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书海阁 > 科幻小说 > 美神最近很慌张[希腊神话] > 神王之争(五)
为什么之前两次的计划,要把阿佛洛狄忒拉入,参与其中?

催产救子那次,是因为当时的阿佛洛狄忒能力确实能帮助到瑞亚,且他还曾隐晦的表露出了对克洛诺斯的恐惧,这样一个性格柔软又富有同情心且貌美的神袛,不把他拉入自己阵营那才叫傻。

更何况拉他入伙本来也并不困难。

等到宙斯营救兄弟姐妹们那次,之所以还拉上阿佛洛狄忒,是因为他们需要阿佛洛狄忒出现在计划中,让其他负责打掩护以及观望的众神注意到阿佛洛狄忒的存在。

在众神中极受欢迎与青睐的阿佛洛狄忒,只要他出现在瑞亚的计划中,他们便能凭此拉拢更多的神袛。众神皆认同他的善良与正直,当正直善良的神袛站在他们身后时,他们也就显得格外正直与善良了。

而他们的而之所以这么迂回着暗示,而不是直接命令或者是利诱阿佛洛狄忒,则是因为阿佛洛狄忒曾明确表达过不会出卖色相。且是态度立场很坚定的那种,这可真是太令神遗憾了。

至于这最后也是最关键的阴谋,为何没有让阿佛洛狄忒参与,那是因为有墨提斯的迷药在,这场政/变本身危险系数并不高,且一旦参与收获颇丰,这就足够他们将阿佛洛狄忒踢出去了,反正阿佛洛狄忒也不可能站队克洛诺斯了,到时候他们自然会厚待阿佛洛狄忒,一切也都皆大欢喜了。

“抢功,他们是专业的。”普罗米修斯说,“不过你也别气,起码以后万一宙斯真的成了神王,你在众神中的地位也会提高很多的。”

和众神没有血缘以及亲缘关系,这确实是极大的短板。

“以前我没得选,现在既然他们给我机会选了。”阿佛洛狄忒猛地将一杯酒灌入了嘴中,“那我选中立。”

克洛诺斯虽暂败,可余威犹存。

他们没理由提醒宙斯他们克洛诺斯跑了,因为这样做非常吸引仇恨。虽然这么做确实会立下很大功劳,可万一宙斯最后再与克洛诺斯争权中落败,那最初告发克洛诺斯逃跑的下场肯定非常凄惨。

再悲惨点,可能还不等宙斯和克洛诺斯正式开战,那个告发者可能就会被暴怒的克洛诺斯攻击,阿佛洛狄忒想,依自己的身板,他肯定挺不住多久的。

至于是否会被营救这点,他反正是不指望的,爱慕他的神数量虽多,可质量却是良莠不齐的,真要是遇险了,那群心大脑子空的指不定会搞出什么神操作。

所以,请神王以及他的儿子们可劲儿闹腾吧,被迷晕的神什么都不知道,反正大功都注定了会被那些“亲信”们分走,他划水划得也毫无负罪感。

感谢瑞亚以及宙斯他们不断安抚他,告知他他可以凭借美貌不用担心被克罗诺斯清算的太狠给他以极大的信心,现在,他可以放心入眠了。

“我干了,你们随意。”迷药药效上头,意识模糊之前,阿佛洛狄忒强撑着补充了一句,“如果不想和野猪相亲相爱的话,最好不要让我身上多些不该有的东西,比如说草莓或者是不知名液体。”

赫利俄斯的表情瞬间变得非常失落。

“想要酒后乱x怎么就这么难呢?”赫利俄斯失望地抱怨道,“揩个油总可以的吧?”

“很难,”普罗米修斯提醒道,“等着抬阿佛洛狄忒的神可不在少数。”

阿佛洛狄忒因为太激动,而误饮了掺有迷药的葡萄酒,这可真是太好了!现在送他回去,不但能避开即将到来的风雨,还能顺带讨好了阿佛洛狄忒,简直是一箭双雕的美计啊。

不得不说,奥林匹斯的中立乐子神不在少数,他们有的是本身性格淡然不喜欢参与政治,有的是被排出了领功梯队。这些保持中立的神袛们对神王谁来当并不敢兴趣,只图一乐子,现在克洛诺斯溜了,他们也就不想再留了。

万一被抓了壮丁,安排去捉克洛诺斯,那他们可就太亏了。所以当阿佛洛狄忒睡了后,终于得到离开机会的众神瞬间都激动了。

他们开心、他们亢奋,他们迫不及待地想要将阿佛洛狄忒送回家中,至于克洛诺斯的下落?

不好意思,他们没注意到,至于什么神王之争,和他们也无关,他们只站在赢家那一方。

被阿佛洛狄忒寄予了厚望保护他的普罗米修斯以及赫利俄斯,瞬间被淹没在了神海里。

“赫利俄斯,你太狡猾了。”一个从辈分上来说,是赫利俄斯堂兄弟的神袛挤开了他说道,“怎么能这么粗暴的对待阿佛洛狄忒呢,搀扶什么的太下流了,来,咱们把他高高抬起,然后抬着阿佛洛狄忒回去。”

虽然阿佛洛狄忒平时把自己包裹的很严实,不过奥林匹斯温暖的天气注定了让他不会穿的太厚,总有些部位难免会露在外面,现在,能接触到这暴露部位的位置十分抢手,为此,神王宫殿之中差点酿出流血惨案。

当然,这流血惨案其实并不是今天第一桩,方才宙斯砸克洛诺斯的时候,可是真的把克洛诺斯给砸出了血的。

“你们这样也很下流!”女神们不乐意了,早就不满于男神们恬不知耻的女神们愤怒地表示,“虽然我们力气没有你们大,可是集合众神之力将阿佛洛狄忒送回去也不是难事,更何况阿佛洛狄忒也更亲近我们,所以就不麻烦你们了。”

爱与美之神是众神的,不拘男女,所以别想着把她们排挤出去独自占便宜。

“谁说的阿佛洛狄忒更亲近你们?”有神不满意了,高声问道,“谁看到了?”

别说,还真有神不怕死的举起手,这是一个拜倒在某位和阿佛洛狄忒交好的女神石榴裙下的,为了讨好女神们,他果断的背叛了男神队伍。

出头神瞬间收获了海量赞美。

“你真是个正直的神。”

“还很勇敢。”

“仔细看你也非常英俊呢!”

被背刺的男神们:“……”

“我想我们需要好好聊聊。”说着,那位出头神已经被几名身材高大的男神给夹走了。

惨叫声从神群后方传来,此举瞬间激怒了女神们,就在双方矛盾冲突越演越烈,声势即将盖过那边正在商量该怎么处置克洛诺斯的宙斯他们之时,普罗米修斯他,终于出场了。

“要不咱们打个商量吧?”终于挪进了中心圈,普罗米修斯边打理着他那一头挤乱的卷发边说,“不如你们各自选出几名代表来,将阿佛洛狄忒送回去怎么样?二男二女男左女右一起把他抬走,公正合理,其他神监督,以免他们假公济私骚扰阿佛洛狄忒。”

这个主意,老实说,没有神想要同意,就算碰到了阿佛洛狄忒又怎么样?那么多双眼睛监督,他们就算是想借机揩油也没机会啊。

然而他们却再也想不到更好的办法了,于是秉承着我得不到谁也别想得到的共患难精神,众神最终心不甘情不愿的选出代表来,就像是抬战利品一般,将阿佛洛狄忒抬着走出了神王宫殿之中。

嗯,天很蓝、风很柔,世界也依旧这么美好,刚刚见证了一场政变的中立什么表示,神王宫殿里发生的一切都与我无瓜,他们真的只是不小心路过的吃瓜群众。

“可怜的阿佛洛狄忒,我们这就送你回家。”说完,一群神无比快乐地离开了现场。

“那个,我也喝了葡萄酒,你们有没有考虑过送我回去?”就在众神将要离开了宫殿之时,只见有一名神袛弱弱地求救道。

和阿佛洛狄忒这种故意喝酒的不同,他是真的因为太激动而不小心喝了那掺有迷药的酒,等到意识到不对是已经晚了,所以他才会放下自尊与骄傲向自己的亲戚们求救。

然而并无神回应他,该离开的、想离开的早就欢欢喜喜地离开了,至于那些留下来的,比起这位误饮迷酒的倒霉蛋,他们更关心宙斯。

“都是流氓,男女都要防啊。”普罗米修斯走到那个倒霉蛋儿身边说道,“不过比起女流氓,还是男流氓更危险些,因为女流氓们要想成事是需要阿佛洛狄忒清醒的,但是男神们就不必了。”

“唉,都是美貌惹的祸啊,酒后乱x风险高得离谱,可怜的阿佛洛狄忒。”普罗米修斯惋惜地说道。

“确实可怜,”倒霉蛋也跟着他叹了一回,“不过我亲爱的兄弟,”那倒霉蛋忍不住问道,“可是你说的这些和我有什么关系吗?”为什么要和他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

普罗米修斯:“老实说,我的这些感慨和你确实一点关系都没有?”

倒霉蛋:“那为什么和我说?你知道的,我现在脑子越来越糊涂了。”

普罗米修斯:“不和你说,难道要我一个人自说自话吗?那岂不是显得我太话痨神经了。”

普罗米修斯认为,每个智者贤者都该标配一个好奇心重的糊涂蛋,最好他们还带点话痨属性。

没有一个负责提问引话题的,很多话他都说不出来,这让他怎么发挥?

倒霉蛋:“……”

然而倒霉蛋已经无法回应他了,就在普罗米修斯说完后,他已经白眼一翻晕了过去。

“你也很可怜啊。”这么说着,普罗米修斯将他扛在了肩上,“如果你能更好奇些就好了。”

说完,他已经带着那可怜的倒霉蛋离开了,而就在普罗米修斯离开后不到一分钟,终于有神说出了那至关重要的一句话——

“不好了,克洛诺斯跑了!”

嗯,场面一度很尴尬。

阿佛洛狄忒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日午后了,托那强效迷药酒的福,他做了个十分香甜美妙的梦境。

虽然他醒来后压根也没记住梦境的内容,不过总之,很美妙就是了。

醒后第一件事,就是掀开被子以及自己的衣服,重点观察了一下肚脐以下的所有部位,见身上没有多了小草莓,也没有不可描述的液体,终于放心的阿佛洛狄忒忍不住长舒了一口气。

醒来的地点是自己的神宫之内,而不是其他地方,且睡眠没有被打扰,看来宙斯那边没败。

阿佛洛狄忒打了个哈欠,摇铃找来了神侍。

爱与美之神阿佛洛狄忒,并不是难侍奉的神袛,他只有在面对那些手段强硬死皮赖脸骚扰他的神袛时,才会显得格外严厉,其他时候,他都是再温和不过的。

就在他换下昨天的衣服后,两片由金羊毛纺织而成的矩形面料展开在他面前,一前一后,他由着神侍们将前后两块面料从肩膀到手臂处用绳带穿连起来,最后由他们将腰带缠绕在他们身上,一件保守却又隐含诱惑的爱奥尼亚旗同(ioric chiton)就这么穿在了他的身上,心情甚好的他今天在换衣时甚至还亲自动手,调整了衣服的褶皱以及腰带的位置。

所有衣服中,他最喜欢的爱奥尼亚旗同款式,因为他能遮住所有隐秘部位,一点都不露。

至于最重要的部位,他早就在神侍们进来之前用特制的布裹住了,所以——

“所以你们能再有出息一点吗?动不动就流鼻血不但显得你们很没见识,也让我心里发慌。”

“是您的魅力太强大了。”一个小神侍边擦着鼻血边说道。

阿佛洛狄忒:“那好,以后我自己亲自披布料。”

神殿内瞬间响起一阵哀嚎声。

就在阿佛洛狄忒准备和他们继续说笑之时,一位并不出乎意料的访客走进了她的神宫内。

“宙斯召唤你前去。”忒弥斯笑容满面的对他说道。

看着她脸上挂着的罕见的甜美又温柔的笑容,阿佛洛狄忒若有所思。

“你恋爱了!”他很肯定的说,对这种笑容再熟悉不过的阿佛洛狄忒只一眼就判断出了,忒弥斯原本空白的感情生活起了波澜。

忒弥斯轻轻点了点头,难得的露出了害羞的表情。

“他们将要和克洛诺斯开战了,就在昨天你醉后没多久,克洛诺斯就同宙斯他们打了一场,虽然宙斯守住了奥林匹斯山,可是大部分提坦神都跟着克洛诺斯去了阿奇里斯山。”

信息含量无比大的言论一出,原本打算继续和忒弥斯讨论恋爱话题的阿佛洛狄忒瞬间变了表情。

“看来我们必须尽快去宙斯那里了,”苦笑一声后,阿佛洛狄忒对忒弥斯说,“宙斯在哪里?”

疑似已经被划入宙斯阵营的阿佛洛狄忒,现在倒是真想见宙斯他们了。

宙斯在哪里?

他就在神王宫殿收纳燧石镰刀的那个房间内,就在阿佛洛狄忒和忒弥斯到达后,只见这位新任的神王,正小心翼翼地将燧石镰刀从祭台上取下,然后将那块代替他被克洛诺斯吞入腹中的石头放在二楼祭台上。

“好久不见了,阿佛洛狄忒。”见到阿佛洛狄忒那一刻,宙斯笑了,他高举着镰刀对他们打了个招呼,说,“你的风采比几年前更胜了。”

一道光,极不合时宜的照在了镰刀上,于是刀锋上闪过了一道冰冷的锋芒,看上去特别瘆神。

此神怕不是有大病!

阿佛洛狄忒无奈地看着宙斯,说:“你既然这么注重仪式感,当初为什么还要我把它带走,直接塞克洛诺斯或者是瑞亚床底下藏着不是更好吗?省时省力,而且也不会被神发现。”

“这么些年了,我就没见过哪个神侍有打扫床底的习惯。”

忒弥斯:“……”

“你以为他们不想吗?他们是怕出大事好吗?还有——”

“阿佛洛狄忒,你重点偏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