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书海阁 > 科幻小说 > 美神最近很慌张[希腊神话] > 神王之争(六)
“出大事,什么大事?”阿佛洛狄忒问道,“床底下能有什么大事?”

不是喜欢偏重点吗?他今天也偏个重点给他们看看,常年被坑的阿佛洛狄忒表示,今天他就让宙斯他们知道什么叫打马虎眼。

确实,燧石镰刀的刀锋很利、很冷,然而这吓不到他,有本事宙斯就拿那玩意儿把他像乌拉诺斯那样给锯了,否则别以为他会忌惮那东西。

没错,他看穿了宙斯的打算,无非是恩威并施,大棒和糖果齐上,先施压后安抚,并许诺各种丰厚的回报,彻底将他绑在宙斯他们这边而已,说不定他还要上战争的最前线。

他会顺了宙斯的意吗?

阿佛洛狄忒表示:没门儿!

又没有血缘关系,没回报,谁帮他?他确实恐惧克洛诺斯,也乐意见他被赶下神王宝座,可这并不代表他会为宙斯尽心尽力,现在,别说宙斯没给他回报了,就算是宙斯给了,他也不一定会接。

有本事就把他给锯了,宙斯要是真敢这么做,他就敢当着众神的面脱/衣/服,让他们看看自己的伤疤,看看到时候其他神是什么想法。

“其实,床底下确实容易出事儿。”眼见阿佛洛狄忒摆出一副就算暴力也不合作的态度,忒弥斯连忙打起了圆场,“阿佛洛狄忒,你知道的,床底下真的很适合藏匿,可就是因为太适合藏匿了,所以很多神的婚姻,嗯,你懂得。”

阿佛洛狄忒:“我懂了。”

只一味的善良与正直是很难在奥林匹斯混的,过去丰富的斗争经验告诉他,若想真正掌握自己的命运不□□/弄,就该适当展现自己的肌肉与强硬,即使是面对神王也不能退缩,退一步,他就会沦落为提线木偶。

终于,他被练成了一块滚刀肉。

“这些都不是重点。”见那燧石镰刀吓不住阿佛洛狄忒,宙斯便将它随手扔在了地上说,“你知道自己将会遭遇什么吗?”

“克洛诺斯他们已经推举了阿特拉斯为领头,来攻打奥林匹斯,那边最新传来消息,阿特拉斯说了他将会攻破奥林匹斯解救你,然后获得你的青睐。”

阿特拉斯,二代提坦神,他是宙斯的堂兄,也是普罗米修斯的同父兄弟,魁梧高壮的他力大无穷,一旦解放成巨神姿态,战斗力会达到非常恐怖的程度。

要不是被乌拉诺斯诅咒过自己将会被自己的后代推翻,克洛诺斯要针对防备的对象恐怕就是阿特拉斯了。

“想想阿特拉斯的尺寸,阿佛洛狄忒,我真同情你。”宙斯说。

“他可以变化身形成普通神大小。”阿佛洛狄忒回道。

“即使是普通神身高,你恐怕也承受不住。”宙斯强调道,“他是真的很夸张,很离谱的程度。”

阿佛洛狄忒:“……”

他不可置信地睁大了双眼,诧异地问道:“知道的这么清楚,难道说你竟然见过他的尺寸?什么时候?”

阿特拉斯也吓不住他。

宙斯:“……”

他看着那夸张地拿手捂住嘴来表达惊讶的阿佛洛狄忒,脑中清晰地浮现出了两个字——报应。

什么叫报应?报应就是当你对别的神玩阴谋算计的时候,别的神也会把这一套还给你;当你偏重点转移话题糊弄别的神的时候,有一天同样这一套也会在你身上上演,这就是报应啊。

“我需要你的帮助。”宙斯悟了,终于学会以诚待神的他无奈地摊开双臂,展露着自己的脆弱,“阿佛洛狄忒,我需要你的帮助。”

“我的能力有限,”阿佛洛狄忒说,“一旦上了战场,所有神都会批戴好盔甲,再加上现在已经有神能够驱散箭上的法则力量,到时候我的箭可能就起不到作用了。”

“在战场上,没有神会乐意做个靶子,至于金箭和铅箭,老实说它们的数量有限。”

“上战场前线对你这种正直慈悲的神来说,实在是太残酷了。”宙斯表现得非常痛心,“你怎么能上战场呢?那实在太危险了,阿佛洛狄忒,相信我,没谁想要你上战场。”

这话倒不是在撒谎,阿佛洛狄忒的擅长领域确实不在战场上,他会是最好的后勤,因为只要他出现了,那些疲惫的神在他的能力和美貌下会倍感轻松。

前提得是阿佛洛狄忒愿意配合,而现在,阿佛洛狄忒看样子是不太想配合的。

“其实上战场也没有问题,虽然我的能力有限,不过凑数还是没问题的,没准能瞎猫碰上死耗子,金箭与铅箭恰好射中那些地位高的神呢,危险什么的,我并不害怕。”这么说着,他笑得格外灿烂。

‘很好,看样子是相当不配合了。’宙斯想。

至此,仅支付一点小小的报酬,就得到阿佛洛狄忒帮助的计划彻底流产。

“战场什么的,因为还没有正式开战,所以具体战场会在那里还有待商榷,到时是什么情况谁也不清楚。”宙斯忍不住揪住了自己茂密的深棕卷发说,“至于你的未来,阿佛洛狄忒,你对升为主神怎么看?大家都一致推举你填补空缺的主神之位,你知道的,缺少爱与美德世界是异常恐怖的。”

“只要你成了主神,便能更好的为了维持美好世界而服务。”宙斯强调道,“所以,我想在此以众神之王宙斯的身份请求你,请你让这个世界遍布爱与美,让世间万物感受爱的美好。”

主神?

阿佛洛狄忒心动了。

成为主神之一,不但代表着他的地位会得到显著提升,更重要的是一旦主神身份被认可,他所掌握的法则力量将会进一步增强,虽说他的武力依旧只能用可怜来形容,然而金箭与铅箭上附着的法则力量却会强上很多。

阿佛洛狄忒十分好奇自己的箭威力究竟会强到什么地步,会被驱散吗?

“我能够承担如此重任吗?”阿佛洛狄忒看似忐忑的问道。

敢拒绝他立刻就化身咸鱼躺平。

“相信自己,你确实是个做主神的好神选。”宙斯一把抓住了阿佛洛狄忒的双手。

这一刻,他万分诚恳。

“你愿意为了共建美好世界而成为主神之一,承担主神重任吗?”

“我愿意。”

一直默默围观的忒弥斯咳嗽了一身。

阿佛洛狄忒立马甩开了宙斯的双手。

“你有话就好好说,小指头就不用动了。”阿佛洛狄忒边搓双手边说,他那被宙斯小指剐蹭的手部部位现在痒得厉害。

宙斯:“……”

他眨了眨眼睛,无辜地看着阿佛洛狄忒和忒弥斯,似是听不懂他们的意思。

主神的位置都给出去了,让他占点便宜又算什么?

毕竟那可是主神啊,虽说现在因为克洛诺斯的缘故空缺了很多出来,可是他本来是打算只把主神位子,给自己血缘最近的兄弟姐妹与子女的。

“那么,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宙斯说,“阿佛洛狄忒,我马上就去宣布这个好消息,对了,如果你对这个感兴趣的话——”

宙斯将那把镰刀提了起来递到阿佛洛狄忒面前说道:“这是个合格的纪念品。”

老实说,他也无法想象出来克洛诺斯当年,到底是怎么把乌拉诺斯给锯了的。

阿佛洛狄忒欢喜地收下了这份礼物。

“你现在倒是不怕这个了。”就在宙斯离开后,忒弥斯笑着说道,“我永远都忘不了你当初忌惮它的模样。”

“神总是会成长变化的。”用手试了下那锯齿的锋利程度,阿佛洛狄忒说道,“我也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战战兢兢的新生神袛了。”

他只会越来越强。

“不过我倒真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接受了主神位置。”忒弥斯接着说。

比谁都清楚阿佛洛狄忒曾经受过怎样的惊吓与委屈,在情感上自然是偏向于阿佛洛狄忒的,所以对于他方才为难宙斯的行为,忒弥斯举双手表示支持,并由衷希望阿佛洛狄忒能继续为难下去,她乐子还没看够。

“有台阶就得赶紧下。”阿佛洛狄忒这么回道,“宙斯也是要面子的,谈崩了对谁都没好处。”

“对了,”就在离开之前,阿佛洛狄忒突然想起了什么,“之前你承认了自己在恋爱中,那个对象是谁?他是个怎样的神?”

忒弥斯:“那个神你也认识的。”

她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红,看起来的诱神极了:“那个神,就是宙斯啊。”

就是宙斯啊!

阿佛洛狄忒怀疑,说这句话是忒弥斯是用了神力的,要不然他怎么会听到一声声的回音在脑海中不绝呢。

紧握着镰刀的手,不知不觉间松了开来,就在哐当一声响后,阿佛洛狄忒发出了一声哀嚎。

“这不可能,我不相信!”他哭得撕心裂肺。

他哭得很惨,然而并没有谁会因为他这种表现,而认为阿佛洛狄忒暗恋忒弥斯。

忒弥斯:“可怜的阿佛洛狄忒。”

看着阿佛洛狄忒那疯狂飙血的大腿,忒弥斯不禁感慨道:“现在我终于肯定了,克洛诺斯当年确实是用它把乌拉诺斯给解决的。”

“明明是锯齿状的,想不到竟然会这么锋利。”

“我不相信!!!”阿佛洛狄忒边撕衣服包扎边疯狂的喊着。

“我和宙斯的事不急,可以往后再挪挪,稍后再给你解答也来得及,现在最重要的是你的伤势。”见阿佛洛狄忒的手都因为疼痛而颤抖了,忒弥斯连忙接过他撕下来的布条为他包扎。

“不行,我必须喊出来!”阿佛洛狄忒咬牙说道,“实在是太他妈疼了!”

合着你刚才之所以会疯狂喊不相信,不是因为真的不相信,而是因为实在太疼,又不想丢脸了?

忒弥斯:“我是真的服气你们了。”

“你不懂,面子比什么都重要!”阿佛洛狄忒强撑着最后的倔强说道,“这把镰刀真邪性,它是不是被诅咒了?专门特攻和乌拉诺斯有关联的神?”

忒弥斯:“如果是真的话那就好了,还有我必须提醒你,那把镰刀并不是主动特攻你的,而是你因为震惊而不小心松了手,导致它在坠落时把你给刮伤的。”

所以请不要把锅甩在镰刀上好吗?这柄镰刀它虽然很优秀,但是离成精,有自己的意志还很遥远。

阿佛洛狄忒:“不行,我得把他送还给宙斯,这镰刀他肯定用得上。”

忒弥斯:“所以我都说了不要随便甩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