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书海阁 > 玄幻小说 > 万界妖皇 > 第九十四章 劝人为善才是最大的恶
边荒其实就是一片巨大的山林地带,自远处看的时候,只能看到朦朦胧胧的影子,树影重重,左右起起伏伏,向两边延伸开去,向正前方看去,树影仿佛与天空的云层相互连接在一起,看上去云雾缭绕,朦胧不清。

到了近前再看,秦小天不禁惊叹:

“嚯,这些树真大!”

抬头仰望,几乎要把脑袋下弯到后腰,目光才能看到树顶,而有些树的顶端更是在云雾缭绕间看不清楚。转头向两边看去,目光顺着树木一直向远处延伸而去,直接目光所及之外,依然是树影重重,望不见尽头。

秦小天跑上前去抱住一颗树干,但是双臂环绕也只能抱住树干的一半不到,这树的主躯干有他几人环抱直径。

“切,乡巴佬。”

队伍里一个青年不屑地哼了声,秦小天回头瞅了眼青年,后者身姿缭绕,跟个女人似的,举手投足间也十分女性化,就连穿着也像是一个女子。

秦小天撇了撇嘴说道:“这一棵树就够烧很久。”

“烧很久?”

队伍里一个女性成员对秦小天的话有些疑惑。

秦小天拍了拍树干解释道:“砍了当柴火啊,这么大一棵树,够一家子用很久很久了。”

“施主,花草树木也是有生命的。”

和尚无相微微低头双手合十。

一旁的一个中年男子满脸鄙夷,哼了声说道:“那你别吃热米饭,别喝热水,这些都是烧柴火得来的。”

“喂喂喂,你们在这啰嗦什么呢,其他队伍应该都已经进入边荒了。”

队伍中的另一名女子有些不耐烦地催促道。

七人队伍,五男两女,两女子中一人样貌四十左右年纪,名叫王琴,修为在彼凡七八层,只在队长之下,此时已经有些不耐烦几人在这里说来说去的了。

另一名女子样貌二十左右年纪,名叫李玲,修为在队伍中倒二,只比秦小天高一些。

五名男子,除了秦小天和无相,另外三人,队长看样貌四十左右年纪,名叫张春雷,修为最高,彼凡巅峰之境,身材虽然略显矮胖,但是表现得却十分稳重。那个对无相的话表现出鄙夷之意的中年人,名叫赵东,身材壮硕魁梧,修为在彼凡第六层上下,满脸的戾气,左脸一条刀疤有些刺目。

那个行为举止女性化的队员名叫蒋友友,因为这个名字,秦小天还笑了好一会。蒋友友的修为队伍中等,彼凡五层境。

“不必着急,进去之前,我们立下几条队伍的规矩。”

队长张春雷不急不缓的说了句。

王琴越发的不耐烦,脸上怒气更甚。

“规矩?我们不过是临时组成的一个小队伍,立什么规矩,有什么意义?”

张春雷看了眼王琴,气息微微一变,灵势向外散发,近乎辟谷之境的灵势瞬间覆盖了这一小片空间,笼罩住几人。

即使只是相差几个小层级,修为级别的压迫感还是十分明显的。几人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尤其是李玲和蒋友友。

秦小天倒是不受影响,他体内五个节点在第一时间运转起来,体内灵力涌动,灵势向外散开覆盖在身体表面,虽然只有彼凡初期之境,但是足以抵抗张春雷的灵势威压。

另外几人多多少少受到张春雷灵势的压迫,面色有些不太好看。

赵东强忍着抗住灵势的压迫,双手抱于胸前,未发表意见。蒋友友皱着眉头,摆了摆手指头,说道:“无所谓啦,你是队长,你决定喽。”

秦小天耸了耸肩,也没有意见。无相和李玲没有说话,默认同意。

张春雷收回灵势,几人稍微喘气。秦小天体内五个节点停止运转,身体表面的灵势向内回笼缓缓散去。

张春雷有些惊讶地看向秦小天。秦小天是队伍中几人修为最低的,但是刚才在他的灵势笼罩之下,秦小天却是最轻松的,看上去一点也没受到影响。

其他几人这时也才反应过来,也都看向秦小天。

“你小子隐藏修为?”

蒋友友瞪着秦小天有些恼火地喝问道。

秦小天不想解释,只是摊手笑道:“哥们,做人要低调,难道我一剑斩杀过三级妖兽也要告诉你吗?”

蒋友友不禁愣住,其他几人也是一怔。

“好了,还是说一下队伍的几条规矩吧。”

张春雷的声音将几人从愣神中拉回神来,都不再啰嗦,看向张春雷。

“第一:任何时候不得内斗。第二:非必要,不得单独行动。第三:一切行动以保住性命为首要前提。”

秦小天最先表示同意,只是对第二条有点疑惑。

“第二条,哪些情况是必要的情况呢?”

张春雷回道:“举个例子,我们遭遇了不可战胜的敌人,需要分散撤退,避免队伍覆灭。”

对这三条规矩,几人全部同意。

“好了吧,可以进去了?”

王琴仍旧是很不耐烦,但是态度收敛了不少。

相比于这支小队,其他队伍却是早就进入了边荒,有的队伍已经遇到了妖兽,并发生了战斗。

边荒内部就像是远古大森林,林木高耸,草木繁杂,其内行走十分不便,很多树木之间都盘绕着奇怪的植物,有的植物甚至会攻击人类,散发出毒雾瘴气。

队长张春雷像是一个优秀的猎人,他领着几人熟练地穿梭在林中草木山石之间,似乎总能寻到比较好走的“路”。

“队长,你进入过这里啊?”

秦小天很好奇地问。

“没有,我也是第一次进入边荒。我在成为修炼者之前,是一名山中的猎人,习惯于山林之间寻找并猎杀猎物的生活。”

张春雷凭借着猎人的经验,整整一天,队伍都没有遇到什么危险,也没有遇到妖族,连个妖兽的影子都没有看到。

入夜,队伍停止前进,张春雷找了一处比较隐蔽的山坳作为夜宿之地,并安排几人轮流守夜。

山坳不大,仅有几丈长宽,丈许深,外部四周草木茂盛,周围的树木也枝叶繁茂,几乎是将小小的山坳遮挡得严严实实的。

夜晚的夜空一轮弯月升上高空,洒下月光,落在大地上。不过却穿不透这些浓密高耸的林木,月光被枝叶挡在外面,只有零星点点的月光透过枝叶洒落在林间。

秦小天啃了一块冰凉的大饼,嘀咕着:“吃不饱,浑身没劲。”

小五倒是不挑食,没有野味的日子,啃着干粮也是津津有味的。

“施主,你若是没饱,我的这份干粮也给你。”

探查队出发之前,落云宗为每个人准备了干粮,虽然简单,但却很适合野外携带,但是口感肯定比不上野味了。

秦小天看了眼和尚,道了声谢:“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可不喜欢吃大饼。”

“找机会去打些野兽来。”

和尚念了声佛号,说道:“施主,少造杀业,因果自有定数。”

一旁的赵东哼了声,冷笑着说道:“小秃驴,少拿你们那套来忽悠人,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劝人为善才是最大的恶。”

秦小天转头看向总是一脸戾气,看上去恶狠狠地赵东,他忽然觉得赵东这话好像很有道理。

劝人为善才是最大的恶。

“赵大叔,你这话有意思,我要是打到了野味,一定分你一份。”

赵东微微扯了下嘴,轻哼了声,转过头去,没有回应。另一边的蒋友友提醒道:“秦小天,你可别忘了我们定下的规矩,不可单独行动。”

秦小天将手里剩下的半块大饼扔给小五,瞥了眼蒋友友,笑着说:“友友啊,队长说了,非必要不可单独行动。你知道人活着最重要事情是什么吗?”

“是什么?”

蒋友友问了句,随即又一瞪眼喝道:“别喊我友友!”

“友友,我告诉你啊,人活着,吃饱饭才是最重要的。”

蒋友友微微一愣,又喝道:“别喊我友友!”

“秦小天,这里不比人类领地的那些山岭森林,这里除了妖族,还有毒雾瘴气和恶水沼泽,普通的蛇蚁毒虫也都是致命的。”

“你们要是不休息,就由你们来守夜!”

就要轮到王琴守夜,她转过身有些恼火地呵斥道。

黎明时分,轮到秦小天守夜,他悄悄爬到山坳外,顺着一棵大树,一路向上,好一会才爬到云雾缭绕之处。

“呜呜!”

小五在秦小天身侧挎包里扭动几下,发出几声低鸣。秦小天连忙拍了它几下,低声骂道:“你叫什么叫,别把下面几个家伙吵醒了,又要啰嗦!”

不过小五还是扭动身体低鸣了两声。秦小天心有所感,轻声道:“好了,别叫了,我知道了。”

说着他向下爬了一段距离,然后抬头看向上面。此时黎明时分,天空漆黑一片,几乎伸手不见五指。

一般小五出现这种反应都是感知到了危险的存在。

正想着危险可能存在于何处时,秦小天忽然觉得喉咙有些痒痛,似有异物在涌动,直冲体内。这时,体内五个节点自动运转,灵力散开,向着冲入体内的异物而去,转瞬间就将已经快速分散在体内各处的异物包裹吞噬。

“咳咳咳!”

秦小天轻咳了几下,捏了捏喉咙,灵力涌过喉咙,痒痛的感觉渐渐散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