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书海阁 > 科幻小说 > 美神最近很慌张[希腊神话] > 第40章 造人(十)
“你发现了吗?”

提出这个问题的是某位体毛重的让神怀疑他是不是有棕熊血统的神袛, 只见匆匆走进了自己好友的寝宫之中,和自己的好友——一位忧郁但对八卦消息异常敏感的男神, 神神秘秘地咬起了耳朵。

“发现了什么?”

“最近大家都变得神神秘秘的,宙斯、墨提斯、波塞冬、盖亚、普罗米修斯,还有阿佛洛狄忒,你注意到他们最近都不怎么和众神们接触了,就算是偶尔出席神袛们的聚会,也只是匆匆露了个脸,然后就不见了踪影。”

“波塞冬之所以没出现在奥林匹斯, 是因为他还在奉命监修塔尔塔罗斯的青铜大门,那可是项大工程, 相信我们会有很久见不到他, 可怜的波塞冬。”

“他有什么好可怜的?只是浪费些唾沫罢了,真正可怜的是独眼巨神们,他们可是负责具体工程的,听说每天至少要工作十八个小时, 还无休,太可怜了。”说着, 神袛叹息了一声,原本就忧郁的脸上现在看起来更苦情了。

“估计他们又要张罗着要996了, 或者再喊几声把他们送回塔尔塔罗斯。”

“你只猜对了一半, 他们确实张罗着要996, 但是要送他们回塔尔塔罗斯这种话,巨神们现在却是不敢说了。”

“为什么?”

“为什么?”忧郁神袛又叹息了一声,对他的朋友说道,“当然是因为战争结束了啊,如果他们再叫嚷着要把他们关进门槛内, 宙斯他们是真的会成全他们的。”

说完,对话的两名神袛低低笑了两声,笑过之后又是齐齐叹了两声,等到叹息完毕,只见这两名神袛默契地举起酒杯相碰,然后啜饮杯中美酒。

“不说波塞冬了,宙斯他们呢?”随手揪下一粒葡萄后,神袛边用他那双汗毛密布的宽厚手掌剥葡萄,边问道。

“不知道,我本来还以为宙斯在登上神王之位后会大摆宴席,日日欢庆呢,没想到他最近低调得很,处理完政事后就不见身影,墨提斯还有忒弥斯以及普罗米修斯都宅在自己的神宫,当然,最重要的是——”

剥好的葡萄被那双汗毛密布的宽厚手掌送入口中,只见那位频频叹息的神袛脸上露出了沉醉的表情,也不知道是沉迷于美味的葡萄,还是那随葡萄一起送入口腔的手指。

“阿佛洛狄忒怎么也总是摸不到影!”忧郁神袛咬牙切齿地说道,“我还等着他的爱神祝福,能让我的爱情更加炽热浓烈呢!”

最重要的是,他想要x事和谐,不对,是更激烈!只有他们情绪都无比高昂,他们的x事才能更激烈,越重口越刺激越好!

“哦,宝贝!”一把搂住那位忧郁的神袛,只见那位疑似有棕熊血统的神袛紧紧皱起了眉头,安慰道,“没关系,阿佛洛狄忒不在就不在,没有他的祝福和金箭我们也可以把x生活过得多姿多彩。”

说着,只见他不知从哪掏出一个袖珍陶罐,一脸坏笑地说道:“这里面的药膏可是好东西,为了得到他我可是煞费苦心的!”说着,他迫不及待地抱住了忧郁神袛,就在对方的低呼声中,迫不及待地鼓起了掌。

同样的场景,在奥林匹斯其他神袛中也屡见不鲜,此时正值春季,万物繁育之季,本身神袛们就容易冲动,再加上神王之战结束,众神之间恢复了和平,没了战争和生存压力的神袛们可不得变着法儿给自己找乐子,打发无聊的时间么。

宴席聚会什么的,基本上每天都有神袛召开,除了例行交际以外,神袛们也在聚会上尽情猎艳,毕竟鼓掌是真的快乐,比交朋友还有喝酒都快乐,也因此,众神们积极呼唤、渴望阿佛洛狄忒能出现在聚会上,给他们一个向他求爱的机会,以及履行自己的职责——给与有情的爱侣们以祝福,让他们有机会感受极乐。

所以……

“阿佛洛狄忒,你到底在哪里?!”

这样的提问,频频回荡在奥利匹斯上空。

阿佛洛狄忒在哪?

他不是在寻找塑造魔神躯体的材料的路上,就是在寻找自己新神宫的路上,极少有闲得时候。

短短几天内,他的体重就因为运动量超标而掉了好几斤,本来就与壮硕两个词无关的身躯,现在看起来更单薄了,也因此,神袛们看他的眼神也越发不对了。

对于阿佛洛狄忒体型的变化,女神们惋惜,男神们狂喜,当然,神袛们对此的态度并不是绝对的,毕竟审美是多元的,但是主流仍是惋惜与狂喜并存。

而对于神袛们的心路历程,阿佛洛狄忒并不感兴趣,魔神塑躯材料已经被收集的七七八八了,现在,他们的计划已经进行到了最重要的环节,那就是正是塑躯,然后赋予那具躯体生命。

负责执行塑躯任务的是塔尔塔罗斯,这位甫一神格化就跑他这里来耍流氓的原始神,现在已经彻底占领了他的神宫,不但大喇喇住进了他的寝宫不说,还每天把他的神侍们指使得团团转,偏偏还撵不得,谁让他在为实现盖亚以及阿佛洛狄忒的计划而努力呢,再者说了——

“塔尔塔罗斯正在装修,每天都吵得要死。”说着,塔尔塔罗斯向阿佛洛狄忒展示了他并不存在的黑眼圈道,“哈德斯忙着修冥王宫殿,波塞冬忙着加固青铜大门,叮叮咣咣的,我真想让他们尝尝炎河的滋味。”

阿佛洛狄忒:“如果你心动的话,那么不妨付诸行动。”他巴不得塔尔塔罗斯发威把波塞冬他们给撵出深渊冥土呢,这样他起码可以住回自己的寝宫,以及,把那些塑躯材料全挪到塔尔塔罗斯,毕竟深渊冥土更适合搞阴谋。

谁让那里是永夜呢,再没有哪里比塔尔塔罗斯更适合藏匿魔神了,再者说了,隐匿在塔尔塔罗斯内的神秘生物更多,他们正适合给魔神当经验包,或者给他做合作搭档。

“那怎么可以。”并不想成全阿佛洛狄忒,只见塔尔塔罗斯微微一笑,毫不客气地向阿佛洛狄忒展示着,自己斜倚在床上的胴体的力度与美感,“波塞冬还在受罚,就这么把他撵出冥土岂不是便宜了他?再者说了,你忍心看到哈德斯流离失所吗?要知道他可是很认真地在试着做一位出色的冥王,一位冥王如果被深渊冥土所排斥,那简直是毁灭性的打击,他会彻底成为一个笑话,你忍心看到哈德斯的理想破灭吗?”

“只要他们还在塔尔塔罗斯,我们要做的事就不可能避过他们的耳目,至于他们的立场,不用我多说你们也知道,虽然和宙斯有冲突,可是现在,他们却是不希望宙斯的统治被推翻的。”

“想想波塞冬曾经有多过分吧,再想想哈德斯为了能成为一个合格的冥王而付出了多少汗水与努力吧。”

不得不说,塔尔塔罗斯对于神心的理解与掌控能力相当出色,虽然他的口才称不上多出众,但却仍具备着打动神心的魅力,起码,阿佛洛狄忒就被他给说服了。

波塞冬那边倒是还好,想整他阿佛洛狄忒有的是办法,也不一定非要把他困在塔尔塔罗斯,但是哈德斯他是真的不忍心破坏他的理想,这位神袛对治理冥界表现出了极高的热忱,其他也帮助过自己,所以阿佛洛狄忒最终还是没能成功把塔尔塔罗斯赶出去,反到是由着他和盖亚在自己的神宫内支起了一口足以装下三个神袛大的铁锅,日夜用塔尔塔罗斯的炎火焚烧熬制材料。

与此同时,他也婉拒了所有的来客。神侍们被他们拘在神宫内协助塔尔塔罗斯处理材料,阿佛洛狄忒则是和盖亚去寻找材料。

主要是不走也不行,毕竟熬制材料时的气味十分感神,多呆一秒阿佛洛狄忒都忍不住想要上吊自尽。何况铁锅内的药液看起来也极为催吐,那液体时而是惨绿色,时而是x黄色,时而是蓝紫色,总之,每一种颜色都让神看了毛骨悚然,要不是塔尔塔罗斯在熬药的房间内设了结界,隔离气味与声音,否则光凭那药液的气味,就能成功放倒一片神袛。

如是,在经历了十几个昼夜的熬制后,在将最后一味材料加入铁锅后,药液的颜色终于固定为了黑色,而就在塔尔塔罗斯将炎火熄灭后,只见漆黑的药液中,缓缓伸出了一只手来。

“提丰……”就在阿佛洛狄忒紧张地注视着魔神挣扎着从铁锅内浮出时,只见盖亚兴致勃勃地搓着双手,念出了那个早就被她起好的名字。

而就在她话音落下那一刻,名为提丰的魔神猛地从铁锅内跃了出来,就在阿佛洛狄忒他们躲避飞溅的药液之时,只见这位新生的神袛缓缓睁开了自己猩红的双眼,一动不动地看向阿佛洛狄忒的——

阿佛洛狄忒猛地捂住了自己的胸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