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书海阁 > 网游小说 > 这真不是第四天灾 > 第二百七十六章 忙的忘了
  “删档?怎么可能删档,迦南公司除非得疯了,删档?他赔的起么?广大玩家还不把他那个破公司给拆了?”
  “不可能删档的,大家不要相信这种谣言啊,任何稍微具备一点常识的人都知道,那是删档吗?那是明目张胆的侵吞广大玩家的私有财产,还是巨额, 非常巨额的私有财产,他就不怕酿成什么群体事件,他余大嘴有几个脑袋,敢这样干?”
  “对,对,大家放心吧, 不会删档的,这种消息肯定是那些大机构想要趁机收割筹码, 故意打压汇率和物价呢, 大家千万别上当啊。”
  “可是,好多人都在抛售、贱卖游戏里的资产,那可都是卖了就没了的好东西啊,商铺、驻地,这些东西卖出去还收的回来吗?”
  “只要有钱啥买不到,这人肯定是庄家的水军。”
  “我不是水军,我就是个普通玩家……”
  “总之,大家听我的,不可能删档的,要是删档我们就起来到迦南公司闹,老子在他公司大门口上吊,我看谁敢!”
  “妈的,算老子一个”
  “还有我, 还有我!”
  “大家快看央视的财经频道,有专家解读这次的删档事件。”
  “什么专家,尽不干人事儿, 肯定又是辟谣的。”
  “不是, 人家说, 就算迦南公司删档也是符合法律程序的,大家快去看啊,直播间地址:……”
  杜诗雨和夏苗苗连忙点击传送入口,登陆央视新闻直播间的虚拟空间,在一个虚拟的演播厅找了个位置,紧张的看了起来。
  “……迦南游戏在测试阶段,测试是什么,我不说大家都知道的,大家都没注意到,当初领这个游戏头盔的时候,就签署同意了一份电子协议,这份协议虽然是范本套路,但也明确规定这种情况下应该怎么做。所以,从法律的角度,迦南公司是可以删档的。”
  “但刘教授,迦南不是一般的游戏,很多人,很多经营实体, 已经在这个元宇宙世界投入了巨额……”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关于虚拟财富国家其实早有政策的, 你看铜币的股市、汇市和期货市场的取缔,就很能说明问题了。虚拟财富的价值根本是炒作起来的,你说他值一个亿,实则他就是一组数据,这组数据是可以修改和无限复制的,这个源头就掌握在游戏官方手里……”
  “可法律不外乎人情,迦南公司这样做太不近人情了……刘主任,你是国资委派驻在迦南公司的中层干部,你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迦南公司真要删档吗?”
  “目前只能说可能,据我所知,第五次测试将是一次非常重大的调整,背负前几次测试的数据,等于负重前行,很多调整都面临着巨大困难,这个困难是技术方面的,我也不是很清楚,但华科院和迦南公司已经在研究方案的可行性。”
  “也就是说,删档和不删档,还没有确定是吗?”
  “对!”
  “那迦南公司是不是可以出面澄清一下流言,要知道,现在已经造成了市面上的巨大恐慌……”
  “这个……我试试向公司反应一下吧。”
  “好的,谢谢你,观众朋友们,目前迦南的第五次测试可能删档的消息持续发酵,可谓一石激起了千层浪,引起了线上线下的极大争议,大家都很关心,这次测试到底删档不删档,对此,据本台所知,作为技术的出品方华科院跟经营方迦南公司还在连夜开会探讨……请大家不信谣、不传谣!”
  专题热点直播结束,夏苗苗的心不仅没有得到安抚,反而更心慌了一些。
  “小雨,到底删不删档啊!?”
  “我哪知道,没听人家说,迦南公司自己都还没决定吗?”
  “那就是有可能咯?怎么办,我的一身装备,我花了那么多钱洗的,这不是明抢吗?”
  “人家本来就在测试,测试就有可能删档……”
  “他敢,我去他们公司泼油漆!”
  “别嘴硬了,还是想想该怎么办吧!”
  “下线再说。”
  两人心慌意乱的下线,刚走出游戏仓,电话就来了。
  “是春水!”
  夏苗苗连忙接通电话,一江春水流失去了往日的平和与淡定,问她有没有别人不知道的消息。
  “我就是个小老师,普通老百姓……”
  话还没说完,一江春水流就把电话挂了。
  夏苗苗拿着手机愣了一会,对死党说,“春水急了。”
  也是,刚买的驻地,虽不知道花了多少钱,但肯定是倾尽所有了,说不定还借了不少,这一下子要删档,可不要了人的命么,不带这么玩人家的。
  迦南中还有多少个一江春水流,那真是数都数不完,这些人在走投无路之下,说不定真能跑到迦南公司上吊去。
  那可都是钱,非常非常多的钱啊!
  这么一想,又觉得不可能删档,迦南公司不可能这么头铁,真当自己是保护伞公司了?
  夏苗苗的电话刚挂,杜诗雨的电话也来了。
  也是打听消息的。
  此后电话就响个不停,最夸张的家乡的亲戚、朋友和老同学,不是玩家也心急火燎的找她们。
  “他们在炒股!”
  杜诗雨放下滚烫的手机,跟死党说。
  “我这边的人也是,烦死了,一个个都问我,还有吼的,就好像我要删档似的,神经病!”
  如果说玩家的基数还小的话,那么广大的‘股民’可就多了。
  算一算,在这短短的、不到一年的时间内,有哪家股市像迦南的‘股市’这样火爆的?
  没有了!
  那真是成倍成倍的往上翻啊,还不带跌的,那钱就跟白捡的似的,只要有门路,谁能忍得住,那还不得死了命的往里面投钱?
  高企的汇率和物价,就是这么来的。
  玩家10万,‘股民’就可能100万,还有那么多的公司、机构,这个独角兽,那个时代之星的。
  对了,还有红红火火的元宇宙经济,那得波及多少产业,造成多大损失,损失多少GDP数字?
  这么一想,更觉得小小的迦南公司不可能这么干,也做不到。
  两人商量来、分析去,汇集各方面的情况,分析出这么个结果。
  夏苗苗的心稍稍安定了一些,其他方面的心思就活泛起来,“小雨,你说我们能不能……抄底?”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呵呵,开玩笑,开玩笑的哈,还急眼了。”
  “警告你,我没跟你开玩笑!”
  “我哪敢啊,不敢,不敢!”
  说话间,学校的那五个怨种来了,不用说,肯定是为了同一件事儿来的。
  感觉全世界都在因为这件事儿人心惶惶。
  迦南公司的小会议室。
  “什么,股民,什么股民?我们迦南还有股民吗?”
  “别装了,我的余总,现在很多人都要跳楼了,你不想有人从公司大楼上往下跳吧,快拿个办法出来吧。”
  “迦南没有股市,只有黑市,既然是黑市,就不关我们的事儿,让我们拿出什么办法?”
  “难道你就眼睁睁的看着……余总啊,一则公告的事儿,多少人,多少家庭都指着呢。”
  “这个公告我们不能放,删档还是不删档,更多是受技术和硬件条件的制约,你与其在我这浪费时间,还不如去华科院,那边比我们管用。”
  “你们不能这么不负责任,我们机构在迦南投了上千亿的资金……”
  “还有我们的特约授权,还有品牌专许,还有游戏周边,还有,还有多少配套产业,多少地方的财政、经济发展指着这个,你们迦南公司真当自己是保护伞公司了?”
  “威胁我?那就走法律程序……”
  “你,余大嘴,你这么头铁?你就不怕……”
  “老子怕个屁,迦南本来就在测试,测试就代表不成熟,不成熟自然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说不定明天迦南游戏就关门了呢!”
  “什么,关门,你们难道……”
  “你们再这么闹下去,那天说不定就被国家取缔了,这下你们满意了?”
  “别,别,别啊,余总,你给个准话吧,到底删档不删档?”
  “这个我可不能说,我说了也不算,得华科院那边定。”
  “该不会是要走向国际了,私营要改国营……”
  “别瞎猜,小心查水表我告诉你。”
  跟杜诗雨和夏苗苗一样,余庆东这一天什么事儿都没干,尽应付这些人了。
  什么机构,什么地方代表,什么行会龙头,什么独角兽企业,什么政企名人,什么老同事、老关系、老上级,全都一窝蜂的找来了。
  挑明了责问有之,拍桌子威胁有之,迂回、婉转的打听内幕消息的也有之……
  真是众生百态,这一天内全看了遍。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迦南既然深入到社会经济生产、生活如此深的地步,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删档不是迦南的事儿,而是关乎全国各个方面与层次的事。
  大事,黑天鹅般的大事儿。
  事前谁也没有预料到要删档,包括迦南公司和他这个CEO,可,可,可那个人就是,他妈的没法说了,他嘴皮子一碰,一句轻飘飘的话,说完就不管了,剩下的全得老子来抗!
  这都叫什么事儿。
  危机公关策略是早就定下的,上面也已经默认,可余庆东和他的上级还是低估了这件事所能造成的破坏和影响。
  这才刚刚开始呢,就有点蹦了,支持不住了感觉,世界末日还是?
  刚应付走上一波人,还没喘口气,华科院的就来兴师问罪了。
  “你怎么能什么责任都往我们身上推?余大嘴,这个时候你还耍滑头,活得不耐烦了?”
  来人是老熟人了,半真半假的开着玩笑,对此余庆东自知理亏,全程赔笑,“这不是没办法了嘛,迦南公司的牌子不够硬,才借你们的老虎皮撑一阵子。”
  “你跟谁商量了,嗯?你这样搞得我们很被动,我们很多专家都受到了骚扰,工作都受到了很大影响。”
  “理解嘛,理解万岁,看在你们刚刚拿走的那几百亿的份上?”
  “谈钱是吧,谈钱是吧?那是我们应得的分红,那是国家分配给我们的科研经费。”
  “得了吧,到我这还打官腔,我说老谢有啥事你直说吧。”
  “还真是因为这件事,你别不信,我们也有点顶不住了,那压力……唉,我们也要声誉的啊!”
  “那你说咋办。”
  “上头让我来问问你,这个删档一定要删,有没有不那么激进的方式?”
  余庆东一下子就警觉起来了,涉及到零号的大小事,除非有特别授权,就算是零号基地的负责人找他,也要看到相关的批文才行。
  “这个嘛……”
  “知道程序,喏,给你!”
  来人小心的从保险箱拿出文件,给了余庆东所谓的‘批文’。
  “你等一下!”
  余庆东拿着匆匆走进了办公室的里间,通过重重身份验证的暗门,开启了保险柜,由从保险柜拿到了动态更新的密钥,用密钥和文件上的编码登陆一个只有他知道的加密线路,得到了真正的批文内容。
  于是,一个多小时后,正在做第五层魔网提纲的贝高阳收到来自地球的通话申请。
  “呃……小余啊?”
  “董事长好,忙不忙?”
  “有什么事儿你说吧。”
  “还是关于五测删档的事儿,我想问问,这个删档怎么个删法,是全部数据都不保留,从头开始呢,还是……”
  “呃,玩家的数据不会保留,驻地、商铺、个人领地可以继承。”
  “啊?”
  “我上次没说吗?”
  “这个……好像没有。”
  “哈哈,忙的忘了,删除玩家数据主要是从游戏功能的重大改进来考虑的,不这样不行,驻地、商铺、领地啊这些,倒是不受影响。”
  余庆东那边真是无力吐槽,你老人这一忘可真是……唉,没法说了。
  “也就是说,除了玩家数据必定会删除之外,其他的倒是……”
  “也不一定,我正在设计,等有了眉目在给你个准信吧……就这样?”
  “好,好,董事长您忙吧,打扰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