忒弥斯:“你知道的,总有些脑子不灵光的神将夜袭这种卑劣的行为,视作是正常的求欢。”

阿佛洛狄忒:“我懂得。”

明着骚扰被杜绝了,暗地里的夜袭却是时有发生,从前在皮力温随喀戎学习时,他也曾有几次差点被夜袭。不过多亏了有喀戎的预警保护以及自己的机敏,才能让他逃过一劫。现在,他回到众神的主场——奥林匹斯山了,没来得及布置自己宫殿的阿佛洛狄忒,所要遭遇的“危险”的严重程度,绝对往昔更甚。

阿佛洛狄忒开始怀念皮力温了,那里地势复杂,也很容易架设机关陷阱,非常适合游击躲藏。

最重要的是,那里还有可靠的老师。

喀戎的影像在脑海中一闪而过,阿佛洛狄忒感到些许难过与怀念,有心想要回到安全的皮力温,可思索再三后,最终,他还是决定留在奥林匹斯山中。

他不想、也不可能永远活在别的神的荫庇下,作为别的神的附属品以及战利品存在,那不能让神尊重、忌惮身为爱与美之神的自己。只有自己独立了,向大家证明了自己的实力,他才能真正实现安全。

正确的道路早在很多年前便已经出现在了他面前,现在,他要坚定的顺着那条路走下去。

一旦退缩,百年的汗水与努力都将被彻底否定,之前好不容易在众神中得到的赞誉也将被轻视取代。

“是时候让他们见识一下金箭和铅箭的威力了,想来之前放出的箭头威力传言并不能彻底镇住他们,所以必须让他们深刻感受一下了,”阿佛洛狄忒说,“这正是扬威的好时候。”

布置像皮力温山中那种大型的陷阱是很难的,奥林匹斯是众神休憩地,可不是训练场,所以他顶多只能在自己的宫殿内布置一些小陷阱,这些小陷阱顶多只能起到辅助作用,最后,他还是要靠弓箭来作为主要攻击手段。

阿佛洛狄忒:“忒弥斯,我要回自己的宫殿了,祝福我吧。”

此时此刻,他的精神极度亢奋,再不复之前的疲惫。已经规划好了扬威路线的爱与美之神,现在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在众神面前秀出自己的实力了。

忒弥斯:“其实我可以陪你去回去的。”

由于神袛的一生实在很漫长,所以经常会感到无聊。为此,他们发明了各种娱乐活动来打发时间,可即使如此,还是有感到空虚需之时,因此,任何热闹都不会被众神放过。

能在现场第一时间看热闹是最棒的,虽然听别的神袛转述现场情况,一起聊八卦也很快乐,可到底少了些身临其境的优越感,无法向神炫耀自己的经历实在是太遗憾了。

虽然他们之前实现了欺骗神王这项伟大壮举,这既刺激又解恨,让他们的精神获得了极大的快感,可是无法向众神炫耀去又让这快感不尽圆满。

她需要更大的热闹来释放情绪获得快乐。

瑞亚:“我也想去凑热闹,不对——”

刚刚送走儿子,又成功瞒住了丈夫的瑞亚,现在心情格外愉快,不再承受母子分别悲伤的她,在听说阿佛洛狄忒想要给夜袭的神第一个教训后,难得的起了看热闹的兴致。

“不是去凑热闹,而是去给你助威打气。”觉得自己不能表现得太兴奋的瑞亚强调道,“怎么能趁着黑夜骚扰神袛呢,这简直太不像话了,阿佛洛狄忒你放心,等逮到那群可恶的家伙,我一定要大声呵斥他们,给他们一些教训尝尝,是时候让那群神知道什么是规矩了。”

来自天后递过来大腿,是抱还是不抱?

阿佛洛狄忒:不抱那就是傻子!

既然站了队,付出了汗水又承担了风险,他也是要收取回报的。甭管瑞亚是出于什么目的前往他的宫殿,可既然她说了要教训他们,那他就不会浪费这个机会。

“那就出发吧,”阿佛洛狄忒说,“你们最好与我分散着走,暗中潜进去找好位置看戏,还有——”

阿佛洛狄忒对这两位提坦女神说:“看完了戏就回去,我是男神,影响还是要注意的!”

忒弥斯、瑞亚:“你太保守了!”

阿佛洛狄忒:“是其他神太开放了。”

深夜

乘着月色,一位神袛悄悄走进了阿佛洛狄忒的宫殿之中。

由于是在诞生不久后便去了皮力温学习,所以爱与美之神的神宫之中,还未来得及补充伺候神袛的神侍。无神打理与居住,自然也就没了生活气息,以致于这神宫之中看起来格外空旷与萧索。

这空旷与萧索曾让回到这里神宫主人感到些许悲伤,然而在其他神眼中看来,这却是再好不过的消息了。

没有神侍,就代表着会妨碍求欢所爱的变量少了,这不是好消息是什么?

阿佛洛狄忒擅长弓箭?

那就让他找不到使用弓箭的机会!

对自己的力量、速度以及口才都很有自信的神袛舔唇,露出了一抹极为油腻霸道的笑容。

胆子很大的神袛很有自信,自己今天一定会心想事成。自从一百年前闹出了夜袭风波后,很多神袛在那一夜丢了面子、挫了信心后,表示不会再在深夜叨扰阿佛洛狄忒,所以他的竞争对手少了很多。

后来又听说阿佛洛狄忒苦练射箭与跑步,又筛掉了一批并不强力的竞争者。

时至今日,敢玩夜袭的虽然数量稀少,可却都是实力派,正因着对自己的实力有着绝对的自信,所以才格外胆大。

近了

更近了

神袛垫着脚尖打开了阿佛洛狄忒的房门。

这位神袛有着与自信心成正比的实力,从开门进入到关门只花了不到一秒钟,如果阿佛洛狄忒不是在门口传来动静的那一刻果断发箭,那他估计也就再找不到发箭的机会了。

黄金弓箭,中箭者会疯狂爱上第一眼所看到的活物,由于是由阿芙洛狄忒所制,所以箭上附着着的法则力量巨大,即使是神袛,也无法摆脱黄金箭的影响。

箭是趁着他背对着阿佛洛狄忒关门时射出的,他为这位神袛准备的爱恋对象是一只野猪,就在箭发出的那一刻,阿佛洛狄忒便用被子将自己从头到脚包裹住,与此同时,释放了那被他拴着的野猪,于是等到那中箭的倒霉蛋痛呼一声转头准备找阿佛洛狄忒算账后,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只怒气满溢的野猪。

“好、好可爱……”神袛的眼睛突然变成了粉红色桃心,这一刻,爱与美之神的形象在他脑海中逐渐模糊直至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只——野猪。

“这黝黑的皮毛、这壮硕的体格,还有这极富力量的完美曲线,法则啊——”神袛连连赞叹,“你到底造出了怎样完美的生物!”

阿佛洛狄忒:“好口才!”

见那神袛已经彻底被野猪迷住,他一掀被子又照着那被神袛制服了的野猪来了一发铅箭,让原本就暴躁的野猪受到铅箭上附着的憎恶力量影响,越发狂暴。

“啊!!!”

一声惨叫之后,只见那原本抱着野猪说情话,时不时还这里揉揉那里捏捏的神袛猛地被野猪撞倒在了房门之上,由于那位神袛块头实在太大,重量又很足,所以阿佛洛狄忒的房门,首当其冲的遭了殃,直被撞飞开来。

阿佛洛狄忒:“我去年买了个表!”

撞坏了他的房门,等着,明天他就将账单寄给他,看不讹这个夜袭神一大笔!

围观的忒弥斯、瑞亚:“好激烈。”

确实很激烈,陷入爱恋中的神都是盲目且执着的,哪怕被拱、被撞、被踢踹无数次,他都会重新回到爱恋对象的身边,向它表达着自己的恋慕之情,其痴心让众神都忍不住为之落泪,感动的不要不要的。

阿佛洛狄忒:“只在自己房中被动等待人来访实在不是个明智的决定的。”

纠错能力极强的阿佛洛狄忒一脚踹开了那正和野猪纠缠玩虐恋的神袛,对忒弥斯和瑞亚说:“好在我的箭只要射中就能发挥出威力,而不是必须命中重要部位才能造成有效伤害。可是即便如此,如果碰到这种敏捷度很高的神的话,也会吃亏。”

“所以?”忒弥斯看着斗志高昂的阿佛洛狄忒问道,“接下来你要怎么做?”

“怎么做?”

阿佛洛狄忒露出一抹极为嗜血的笑容,对忒弥斯她们说道:“卧室限制了我的发挥,作为一个弓箭手,我就该埋伏在野外伺机给猎物一击。”

“等着看吧,是时候让那些可鄙的夜袭者见识一下什么叫□□情的魔力了。”

说完,阿佛洛狄忒背着箭袋大步匆匆跑出了宫殿。

埋伏于灌木丛中,耐心的爱与美之神绷紧了神经,再不理睬其他,任何神袛都别想逃脱,只要未经允许便走入他的神宫,他都会毫不犹豫的送他一箭。

这一夜,奥林匹斯山上哀嚎遍野,叫声与笑声齐响,就在阿佛洛狄忒得意的笑声中,多位神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神、兽恋和击剑,简直不能再刺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