居住一段时间,你回到奥林匹斯的消息现在估计已经传遍了神界,嗯,你懂得……”

阿佛洛狄忒:“你是说——”

忒弥斯:“没错,你确定、一定,以及肯定会被夜袭的!”

这日子没法过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