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书海阁 > 玄幻小说 > 这个江湖归我们做主 > 第一百另六章喜近
  欧阳妈妈叹了口气,情绪有些低落地自言自语:
“就是没什么贵客,真想女儿是风光大嫁。”
天佑笑着大声告诉她:
“老师妈妈別担心,我早己飞鸽传书而且收到回信,六王爷宰相大人我爷爷古将军都会赶来祝贺。”
欧阳妈妈激动了,这可是朝庭位高权重的大人物,太有面子了,自己的个人形象不能 寒酸,必须好好打扮一番,立马起身:
“那我得去街上买些脂肪水粉,再弄一套漂亮的衣服。”
司马龙飞没好气地说。
“又不是你嫁人,捣腾个屁,喧宾夺主啊?以为天姿国色自我陶醉?”
气得欧阳妈妈跳了起来,咋哪都有您搅局,瞪着大眼睛责问大胖子:
“难道本小姐姐不是天姿国色吗?”
欧阳静帮龙飞倒杯酒,她可不想大喜当前先大打出手,得缓和气氛:
“小飞,呤首诗夸夸娘的绝世容颜。”
龙飞呡了口酒,仔细想了想,不由一乐,太师公看来是个风流人物,收集了太多称赞美人的诗词:
玉颜寂寞胜芙蓉,丹唇一点含羞开。
白雪凝肤海棠醉,梨花带雨春露来。
欧阳妈妈得意地白了司马龙飞一眼,妩媚地一笑,谦虚地说:
“哪有小飞你说的这么好。”
司马龙飞这次倒没有唱反调:
“长得的确很漂亮,身材也不错,整体来说,算勉强及格。”
欧阳静气得敲了他脑袋一下,在帮你下坡不知道吗,怎么老喜欢往刀口上撞:
“我娘才勉强及格?瞧你自己,五大三粗还没文化,只知道信口开河。”
对老师司马龙飞是很尊敬的,他忙扭扭捏捏地解释:
“我不是怕她放不下舍不得我,万一又不肯走非得嫁我就麻烦啦,得死了她这条心。”
放不下?舍不得?不肯走?非得嫁你?
欧阳妈妈虎地站起,秀目圆瞪,气势汹汹地说:
“忍不住了,我得在走之前狠狠再揍你这小王八蛋一次,让你对我刻骨铭心。”
院长忙拉住她劝解:
“大婚期间不易过份使用暴力,得讨个好彩头。”
黑锅老头也在劝:
“他要到外面去办食材,鼻青眼肿的不好还价,别人会不相信他。”
司马龙飞居然也虎地站起,气势磅礴地挑衅:
“老妖精,过来打啊,过来过来,千万别手软。”
欧阳妈妈突然‘卟’地一笑,优雅地坐下:
“又想叫我免费给你按摩,呵呵,让你失望了哥们,漂亮的小姐姐不上你的当。”
她想到司马龙飞要站台主持婚礼,形象必须得保持,暂时绝对不能伤害他充满喜感的五官,婚礼完后走之前再抽空揍他一顿,有的是机会,不急于这一时。
青林学院这几日真是太热闹了,率先前来祝贺的是商会首领和一些天都城富豪,粮仓遭灾,不是龙飞帮忙他们必定凶多吉少,所以备的礼也十分贵重。
学院四周戒备森严,不但有大批城卫军还有很多差役和密探,因为当朝手握重权的文武大臣在六王爷率领下大驾光临,整个青林学院道德堂餐厅高朋满座,非富即贵,半点差错都不能出,所以即便你有请柬也必须接受检查。
吉时到,一身锦绣华服的司马龙飞走上搭好的花台,清清嗓门唱礼:
“喜雀喳喳叫,定有贵人到,婚礼先丟一边,让我隆重介绍最尊贵的佳宾。”
他躬身往酒宴上宾桌一行礼:
“英俊潇洒的六王爷。”
这是别具一格的婚礼开场。
六王爷满面红光站起身,朝四周点点头。
“才高八斗的天都之主宰相大人。”
宰相微笑着欠欠身,挥挥手。
“神勇无比的兵马大元帅。”
大元帅站虎地站起,笑着指了指司马龙飞。
“天下无敌的飞虎铁将军古震天。”
古震天站起身,朝四周拱拱手。
几乎所有宾客都惊呆了,天都这座小地居然来了这么多如此位高权重的大人物,青林学院道德堂龙堂主的面子可是了不得。
司马龙飞知道这些宾客肯定受惊了,如果束手束脚婚礼会不热闹,立即大声安抚:
“别紧张,大人们官职虽涛天,为人却很随和,不然又怎么可能屈尊来小小的天都参加一场普通的婚礼,所以请掌声欢迎。”
马上热烈的掌声响彻大厅。
待掌声渐渐消停,司马龙飞步入正题:
“喜披彩凤双飞翼,乐偕并蒂连理枝,有请新人闪亮登场。”
大胖子为了老师和兄弟的婚礼可是下足了苦功夫,日日念夜夜背,力求雅俗共赏。
欧阳静搀着龙飞的胳膊缓缓走到他的身边。
司马龙飞将两人分开,气冲冲地说:
“挨这么紧干什么?还未礼成,猴急个啥,又没谁跟你们抢位置,一人站一边,这里我最大,得服从安排听候指挥。”
欧阳静与龙飞相视一笑,分开站在大胖子左右边。
接下来就是大胖子搞活气氛的表演时刻。
司马龙飞拉着欧阳靜的小手,望着秀美的脸旦欣赏了半天,夸赞道:
“丽质天生绝代颜,鱼儿沉底雁留连,此女只应天上有,落入凡界便是仙。”
欧阳静羞涩地一笑。
司马龙飞又拉着龙飞的手,看看他的脸,马上嫌弃地移开目光,深深地叹了口气埋怨地说:
“好菜总遭野猪啃,鲜花又插牛粪间,天下俊男不胜数,福气生在丑人边。”
转头满脸笑容地看着欧阳静:
“老,美女,现在后悔来得及,不怕告诉你,我比他有钱,也比他帅。”
欧阳静笑着摇一摇头:
“比他有钱我相信,比他帅?这个,有待探讨,呵呵,其实都不是问题,关键是你迟到了。”
司马龙飞猛拍脑袋,急得转了个圈,捶胸顿足地后悔:
“那天的确起晚了一点,不该多恋了一小会床,后悔莫及啊。”
欧阳静认真地点点头配合他演出:
“可不就只差那么一丁点吗,不过我不后悔,幸亏那天起得早,要不踫上帅气又有钱的你,现在哭都来不及。”
司马龙飞又叹了口气,拍拍龙飞的肩,大声讨教:
“兄弟,怎么泡到这妞的,传传经验,可别告诉我是在路边拣的,饱汉得体谅饿汉饥啊。”
台下哄堂大笑,气氛一下活跃起来。
司马龙飞将两人的手放在一起。
今生姻缘前世定,两手紧牵共苦甜。
海阔天空双比翼,只羡鸳鸯不羡仙。
欧阳妈妈站了起来使劲鼓掌:
“大胖子,有一套,了不起,真行。”
司马龙飞接下来的话让欧阳妈妈笑容立马僵在脸上:
“这位老奶奶,请不要破坏喜宴气氛,矜持些,又不是你嫁人,别捣乱。”
院长忙将欧阳妈妈拉着坐下:
“很不错,师妹,你看全场气氛多热闹。”
欧阳妈妈看了看四周,连向来不苛言笑的铁将军古震天也在乐,心里的气马上消了, 冲台上的司马龙飞一举大拇指以示表扬。
司马龙飞朝所有人拱拱手:
“多谢各位百忙之中抽出宝贵时间大驾光临,不耽搁大家时间了,有请男方家长。”
龙飞在这没亲人,院长便作代表了。
司马龙飞又行一礼:
“有请女方家长。”
欧阳妈妈和院长一起走上台左右坐下,各自代表男女方长辈。怎么又出来一个新娘?刚介绍这是新娘她妈,不可能吧,这分明是新娘的妹妹,两个欧阳真的长得一模一样,现场顿时喧闹,口哨声,跺脚声,鼓掌声,敲桌声此起彼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