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书海阁 > 科幻小说 > 祖宗们拿刀逼我做菜 > 第81章 白云猪手
菜地中, 孙国栋这会儿满手漆黑,正抓着草木灰往菜地里头洒。

猛的听到孙宝宝问,他不禁抬头, 疑惑说道:

“蒋家?哪个蒋家?”

呃……啥, 啥意思?

孙宝宝挠挠脑袋,“爷你不晓得吗?就是八珍堂的蒋家, 也是做菜的,有人说蒋家跟咱们家可是纠缠了百年的仇敌关系!”

说到这儿,孙宝宝心中忍不住突突的,犹豫片刻,哼唧两下:“咋回事儿啊,家里就剩我一人了,你们怎么还留下一个这么强大的对头给我。”

这是坑人啊!

孙国栋“啧”一声,恍然大悟,似乎刚想起什么的模样。他伸出那双布满草木灰的手,捏了捏孙宝宝的脸蛋,一脸不屑。

“蒋家也能被你称为对头?这算什么对头?他家祖上就是半吊子的货色,怎么到如今还让你怕成这样?”

孙宝宝“嘿”了一声,挥开他爷的手, 拍拍脸蛋,理直气壮说道:

“我如今就一介屁民,人家蒋家八珍堂都开遍全国各地, 他们要想找我麻烦,连借口都不需要找的好伐!”

孙国栋听她这么说就笑了,摇摇头叹口气,随后淡淡道:“你放宽心,蒋家不敢明着对付你。”

这话就奇了!蒋家家大业大, 算是资本家了吧。而且她还查过蒋家资料,那叫啥蒋游的还是清城山厨师协会副会长。虽然孙家饭店的账号在网上有点名气,蒋家或许不敢明着来,但只要有对付她的想法,那么多费点力,也会成功的。

这会儿听她爷这么说,这里边明显有故事啊!

孙宝宝赶紧弯腰拍两下菜地里头的大石头,然后托着腮,双眼带着八卦的光芒。

“爷,当年到底怎么回事儿?”

孙国栋拾掇菜地的手没停,语气平常道:“哪有怎么回事儿,蒋家当年哪能和咱孙家相提并论。”

孙宝宝明白她爷的意思,国栋老傲娇了,潜台词就是把当年的蒋家和当年的孙家放一块比是碰瓷。

还不等孙宝宝继续问,孙国栋突然直起腰,思考片刻继续说道:“蒋家在咱们孙家面前是理亏的,他家祖宗曾被你四爷爷教导过。”

“嗯……也不算教导,只算做提点。”孙国栋补充解释,“你四爷爷当年在养心殿御膳房做事,当时的蒋家人在行宫的御膳房做事儿。

有一回皇帝出行到了行宫,你四爷爷也被带去了。蒋家那人是清城山人,打听到你四爷爷同样是清城山人后,便跑到你四爷爷身边,给他当孝子贤孙去了。”

孙宝宝抬着头好奇问:“所以四爷爷是被他感动到了?”

孙国栋被宝宝说的这话一梗,突然,还没等他说话呢,后头传来幽幽说话声,“你们在说什么,也说给我听听。”

孙宝宝吓得一激灵,赶紧回头看,哎呀妈呀!只见她四爷爷站在菜园门口,脸色乌漆嘛黑的!

四爷爷瞥眼两人,那眼神,怪渗人,让孙宝宝想起趴在教室窗户外的高中班主任……

他大声喝道:“还在干嘛呢,正午都要来了,还不做饭呢?”

菜园中爷孙两人立刻正经,孙宝宝连忙抓过一把草木灰,往菜地中洒。快速干完后,洗洗手洗洗脸,赶紧去做饭。

厨房中,孙宝宝先是十分安分的在切菜,可过了半天,又没看到四爷爷人了,她胆子便立刻大了起来。

孙宝宝冲坐在灶炉前烧火的爷爷眨眨眼,依旧不死心,跃跃欲试道:“爷,你接着说。”

孙国栋故事说一半卡在心里头也挺难受的,仔仔细细的看了眼窗外,小声道:“那蒋家人也算有毅力,日日帮你四爷爷洗衣服,倒尿壶,连洗脚水都帮忙端。

连我都做不来的事儿人家全做了!

你四爷爷不让做,哎!人家非不听,甚至还想给你四爷爷守夜呢!”孙国栋说着啧啧啧的皱起眉,明显是往事说上头停不下来了。

他十分谨慎的看眼窗外,快速喝口水,接着说道:

“皇帝老儿在行宫待了半年,他就伺候了四爷爷半年,等到快回宫了,那蒋家人便朝你四爷爷哭诉,说他家中老小都在京中,想让你四爷爷行行好,带他回去。”

“然后呢然后呢!”孙宝宝听得激动,连切菜的手都不由得停下了。

“你四爷爷受了人家的照顾,就想还了人情,于是找个机会和主子说了一声,蒋家人便被调回宫里头的御膳房了。”

“到了宫里后,他事事以你四爷爷为先,过了几年,他说想拜你四爷爷为师,但你四爷爷不肯,只随手教他几道孙家菜。

你现在是不晓得,当年在御膳房中,只要你有一道菜做得好,做得合皇帝心意,你就能在御膳房中有个地位,长长久久做下去,也不会受人欺负。”

孙宝宝思考一番,点了点头。

“你四爷爷当时教了他几道皇上爱吃的菜,跟他关系也算亲近,却没承想有天被他摆了一道。”

孙宝宝立即提起精神,关键的地方来了!

“徐鸭你晓得吧?”孙国栋问道。

她点点头,徐鸭步骤繁琐,价格也昂贵,外边的高档餐厅都有卖,但最出名的还是八珍堂的徐鸭。

孙国栋接着说:“当年金陵徐家老太爷和你四爷爷是忘年交,徐老太爷生前极爱吃鸭子,你四爷爷便给他琢磨了一道菜,名为徐鸭。等徐老太爷过世后,你四爷爷就再也未做过这道菜了。

后来你四爷爷把这道菜的做法教给了蒋家人,有回你四爷爷有事儿告假离开……”

“然后这道菜就入了皇帝的眼了对不对!”孙宝宝立刻好奇接话,紧接着又双眼亮晶晶的说:“他是不是还说这道菜是他所创!”

孙宝宝大致能猜到接下去的内容了,这才能解释自家为啥和蒋家有“仇”,又解释了徐鸭现在为何是蒋家招牌菜。

她觉得蒋家也是够蠢的,直接把菜改名为“蒋鸭”不好吗?怎么还叫着徐鸭呢?

孙国栋被截了话后十分不忿的看她一眼,这孩子怎么回事儿,就不能让他完整的把故事说完吗?

“还不止如此呢!”孙国栋又说道,“当时此人以你四爷爷徒弟自居,即便你四爷爷否认了,可因为常常指点他的关系,所有人都以为他怎么也算你四爷爷的半个徒弟。”

“而且这人不是个好的,当年咱家曾借过一卷《食经》给他,他反手就把《食经》给抄写下来,还将《食经》悄悄给卖了,卖了个大价钱!”

孙国栋讲着讲着笑了笑,“这可让你四爷爷吃了一个哑巴亏!”

孙宝宝听完直接呆滞,难怪八珍堂中的好多菜和《孙家食经》中的做法一模一样,感情是因为这个原因啊!

“那四爷爷没想着报复回去吗?”孙宝宝急急忙忙问,换做是她,她肯定忍不下这口气。

“哼!他当时跪在你四爷爷面前痛哭流涕,而且那段时间里,那人的祖父母、父母和妻子竟然在短短几天内接连去世……”

孙国栋心中都匪夷所思了,这人是幸运呢,还是不幸呢?

“你四爷爷是个面冷心软的,没有收拾他,只从此以后和他划清界限。他倒也乖觉,再未纠缠过你四爷爷,于是这件事便就此了结。”

孙宝宝忍不住露出一个黑人问号!

八珍堂的发家史竟然是这样的?而她四爷爷竟然也能放过这种人?

那怎么就不能放过放过他亲孙女呢!

孙宝宝摸摸小手,自己上回酒酿错了,还被板子打了一顿!

孙国栋也是老人,老人就爱讲古。孙宝宝没来之前他都是听人讲的那一个,孙宝宝来了后他才能说个爽快。

今天和孙女八卦了一回自个儿爷爷,心情都不由得好了,甚至还站起身帮孙宝宝分担一些菜。

孙国栋看看周围食材,拿起一旁的猪前蹄,掂量掂量问道:“今天的前猪蹄你打算如何做?”

孙宝宝说道:“还能怎么做,做潇湘猪手啊。”

她对潇湘猪手这道菜极为热衷的,浓油赤酱,味道不仅酸甜还香辣!啃着的时候皮糯但筋却有嚼劲,不仅可以配饭吃,就是平常没事儿的时候她也爱啃。

其实孙宝宝她口重,比起清淡的菜,她还是爱吃这种味道重的菜。

孙国栋听了就无语,“你做菜缺少创新,爱吃一道菜就拼命做一道菜,这样怎么能进步?”

说着,拿起刀,把猪前蹄劈成两半,然后切成好几块,转过头对孙宝宝道:“我今儿教你一道菜,白云猪手,猪蹄的另一种做法。”

孙宝宝顿时就问了:“好吃吗?”这个很重要。

孙国栋点点头,往锅中放入清水:“好吃!怎么会不好吃呢,而且做法极为简单。”

孙宝宝一听,立刻拿刀跟着做。

只要做法简单又好吃的,她都学的可认真了。

孙宝宝这时候还看不出白云猪手是个啥子做法,可当将猪蹄块、姜片、葱段放入锅中一直煮,撇掉浮沫后还要用小火煮后,她就大概明白是个什么做法了。

泡萝卜吃过没?

她怀疑就和泡萝卜一样。

果然,眼看锅中的猪蹄快熟了,孙国栋就让孙宝宝将壶中的开水倒出来。

开水是早上烧的,水是爷爷天没大亮时从竹屋后头的清泉中挑的,孙宝宝十分爱喝。

平常她在外头一天能喝一升多的水,而她在空间中也能喝一升多的水。

注意了,她在外头是要不停做事儿的。

孙宝宝这会儿“咕嘟咕嘟”喝一口,水这会儿已经变凉,喝着甘甜清爽!

她把水倒好后,孙国栋就捞出锅中猪蹄,晾干水分后放入冰水中。

“得浸泡三小时,要晚上才能吃。”他道。

说完,又起锅倒入清水,然后往锅中倒入白醋、冰糖、白糖和盐。这时锅铲就要轻轻搅动了,这些调料一放入其中,孙宝宝就能闻到那股很浓很浓的白醋味。

看来她猜对了呗,有一种泡萝卜也是这种做法。

锅中的调料熬融化后,用勺子舀起一点点的汤汁,放入口中尝一下味道,若酸甜得当,就可以舀出来放在大碗中了。

等着猪蹄泡完三小时后,便可将猪蹄放入汤汁中浸泡。

孙宝宝觉得这道菜要做的挺久的,刚巧空间中猪蹄多,她本着为爷爷们消除消除存货的心态,煮了一大盆猪蹄,又熬了一大盆汤汁。

时间一到,她就将猪蹄放到汤汁中,把猪蹄和汤汁装到一个个大的保鲜盒中,然后撒上红小米椒圈,再带出空间,放入冰箱中冷藏。

孙宝宝国庆忙的很,相比之下,空间的日子就很清闲了。

她最近这一段时间,要不就是和老祖宗上山采茶挖笋,要不就是跟着四爷爷酿酒,其余的时间里做几个火腿,又熬几盅药膳,时间虽安排的很充实,却又一点儿都不累。

等到要离开空间那天,她还蛮不舍的。

怎么说呢,就和假期过后要开学的那种感觉一模一样……

不过对于蒋家,她进来时不但好奇,心中说实话还有些害怕。可这会儿出去,孙宝宝便一点儿都不怕了,她可是知道内情的人!

甚至还想着哪天把“蒋家徐鸭”改成“孙家徐鸭”,要不心中总是有些憋屈。

四爷爷也真是能忍!

孙宝宝出空间后,特意去查了一番徐鸭,紧接着又翻翻自家菜谱,果然在那上面看到了徐鸭的做法。

她大致琢磨好做法后,大早上的,赶到江老太爷家挑了两只活鸭子。

天色此刻还没大亮,可村中的老人都已经醒了。散步的这会儿正穿着两件薄衣服,而湖边打太极的则还穿着一件短袖。

秦公湖中荷花已经没有多少了,绝大部分都是荷叶,这会儿碧叶连成一片,迎着朝阳,也别有一番美感。

“宝宝你这是去哪呢?”刘二大爷喊住她。

刘二大爷此刻拿着一把软剑在练剑,孙宝宝看不懂,只知道招式十分花里胡哨……

孙宝宝赶紧给众人问好,然后说道:“我去江太爷家买鸭子。”

刘二大爷指指不远处的垂杨柳下,“你江太爷在哪儿呢,直接去找他吧。”

孙宝宝顺着他的手指往一处看,果然看到一个在耍鞭子的老人。

孙宝宝道了句谢,赶紧走过去,“江太爷爷,找你买两只鸭子。”

江太爷爷家的鸭子喂的好,村中没养鸭的人一般都会来他这儿买。

“买鸭子,行啊!我给你挑两只。”说着,带着孙宝宝悠悠转到田中,打开栅栏门,十分豪爽说道:“你要哪一个?”

孙宝宝挑了两头,也不需要宰杀洗净,直接一手一只的拎着鸭子回家了。

两只鸭子约摸都气性大,这会儿十分不老实,“嘎嘎嘎嘎”的叫,孙宝宝捏住的它们的翅膀,它们便用脚扑腾个不停。

关键是脖子还一伸一伸的,她差点儿就被叨到肉。

望天村这段时间来游客贼多,游客也有早起的,他们绝大部分人都认识孙宝宝。

所以这会儿不仅笑着和她打招呼,更笑着拿出手机悄悄对着她拍!

孙宝宝只恨自己出门没有戴口罩。

好不容易到家了,又恰巧见到赵思衡。

赵思衡看呆一瞬,这人穿着家居拖鞋,身上也是宽宽松松的休闲服,头发随意绑着,十分不平整。

关键是手上不停蹿脖子叫的两头鸭子是怎么回事儿?

孙宝宝在赵思衡刚要开口的那瞬先发制人!

“赵思衡你出门啊,对了,你种子啥时候能给我呢?”

赵思衡口中话一噎,“可能还得过一周的时间。”

孙宝宝点点头,“种子大概有多少呢,我想着能不能先把地给开垦出来。”

赵思衡想了想,“我待会儿微信上发个单子给你,你到时候自己算算。”

“好呀好呀!”孙宝宝点点头,然后直直的、快速的往家中走。

后边的赵思衡总觉得自己被孙宝宝用完就扔了?

“哎!”他突然出声,孙宝宝转过头,好奇看他。只见赵思衡指了指她手臂,“宝宝你手臂上的伤怎么样了?”

孙宝宝下意识看眼自己手臂,心想自己伤口这会儿都开始脱痂了!

她这回是肉眼见到了空间的魔力,伤口不但结痂的快,更脱的快,快得她这几天都不敢穿短袖,怕被人怀疑。

赵思衡看她表情,赶紧说道:“我有一盒消疤痕的药膏,特别好用,等过两天我给你。”

孙宝宝想说不要的,可人家一脸真诚的看着她。

不要也不好!

于是她点了点头,道声“谢谢”后赶紧进门。

厨房中大家伙都在做菜了,孙宝宝把鸭子关到笼子中后也赶紧回房间换身衣服,然后洗洗手消消毒开始做菜。

“宝宝,冰箱中那一盒盒是什么?”秦惠突然抬头问道,“我刚刚拿东西的时候瞧见的,得有十多盒吧。”

“白云猪手!”孙宝宝被她一提醒,顿时想起自己还有这么几盒东西。

白云猪手真不愧叫白云猪手,猪蹄块这会儿看着十分洁净,而那汤汁呢,更是和奶汤差不多。

保险盖子一打开,一股酸甜味儿直直冲了出来,孙宝宝眯起眼睛,一把将保鲜盒放入冰箱中,然后快速跑到小院内,打出一个喷嚏!

“这味道闻着就开胃!”赵大娘赞叹说道,“猪手这样泡着好吃不,是不是和泡凤爪一个味儿?”

孙宝宝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呢。”说着,又把刚刚那个保鲜盒拿出来,“头回制作,大家来尝尝味道怎么样,若是可以,咱们今天就可以挂牌子售卖了。”

她拿出几个碗,然后各个碗中放了两块。

大家听她说是头回制作,顿时感到十分好奇,孙宝宝也夹起一块猪手开始咬。

别看猪蹄清清淡淡的,但却相当能勾起人的食欲。

首先是那股酸甜味儿,一闻就开胃。

其次是小米辣,红红的辣椒点缀在白白的猪蹄上,看着便诱人。

孙宝宝咬一口——

沃德天!

她瞪大眼睛,是十分与众不同的口感!

客人一个一个的落座,厨房中也热火朝天。

关萱拿着点菜条进来说道:“宝宝,几盘的白云猪手都被买完了,好些人还问有没有呢。”

“这个要花费很长的时间,总共就十道,今天是别指望了,不过,你跟他们说接下来的几天都会有。”孙宝宝一边炒菜一边说道,然后几盘软兜长鱼直接出锅装盘。

“好了好了,这一波菜你和吴晴晴先拿出去吧。”

关萱点点有,把一道道菜放在托盘上,然后端着托盘出门。

“晴晴,可以端菜了”她经过吴晴晴时说了一句。

吴晴晴前段时间因为自己是上龙村的而被孙宝宝所辞退,所以那几天做事儿相当积极认真。做了几天后,发现孙宝宝根本没在她面前提过这回事儿,可自己认真的这股劲儿却一直舍不下了。

这是咋回事儿?她自己都没想明白。

她端着菜盘出来时自己还在琢磨,她吴晴晴这么懒的一个人,怎么就改性了呢?

“您好,您的菜上齐了。”吴晴晴把几道菜摆在桌上。

来吃饭的人是林丹静,因为她明天就要回首都了,所以今天说什么都要来吃一顿。

蒋心怡来了两次,也学会了代排队这个法子,她今日跟着林丹静一块来的,除此之外,还有她外公外婆。

哦,她爸没来。

林儒明是最先动筷子的,刚刚菜还没上桌的时候他就盯紧了这盘猪手,如今第一筷子也是夹的白云猪手。

他闻了一闻,本就空空如也的肚子顿时发出叫声,这味儿,也太令人口齿生津了!

林儒明咬一口,竟然自己能感受到一声脆响!

是的,脆响!

脆响来自猪手皮,猪手皮很白净,没有一丝毛,十分光滑。猪手皮也很厚,皮直接连着的是筋、瘦肉、骨头,就是很少肥肉。

入口的第一感觉就是十分清爽的酸甜味,若得分个先后的话,刚出口那一刹那,刺激舌头的是酸味儿,直接把口水都刺激出来了!

然后咬下一口,“咯吱咯吱”嚼两下,就能吃到甜味儿了。甜味一点儿都不腻,酸甜口酸甜口,还是酸占六成甜占四成。

可酸甜味儿过后,竟然还能吃到一丝丝的辣味,辣味丰富了口感,然后吃着又想吃。

吃完皮,便是肉。

林儒明这么大的老人了,还是个十分关注自身影响的老教授,可他这会儿竟然两只手拿着猪手啃,就是不肯放下!

这白云猪手的肉太嫩了!

他原先还以为怎么样也会有点柴的,可是肉却是带着一点韧劲的嫩。而且糖醋汁浸泡的很是到位,啃骨头时,骨头都了味道。

“爸爸,您这牙齿就别这么费力啃了,让女儿帮您分担分担。”

一盘的白云猪手本就没多少个,可她爸还吃的贼快,让林丹静十分担心。

担心猪手要被他爸吃没了。

林儒明竖着眉毛,瞪了她一眼,“放屁,老子假牙好着呢!”

饭店门外。

此刻,一辆车停在饭店门口,从车上下来两位年轻男女,接着,又从车上下来一位头发发白的老人。

“你好,请问您们是?”二雄赶紧站起身问道。

老者笑笑,“你好,我是清城山博物馆的,姓齐,叫齐鲁川。”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出门浪了半天~全勤我还是能保得住的!

大家觉得二合一发怎么样?要不我这个月试试六千字放在一块发?

——

白云猪手——《舌尖上的八大菜系》

徐鸭故事胡乱编的,徐鸭出自《随园食单》感谢在2021-08-31 23:48:43~2021-09-01 23:28: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守望真实、晴好 40瓶;人生、景行 20瓶;小呀小玥鸣 17瓶;24543806、luck 10瓶;网娃、香菇豆腐 5瓶;静音中…… 2瓶;轻风吹过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