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书海阁 > 科幻小说 > 女扮男装的男主她玩脱了 > 第158章 第 158 章
燕辞云的手臂缓缓用力, 仿佛要将她嵌入到自己的身子中一般收了紧。

“阿美,你不喜欢,我们便不要孩子了, 只是避子汤那东西于身子总归是不好, 以后你身子养了好, 孩子到时再说也不迟。”

祁懿美不语, 心中猜到四皇子妃难产而亡的事令他对于生产有些惊惧,还想过撤了那补身子的药, 想来在子嗣这方便暂时倒不会令她为难了。

“以后……云妹,等一切都过去了,你打算怎么处置我?”

燕辞云紧紧的搂着怀中的人,听到了“处置”二字,微微皱了眉心,似乎对这个用词不甚满意。

“我说过,等到我能护住你的那一日,只要你留在我的身边, 你想做谁, 想做什么身份, 都随你。”

祁懿美微微挣扎着自他怀中起身, 认真的望向他, 道:“云妹, 你看着我, 告诉我, 你曾经说要关我一辈子, 要绑我在你身边, 你真的会这样做吗?”

燕辞云一双含情目里载了许多复杂的情绪, 怔忡的望了她半晌, 并未回答她的问题。

他抬手轻轻的摁上她的胸口,目光定定的望着她,道:“阿美,你……”

话问了半句,却是没入了口中。

你的心里,如今可有一星半点我的位置?

燕辞云没有足够的勇气问出这一句,他害怕听到她依然只把他当弟弟,和他这些时日的肌肤相亲,亲昵相伴,都不过是因着念在旧时的亲友之情,以及自小作为男子养大的她,打心底里对于这些事的不在意而已。

祁懿美却是从他的眼神中领会到了他要说的话,就在他的目光渐渐垂落之时,轻柔而坚定的道:“云妹,我的心里是有你的。只是……”

她轻微的蹙了眉,面上带了些困惑。

“只是我们太熟了,我习惯了与你亲近,习惯了享受你的好,也习惯了对你好,我也不知道我对你,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可有一点我是确认的,对我而言,你就是这天下间最重要的人,见到你伤心,我也会难过,见到你开心,我也会不自觉的跟着喜悦。”

燕辞云缓缓倾了身,轻轻环住她的腰身,微偏了头,如幼时一般乖顺的将脸颊倚在了她的肩上。

“阿美,只要你不离开我,只要你不爱上别人,你想做什么都可以。我知道关在这里你嫌闷,只是这宫里如今到底还是皇后在执掌,你若出了见云殿,她必会为难于你。而外间……京备军的统领曹将军投靠了桓亦如,你若出了宫,也不安全。”

这些道理燕辞云也和她说过几次了,祁懿美也都明白,想了下,道:“那如果外面情况好些了,你会让我走动走动吗?”

“也许……你出见云殿的时日并不会远了。”

祁懿美彼时并未完全明白这话里的含义,只当是燕辞云安慰自己,便点了点头,轻叹了一声,打算暂时放弃出去的想法了。

--

盛夏之后,天气渐渐凉快了些,祁懿美没想到的是,距离那次燕辞云安慰她很快可以出殿不过才几月,便发生了一件大事,而这件事之后,她确实可以出了见云殿,在宫里略略走动了。

北昌国接连发生动乱,最后,北昌国君被叛乱者所杀,一场王位更迭后,起兵造反的另一王室成员登上了王座,成为了新一任北昌国君。

这位新王虽然也是北昌王室,可论起血脉,与大业的吴皇后却是离的着实有些远了,皇后如今便从旧日北昌国君的外甥女,变成了今日北昌新君的仇人之后。

而就在这时候,宫里有名新调到勤德殿伺候的小太监,原是出生在医药世家的,这小太监跟着人去送药给皇帝,嗅出了这汤药内里的不对劲。

燕辞云带着人细查下去,最后在皇后身边的宫女秀灵的屋子里找到了有毒的药材,审问下去,秀灵招了供,说是皇后指使她害死了司药局里皇帝御用的煎药人,又设计将事先买通好的人送了进去,每次都在皇帝的药中添加这种少量的毒药,为的,便是让皇帝可以一直病下去,最后在合适的时机死去。

谋害帝王是重罪,失去了北昌国君的庇护,皇后被囚禁在了凤仪宫中,等待着进一步的审问。

因为皇帝的病势并不乐观,皇后又是国母,此事不宜张扬,审问定夺一事便交由了太后来主理,太子燕辞云和统领大理寺和刑部的桓亦如来协助查办。

然而事情的进展并不乐观,虽然人证物证俱在,但是皇后一口咬定全不知情,更拒绝将主谋桓亦如的名字供出来。

几天下去全无进展,燕辞云眉心拢了一层乌云,祁懿美坐在床边打量着他看着卷宗时略显沉重的神色,道:“皇后还是不肯将桓亦如供出来?”

燕辞云将卷宗放了下,伸手揉了揉眉心,“嗯”了一声。

“她给父皇下毒的事其实我几月前便知晓了,只是这毒的毒性慢,除非服上几年的时间,或是突然加大剂量,都是不要紧的,停了药养些时日,便无碍了,是以我便没有立时声张,想的便是在日后一举将她和桓亦如一起扳倒。”

皇后的背后是北昌国和吴家,上回祁懿美和三皇子被害,皇帝虽然看出了皇后也有参与其中,可摆出来的意思也是不愿牵连到她,可见眼下这种并未造成严重后果的情况下,冒然告发她,皇帝未必不会考虑到北昌国和吴家,为了平稳各方势力,将此事压下。

到时告发她的人,没准还会落得个诬陷的罪名。

燕辞云发现了皇后背后动的手脚,隐忍不发,默默的调查并收集证据,直到北昌国新君上台,才安排了小太监告发,一击致命。

只可惜,皇后坚持不肯供出桓亦如。

祁懿美拿过一边的枕头抱在怀里,思索着道:“不过我倒是没有想到,秀灵竟会背叛皇后,将真相说出来,我记得她可是吴家人送进宫里来的呢。”

燕辞云复又执起下一卷卷宗,一边展开,一边道:“秀灵是吴家的人没错,不过她原是吴才人身边的,是吴才人死后,她才转而到皇后身边伺候的。这些年,皇后待她还不错,却也没少给她气受,我的人细细的打探过,她年年都在吴才人的祭日祭拜,旧时也曾深受其恩惠,便想办法将吴才人之死的始末透露给了她,之后的事,便简单了。”

吴才人的事祁懿美也听过一些,说是皇后娘娘的庶妹,漂亮又聪明,算是皇后身边军师一样的角色,可是后来到底是深宫难有姐妹之情,吴才人背叛了皇后,与别的嫔妃一同来谋害皇后,被皇后发现后,吴才人便羞愤自尽了,对外,则是声称其病死了。

“吴才人不是自杀吗?”

“吴才人出身吴家,又不似皇后身上有北昌血脉撑腰,父皇对她也没什么特别的宠爱,她最好的出路便是跟在皇后身边,一辈子依附这棵大树。吴才人是聪明人,与旁人一道谋害皇后,她有什么好处?”

祁懿美抱着枕头细细想了下,倒也确是如此,皇后倒了台,吴才人作为皇后的庶妹,一样要被牵连,即便是保住了自己,没有了皇后这个大腿,吴才人一个既不受宠,出身又不高不低的才人,又有何出路。

燕辞云抬笔在卷宗上批示着,漫不经心的道:“唯一的解释,便是有人故意害她。而这个人我思来想去,最大的可能性便是桓亦如。当时皇后身边既有吴才人,又有桓亦如,吴才人一死,不甚聪慧的皇后娘娘在宫中便只有桓亦如一人可以依靠了,今后的一举一动,自然都是听他的,所以说,吴才人之死,桓亦如正是最大受益者。

何况方才我们分析的这些道理如此浅显,但凡稍作细想,便会明白吴才人不可能会背叛皇后,桓亦如不可能想不到,而他知道却不为吴才人平反,显然,就是想要看着吴才人死,甚至说,就是他一手策划了整件事情。”

想到那个如吸血鬼般冰冷阴鸷的桓亦如,祁懿美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寒噤,点头道:“这倒的确像是他会做出来的事。”

“吴才人既是不曾做错,自然也不会羞愤自杀,她的死,定然是被人所逼迫。虽然事隔多年,证据早已被销毁了,可秀灵在皇后身边多年,桓亦如是什么样的人不会不清楚,这些话同她一讲,她立时便信了。”

祁懿美幽幽的叹了一声,这个桓亦如,心思深沉,又冷情狠绝,身上不知背了多少血债,就连她自己,也曾被他推入水中险些丧命。

传闻当年他查石家一案,石家满门无一生还,连孩童都不放过,而石大人更是被他亲手折磨而死,满院的悲惨景象,鲜血都从门缝里淌了出来。

想到他莫名其妙的一直盯着自己不放,祁懿美便背脊生凉,脑中闪过前世看过的影视剧中的各种变态们,只觉得真落入了他的手里,还不如自我了断来得痛快了。才人不可能会背叛皇后,桓亦如不可能想不到,而他知道却不为吴才人平反,显然,就是想要看着吴才人死,甚至说,就是他一手策划了整件事情。”

想到那个如吸血鬼般冰冷阴鸷的桓亦如,祁懿美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寒噤,点头道:“这倒的确像是他会做出来的事。”

“吴才人既是不曾做错,自然也不会羞愤自杀,她的死,定然是被人所逼迫。虽然事隔多年,证据早已被销毁了,可秀灵在皇后身边多年,桓亦如是什么样的人不会不清楚,这些话同她一讲,她立时便信了。”

祁懿美幽幽的叹了一声,这个桓亦如,心思深沉,又冷情狠绝,身上不知背了多少血债,就连她自己,也曾被他推入水中险些丧命。

传闻当年他查石家一案,石家满门无一生还,连孩童都不放过,而石大人更是被他亲手折磨而死,满院的悲惨景象,鲜血都从门缝里淌了出来。

想到他莫名其妙的一直盯着自己不放,祁懿美便背脊生凉,脑中闪过前世看过的影视剧中的各种变态们,只觉得真落入了他的手里,还不如自我了断来得痛快了。才人不可能会背叛皇后,桓亦如不可能想不到,而他知道却不为吴才人平反,显然,就是想要看着吴才人死,甚至说,就是他一手策划了整件事情。”

想到那个如吸血鬼般冰冷阴鸷的桓亦如,祁懿美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寒噤,点头道:“这倒的确像是他会做出来的事。”

“吴才人既是不曾做错,自然也不会羞愤自杀,她的死,定然是被人所逼迫。虽然事隔多年,证据早已被销毁了,可秀灵在皇后身边多年,桓亦如是什么样的人不会不清楚,这些话同她一讲,她立时便信了。”

祁懿美幽幽的叹了一声,这个桓亦如,心思深沉,又冷情狠绝,身上不知背了多少血债,就连她自己,也曾被他推入水中险些丧命。

传闻当年他查石家一案,石家满门无一生还,连孩童都不放过,而石大人更是被他亲手折磨而死,满院的悲惨景象,鲜血都从门缝里淌了出来。

想到他莫名其妙的一直盯着自己不放,祁懿美便背脊生凉,脑中闪过前世看过的影视剧中的各种变态们,只觉得真落入了他的手里,还不如自我了断来得痛快了。才人不可能会背叛皇后,桓亦如不可能想不到,而他知道却不为吴才人平反,显然,就是想要看着吴才人死,甚至说,就是他一手策划了整件事情。”

想到那个如吸血鬼般冰冷阴鸷的桓亦如,祁懿美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寒噤,点头道:“这倒的确像是他会做出来的事。”

“吴才人既是不曾做错,自然也不会羞愤自杀,她的死,定然是被人所逼迫。虽然事隔多年,证据早已被销毁了,可秀灵在皇后身边多年,桓亦如是什么样的人不会不清楚,这些话同她一讲,她立时便信了。”

祁懿美幽幽的叹了一声,这个桓亦如,心思深沉,又冷情狠绝,身上不知背了多少血债,就连她自己,也曾被他推入水中险些丧命。

传闻当年他查石家一案,石家满门无一生还,连孩童都不放过,而石大人更是被他亲手折磨而死,满院的悲惨景象,鲜血都从门缝里淌了出来。

想到他莫名其妙的一直盯着自己不放,祁懿美便背脊生凉,脑中闪过前世看过的影视剧中的各种变态们,只觉得真落入了他的手里,还不如自我了断来得痛快了。才人不可能会背叛皇后,桓亦如不可能想不到,而他知道却不为吴才人平反,显然,就是想要看着吴才人死,甚至说,就是他一手策划了整件事情。”

想到那个如吸血鬼般冰冷阴鸷的桓亦如,祁懿美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寒噤,点头道:“这倒的确像是他会做出来的事。”

“吴才人既是不曾做错,自然也不会羞愤自杀,她的死,定然是被人所逼迫。虽然事隔多年,证据早已被销毁了,可秀灵在皇后身边多年,桓亦如是什么样的人不会不清楚,这些话同她一讲,她立时便信了。”

祁懿美幽幽的叹了一声,这个桓亦如,心思深沉,又冷情狠绝,身上不知背了多少血债,就连她自己,也曾被他推入水中险些丧命。

传闻当年他查石家一案,石家满门无一生还,连孩童都不放过,而石大人更是被他亲手折磨而死,满院的悲惨景象,鲜血都从门缝里淌了出来。

想到他莫名其妙的一直盯着自己不放,祁懿美便背脊生凉,脑中闪过前世看过的影视剧中的各种变态们,只觉得真落入了他的手里,还不如自我了断来得痛快了。才人不可能会背叛皇后,桓亦如不可能想不到,而他知道却不为吴才人平反,显然,就是想要看着吴才人死,甚至说,就是他一手策划了整件事情。”

想到那个如吸血鬼般冰冷阴鸷的桓亦如,祁懿美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寒噤,点头道:“这倒的确像是他会做出来的事。”

“吴才人既是不曾做错,自然也不会羞愤自杀,她的死,定然是被人所逼迫。虽然事隔多年,证据早已被销毁了,可秀灵在皇后身边多年,桓亦如是什么样的人不会不清楚,这些话同她一讲,她立时便信了。”

祁懿美幽幽的叹了一声,这个桓亦如,心思深沉,又冷情狠绝,身上不知背了多少血债,就连她自己,也曾被他推入水中险些丧命。

传闻当年他查石家一案,石家满门无一生还,连孩童都不放过,而石大人更是被他亲手折磨而死,满院的悲惨景象,鲜血都从门缝里淌了出来。

想到他莫名其妙的一直盯着自己不放,祁懿美便背脊生凉,脑中闪过前世看过的影视剧中的各种变态们,只觉得真落入了他的手里,还不如自我了断来得痛快了。才人不可能会背叛皇后,桓亦如不可能想不到,而他知道却不为吴才人平反,显然,就是想要看着吴才人死,甚至说,就是他一手策划了整件事情。”

想到那个如吸血鬼般冰冷阴鸷的桓亦如,祁懿美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寒噤,点头道:“这倒的确像是他会做出来的事。”

“吴才人既是不曾做错,自然也不会羞愤自杀,她的死,定然是被人所逼迫。虽然事隔多年,证据早已被销毁了,可秀灵在皇后身边多年,桓亦如是什么样的人不会不清楚,这些话同她一讲,她立时便信了。”

祁懿美幽幽的叹了一声,这个桓亦如,心思深沉,又冷情狠绝,身上不知背了多少血债,就连她自己,也曾被他推入水中险些丧命。

传闻当年他查石家一案,石家满门无一生还,连孩童都不放过,而石大人更是被他亲手折磨而死,满院的悲惨景象,鲜血都从门缝里淌了出来。

想到他莫名其妙的一直盯着自己不放,祁懿美便背脊生凉,脑中闪过前世看过的影视剧中的各种变态们,只觉得真落入了他的手里,还不如自我了断来得痛快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