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书海阁 > 其他小说 >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 > 第一百五十三章 同床异梦属于是
  苏若依提议让秦源跟自己回家时,并没有太多扭捏的作态,毕竟她也没有往太复杂的地方去想。

  秦源自然也不会有什么不好意思,毕竟天地良心,是个人都知道他是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当然,他还是礼节性地问了句,“苏姑娘,咳咳……你那,方便吗?”

  苏若依不假思索地点点头,说道,“方便啊,我一个人住。”

  啊,那是真的很方便。

  ……

  独眼强和残脚登又吵了一架,吵得挺凶的,要不是赵大档头喝止,两人差点打起来。

  不过这跟秦源没什么关系,毕竟他很快就上了伪飞剑,跟着苏若依一起去了她家。

  苏若依因为办案,经常住在清正司,但她其实也有一个自己的家。

  在此之前,秦源一直在想,苏若依的家应该是什么样的。

  一个单身女孩子,应该住那种很小巧玲珑的房子吧?

  但到了之后,他才知道贫穷限制了自己的想象。

  那是一座位于皇城西边三进三出的大宅,宅边有清水环绕,墙内外又绿树成荫,可谓闹中取静。

  虽然比不上中心城区的低价,但秦源估计,这么大的一处宅子,怎么也得七八千两银子——普通人或许一辈子都挣不到这个数。

  下剑。

  秦源继续虚弱,苏若依只好任由他将一只手搭在自己肩上,然后将他扶进去。

  “苏姑娘,你平常就住这里么?”

  “这是司正大人送我的宅子,”苏若依淡淡道,“不过有些许大了,所以我平日里住清正司比较多。”

  “对,这么大房子,一个人住会很冷清吧?”

  “冷清么?”苏若依秀眉微微一皱,想了想,说道,“倒是没有。”

  “不冷清么?”

  这时,大门打开,只见五六个佣人迎了上来。

  都是一水儿的中年妇女……

  秦源叹了口气,心想这么多中年妇女凑一块儿,一把瓜子都能唠三个小时,倒真是一点都不冷清。

  这时,一个胖婶笑吟吟道,“小姐,你回来啦?”

  说着,又悄悄看了秦源一眼,胖婶的眼神中带着一丝警惕。

  其余几位中年妇女,也都是同样的眼神,齐刷刷地看着秦源。

  此人瞧着模样周正,却大庭广众之下搂着小姐的肩膀,以她们的人生经验来看,这不像是正经人家的公子。

  小姐秉性单纯,莫要被骗才好啊!

  “齐婶,你去烧些热水罢。”苏若依说道,“多烧一些,另外再做些吃的。”

  胖胖的齐婶回过神来,笑容可掬地说道,“好的,小姐歇一下吧,这位公子交给我们便是。”

  说完,齐婶果断地使了个眼神。

  两位皮肤黝黑的高个中年仆妇心领神会,迈着矫健的步伐走到秦源跟前,就像两台无情的机器,不由分说地就从苏若依肩上抢下了秦源。

  然后,一人架住秦源的一个胳膊,只是轻轻一抬。

  秦源顿时双脚离地……像货物一般被抬了进去。

  秦老艺术家无奈地叹了口气。

  特么的,一群悍妇,对待未来的小姑爷,就不能放尊重点吗?

  我不要面子的啊?

  苏若依跟在秦源后面,轻轻地解开了纱布,手腕上的伤口已经完全愈合。

  过了二进门,来到了一个院子,院子两边又有东西厢房,正中间则是主人房,想必就是苏若依的闺房了。

  却不想,苏若依指了指旁边一个厢房,说道,“就这间吧。”

  “好的,小姐。”

  两个仆妇异口同声地应了,然后扛着秦源进了屋子,又无情地把他扔到了床上。

  秦源又是一声长叹。

  哎,自己在乾西宫的时候,对苏若依是何等以诚相待,什么时候让她住过奴婢房?

  来都来了,难道都不可以去你闺房坐坐?

  苏若依进屋,让两个仆人出去后,说道,“现在感觉如何?”

  “胳膊有点酸,”秦源没好气道,“那两位大婶很有力气啊,你从哪找来的?”

  “哦,她们原先都是无家可归的流民,我看着可怜,便收留了。”苏若依说完,又秀眉一皱,“不对啊,我不是问你这个,我是问你伤势如何了?”

  “伤势……还有些难受,要不你再帮我调理调理?”

  “嗯,我给你准备了药浴,对于内伤很有效的。”

  “就……沐浴即可?”

  苏若依睁着清亮的眸子,有些困惑道,“对啊,要不然呢?”

  秦源咧了咧嘴角,讪讪一笑,“没,我以为调理是很麻烦的一件事呢。”

  “不麻烦的,”苏若依淡淡道,“你在这等会儿,一会水烧好了,我帮你来调制药粉。”

  这就要回去了?

  “等下,”秦源赶紧说道,“你坐下,我要跟你商量个事情。”

  苏若依愣了下,终于关上了门,然后坐到床对面的一张椅子上,问道,“什么事?”

  “确切的说,是一种……学术上的探讨。”秦源正了正坐姿,非常严肃地说道,“先说好,一会儿说归说,不要动不动就拔剑放我脖子上,好吧?”

  苏若依越发好奇地看着秦源,然后说道,“你说吧。”

  我尽量!

  秦源想了想,觉得是时候了!

  为了修仙大业,为了人类医药事业的进步,豁出去了!

  仔细地组织了下措辞之后,他问道,“你的血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自己知道吗?”

  苏若依摇摇头,“不知道,一直就这样。”

  “那你有没有想过,在不伤害你身体的情况下,尽量搜集你的血,来救死扶伤?”

  “这个……”苏若依犹豫了下,问,“如何做到呢?”

  “我想过了,”秦源坐直了身体,并且用中音区发音,以让自己看上去像一个心无杂念的正人君子,然后才继续开口。

  “你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每月应该有……emmm……有定期的血会排出体内,就一种正常的生理现象属于是,这血要是扔了,就一种浪费属于是……如果能交给我利用起来,就善莫大焉属于是……”

  话还没说完,只见唰地一道白练划过空气,接着就一把长剑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就,苏若依打算当场剁了他的狗头属于是。

  秦老艺术家无奈地叹了口气,这丫头跟自己同床异梦、没法沟通属于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